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15章 魏家武卒

第015章 魏家武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士卒们开始绕着演武场急行军的时候,魏霸也开始了每天的晨练。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他空着手跑了三圈就开始大喘气,七八圈就开始脚步沉重,拼了老命,总算跑完了十二圈,已经累得像条死狗了。而那些全副武装,还扛着一大袋子米的士卒却还是步履轻松,眼神坚定,甚至……跑得比开始还快一些。

    魏霸大受打击,很没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魏武一溜小跑的跑了过来,双手递过来一大碗水:“阿兄,快喝了,阿母特地给你准备的,冷热刚刚好。”

    魏霸接过漆碗,水温不冷不热,果然刚刚好。他扭头看看远处拉着兰儿小丫头的阿母,举了举手中的碗,咕咚咕咚喝得精光,将碗还给魏武,气喘吁吁的说道:“阿武,扶我到一边去,跟这些属驴的一比,我太丢人了。”

    魏武笑了,一手拿着碗,一手扶起魏霸:“你怎么能跟他们比,他们从小就这么练,你才练了几天。能跑这么远,已经算是不容易啦。”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魏霸佯怒,半靠在魏武的肩上,走到场边的小屋里坐下。邓氏和小丫头兰儿走了过来,看着汗流浃背的魏霸,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却不怎么说话,见魏霸除了气息粗一些之外,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放心的走了。

    “阿武,你以后也要这么练?”魏霸看着演武场上还在奔跑的士卒,有些心虚的问道。

    “当然,大兄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如果你不是体弱多病,也要这么练。我以后当然也会一样。就算是阿爹,闲暇有空的时候,也要每天锻炼的。”魏武理所当然的说道:“为将的平时不苦练身体武技,到了战场上哪里还有立功的机会。”

    “可是……也没必要这么大的负重吧?”

    “这个负重大吗?”魏武很诧异,眨眨眼睛道:“我们都习惯了,大家都是这么练的。”他想了想,又道:“我记得阿爹说过,这好像是一个很古老的练兵方法,是名将吴起传下来的。”

    “吴起?”魏霸一听这个名字,没有再吭声。吴起是战国时代最杰出的名将之一,在后世兵家的眼中和孙子齐名,不过名声不太好,下场也不好,到了以道德取人的后世,吴起就慢慢的湮没了。现在离战国时代还不算太远,有他的兵书传下来也是有可能的。一想到有可能看到已经失传的吴起兵法,魏霸有些见猎心喜。“这兵法在哪儿,能看到吗?”

    “在阿爹的书房,你要想看,当然可以。”

    “那好,趁着现在还有点空闲,我们去看看。”魏霸来了精神,站起身来,扯了扯魏武。魏武却皱了皱眉:“现在就去啊?能不能等一会儿?”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一提到书就浑身脑仁疼。”魏霸洞若观火,知道魏武练武不怕苦,可是看到书就两眼发呆,甚至是深恶痛绝。他用力拽起魏武:“我可告诉你,要想成为名将,光有一身好武艺是不够的,那充其量也只是个斗将。你不是敬佩关侯吗?关侯还要读春秋呢,你怎么不读书?”

    魏武无奈,苦着脸被魏霸拉着走,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的埋怨道:“以前你不也是不肯去,现在倒好,反倒说上我了。”

    兄弟俩一边斗嘴,一边进了内院,来到后院的书房。书房并不大,里面也不像魏霸以为的那样摆满了书,除了一张帛制的地图挂在墙上外,只在角落里有一张书架,上面摆了几堆简牍和帛书。南窗下摆了一张黑纹红地的漆案,案上整整齐齐的摆着笔墨文具。在北墙角还有一张行军榻,应该是平时看书累了时小憩用的。

    魏武一进门,不等魏霸说话,就冲到小榻上躺下,用手臂遮住眼睛,唉声怨气。“昨天没睡好,我有点困,先补个觉,你想看书就看吧,全在架子上。”

    魏霸也没心情理他,先打开窗透透气,然后走到书架上,仔细的翻检着。架上看起来一大堆,其实没几部书,除了一部《春秋》,一部《论语》,就是各种兵书。魏霸很快找到了挂有《吴子兵法》骨签的那卷竹简,小心的抽了出来,打开包装用的青囊,取出里面的竹简。

    竹简很光滑,看来魏延平时没少翻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蝇头小字,天头地脚还有朱色的小字,正是魏延那长枪大戟般的笔迹,应该是他写的心得。

    魏霸找到了魏武卒的那一段,细细看了一眼,不禁叹为观止。原来古代真有这么强悍的战士啊,怪不得这个吴起能够称雄天下,仅看他的战绩就知道了,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居然是一战未败。更离谱的是,他的对手中还有后来统一天下的秦军。连秦军都被他打得没脾气,这厮实在是太强悍了,怪不得魏延会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按魏武卒的标准来训练魏家部曲。

    如果真如敦武所说,魏家三千部曲都有这样的实力,那将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横扫天下也许不够,但是在地狭兵寡的蜀国,这绝对是一个让任何人都无法漠视的存在。要知道吴起倚仗的不过是五万魏武卒而已。

    可是,吴起有五万魏武卒,从无一败,最后依然死得凄惨,而魏国最后也被秦国所灭。魏家就算有三千武卒又怎么样,能横扫天下吗?肯定不能。因为历史上魏延很快就死了,与吴起一样,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刀下。

    魏霸轻轻的掩上了竹简,轻叹一声,心头沉甸甸的。他现在有些相信三国演义的说法了,诸葛亮有这样的自信控制住魏延,可是他死了之后,谁还能控制魏延这头猛虎呢?那么为了蜀国的安危,在他死前离下除去魏延的锦囊妙计,或者说是除去魏延的阴谋,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魏家要怎么办才能避免这个厄运?退一步海阔天空?显然不太可能,以老爹魏延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做缩头乌龟的。

    那就只有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让所有的对手都不敢露出獠牙,甚至连呲牙都不敢。然后再提醒老爹魏延小心诸如马岱这样的无间道,不要上他们的当,保命应该问题不大。可是,魏家父子要论武力可能是一等一的,要论计谋,好像都比较弱智,特别是要和诸葛亮这样的高人斗心眼,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自己虽说是穿越而来,论专业技术是有一点,可是权谋也不擅长,要不然也不会在办公室政治中输得鼻青眼肿了。

    该怎么办呢?魏霸看着窗外的景色,沉思不语。

    在十几步外的小楼上,珠帘内,夫人张氏一手托着腮,歪坐在阴影之中,双目微闭,除了眼睫毛在轻微的颤抖之外,看不出她是否睡着了。她的贴身丫头,锦衣少女环儿坐在她身后,握着小拳头,轻轻的捶着腿,嘴里不紧不慢的讲述着她刚刚打听到的情况。

    “他安排了活计之后,自己便去了演武场。不知怎么的,让十个武卒扛着米袋,绕场急行军。他自己也跟了十来圈,累得像条死狗……”

    张氏轻轻的哼了一声,环儿一惊,连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后来休息了一阵,便和魏武去了将军的书房。”她扭头看了一眼对面小楼上打开的窗户,看着那个端坐在窗前的身影,眼中的愤怒毫不掩饰。

    “去了书房?”张氏睁开了眼睛,慢慢的坐了起来:“他不是在忙吗,怎么有空去书房?”

    “谁知道他。”环儿撅着嘴道:“依我看,他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打张平一顿屁股,来折辱夫人的脸面。”

    “嗯?”张氏不悦的看着环儿。环儿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把张平的屁股和夫人的脸面相提并论,实在不雅,连忙伸手掩着嘴,欠身道:“夫人,婢子失言,还请夫人责罚。”

    “你们啊,就是太骄纵了。魏霸虽说是妾生庶子,毕竟是将军的血脉,虽不能和阿风相提并论,可也不是你们这些做奴婢的能够指责的。”张氏语气淡淡的,其中透出的森然却让环儿面色发白。“更何况将军让他这么急着赶回来,自然是有急事,张平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真是笨得和猪一样,打死了也是活该。”

    环儿不敢回嘴,拜服在地,颤栗不已。

    张氏站了起来,缓步走到窗边,看着对面书房里的那个身影,嘴角微微一挑。“不过,我倒是对他今天的表现有些好奇。一个懦弱了十几年的孩子,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势?扛着家主的名义让我无话可说,又扛着我的名义当众把张平打得半死,偏偏我暂时还不能拿他如何。这狐假虎威的伎俩虽然拙劣,可由他使出来,却着实有些稀奇。”

    张氏沉默了片刻,又轻声笑了起来:“就是将军和阿风,只怕也不会想到这样的手段。魏家向来只有匹夫之勇,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会耍诡计的,倒也难得。难道是老天垂怜魏家,终于肯给魏家一个有点脑子的人了?”

    环儿抬起头提醒道:“可是夫人,他……他如果真的变聪明了,将来……”

    “怕什么,嫡庶之分,我相信将军还能拿捏得住的。”张氏冷笑一声:“再说了,就他这点伎俩,骗骗那些莽夫也许可以,又如何能骗得过我?想要对阿风不利,他还要再修炼几十年才成。”

    环儿不敢再说,只得应道:“夫人高明。”

    张氏居高临下的看着环儿,不容置疑的说道:“你去看着他,如果有什么需要提醒他的,也及时的指出来。这件事关系到我魏家和杨仪的争斗,可不能大意了。”

    环儿俯首听命:“喏。”——————新书期,求推荐!求收藏!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