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14章 霸气的亮相

第014章 霸气的亮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家的作坊不小,种类也齐全,说是闭门为市也不夸张,一个两三千户、万余人的庄园,可不就是个自给自足的小社会。仅是作坊里的工人就有三四百号人,不少人正在干活,突然被叫到广场上来,看到平时作威作福的张管事抱着一只手,疼得面色惨白,瑟瑟发抖。夫人身边的贴身侍女环儿冷着脸站在一旁,而平时走路都低着头的魏霸却反握着一根施刑用的木杖,悠然自得的迈着步,大家都有些茫然,觉得眼前的场景非常诡异。

    见人来得差不多了,魏霸这才停住了脚步,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奉父亲之命,连夜从沔阳赶回南郑,要处理一件要紧事。这件事干系重大,关系到我魏家的前途,也对诸位将来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张管事知事不明,耽误了我的时间,夫人震怒,要施以惩戒。请诸位来参观,便是要借张管事的事警戒诸位,请诸位用心做事,尽力配合我,不要耽误大事。”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夫人的意思,那便也说得过去了。张管事是夫人的陪嫁家奴,这个庄园里,只有家主魏延和夫人张氏才能处罚他,仅凭魏霸一个庶子肯定是不够格的。由魏霸来行刑,应该也是夫人的意思,魏霸一向软弱,由他来执刑,他肯定不敢下重手,正如魏霸所说,象征的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张管事也就是丢一些面子罢了。

    “诸位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工匠们稀稀拉拉的应道,他们对这个杀鸡儆猴式的表演没什么兴趣。谁都知道,张管事这只鸡不会有事,他们这些猴才是真正要提醒的对象。

    “听明白了就好,接下来,就请诸位看明白了。”魏霸对张管事笑了笑:“请张管事亮出尊臀吧。”

    张管事又羞又恼,可是锦衣少女寒着脸站在一旁不吭声,他也不敢违抗,只得老老实实的解下裤带,褪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他的手指疼得利害,一动就钻心的痛,好容易解下了裤子,他的额头已经又冒出了一层细汗。

    等张管事在席上趴好。魏霸这才慢腾腾的走过去,晃了晃手里的木杖,呲牙一笑:“张管事,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你来吧。”张管事咬牙切齿的应道,后面一句话很低,可是魏霸却听得清楚。“你等着,今天的一切,我会如数还给你的。”

    魏霸嘴一撇,不屑一顾。你就是个家奴,没有张氏的命令,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他二话不说,高高的举起木杖,照准张管事的大白屁股就抡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似乎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随之而来的便是张管事杀猪般的嚎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魏霸和猛地跳起来,捂着屁肥,像个蚂蚱似的乱蹦的张管事。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掠过一个想法:装得真像啊。

    张管事却一点这样的感觉也没有,他觉得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几乎要失去知觉了。魏霸这哪里是施刑,这是往死里打啊。他怒视着魏霸,还没等他说话,魏霸脸一沉:“还敢抗刑,来人,给我摁住他。”

    “喏。”一旁的敦武和另一个侍卫应声冲了上去,不由分说,将张管事摁在地上,一个摁住他的肩,一个摁住了他的两条腿,他们都是精通擒拿之术的高手,对付张管事那简直和抓鸡没什么区别。不管张管事如何挣扎,再也难动分毫。

    魏霸赞了一声,上前抢起木杖继续施刑,他打得并不快,可是却非常用心,每一杖都打得实实在在。张管事开始还能挣扎着吼两嗓子,十杖过后,他的嗓子便嗓了,叫声也弱了。

    “……十八!十九!二十!”魏霸停住了手,将木杖交到魏武的手里,气喘吁吁的抬起袖子擦额头的汗。这打人也是个力量活啊。亏得这些天锻炼有些成果,要不然没等打完二十杖,自己先脱力了,那多没意思啊。

    他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张管事,耸耸肩,转身去锦衣少女环儿说道:“施刑完毕,你把夫人的指示对他们说一遍吧。我时间紧张,不能再耽误了。”

    锦衣少女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移步上前,脆声道:“夫人有令,凡是霸少主需要的人手,都必须放下手中的事宜,一切听他指挥,凡是霸少主需要的东西,一切优先供应。有违反者,张管事便是前鉴。大家听明白了没有?”

    众人看着张管事那已经染满了血的尊臀,噤若寒蝉,哪里还敢有反抗的勇气,听了锦衣少女这句话立刻答应,声音大得吓人,好像声音不大,下一个挨打的就是他们似的。

    锦衣少女转头看着魏霸:“霸少主,你现在满意了?”

    “满意。”魏霸微微一笑。

    “那好,希望你能如期完成家主交待的任务,否则,家主怪罪下来,可没有人能替你遮掩。”锦衣少女说完,伸出纤纤玉指,在人群中指了两下:“你们把张管事抬到药房去。”

    两个汉子连忙出列,取来一个担架,小心的抬起不知死活的张管事,匆匆的走了。锦衣少女随即去向夫人汇报,只留下魏霸等人。

    魏霸也无所谓,他对陈管事说道:“现在你可以去选人了,选手艺最好的。选好之后,带来见我。”

    陈管事刚刚见识了魏霸的手段,还没回过神来,听了魏霸的吩咐,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连忙上前叫了几个人的名字,这才挥挥手:“其他人都散了吧。”

    众人唯唯诺诺的应了,纷纷散去,谁也不敢回头再看一眼。虽然他们都以为这是夫人的命令,可是作为夫人亲信的张管事能被打成这样,他们就更不在话下了,谁也不想成为第二个受罚的。

    魏霸回到堂上,看着那几个胆战心惊的工匠,和颜悦色的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最主要是两件事,一是雕石版,二是准备印刷用的工具用品,特别是纸张。之所以用石版而不是用木版,是因为汉代还没有木版,在木板上雕刻没有现成的人手,而石匠则是现成的,汉代画像砖雕、石雕都很流行,手艺精湛,雕刻几块字数不多的石版自然是手到擒来。最让他担心的是纸,印刷用的纸与书写的纸有一定的区别,如果太精疏,一接触到墨就会洇成一团,根本无法印刷。

    好在这个问题也很容易就解决了,那些石匠中有精通拓碑的,他拿来拓碑用的皮纸,魏霸一看就知道能用,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排好了工匠们分头去准备,又在陈管事的带领下去查看了用来加工的场地和人手,以及准备的相应物资,魏霸满意的对陈管事说道:“你安排得很妥当,就这样做,所有人都在此待命,石版一出来,就立刻开始翻印。告诉他们,要加班,通知东厨,给他们准备夜餐,伙食好一点,杀头猪,让大家吃得好一点,才有精神做事。另外,安排在下半夜的人,让他们提前休息,到时候可不能犯困。”

    陈管事笑道:“少主你就放心吧,有张管事受刑在前,再有夫人的严命,没人敢偷懒的。”

    魏霸哈哈一笑,转身出去了。该安排的事已经安排好了,上午也过去了一半,他的晨练还没有开始呢,再不抓紧,就得拖到下午了。如果不是有了对前世的深刻反省,他也许会很自然的决定下午再补,可是他现在知道,拖延症其实是一个非常顽抗、无孔不入的坏习惯,很多伟大的计划都毁在这个习惯上,如果不能时时提醒自己,前面所有的辛苦就会白废。

    “敦武,我们去演武场。”

    “喏。”敦武大步在前面领路,魏霸紧紧的在后面跟着。出了小院,向西行了百步左右,来到一个宽阔平整的空地上。空地长宽约百步,和后世的四百米跑道很相似,旁边摆满了兵器架,上面插着整齐的矛戟弓箭等各式长短兵器。上百个士卒正在北端列阵,穿着整齐的甲胄,一板一眼演练阵型,南端有百余士卒正在捉对厮杀,练习个人武技。一个个光着膀子,结实的肌肉在皮肤下滚动,洋溢着阳刚气息。

    “少将军,你挑十个人。”敦武淡淡的说道,指了指场上的人:“少主随便指,不用太刻意。”

    “随便?”魏霸有些诧异,那些正在练习个人武技的一看就是精锐,完成敦武说的标准也许有点可能,可那些正在练阵形的显然是新丁,他们也能做到?

    “能进入这个演武场习武的,都能满足要求。少主不相信,可以随便选几个试试。”

    魏霸将信将疑,随手点了十个人。敦武走到那个正在指挥操练的中年队率面前,低语了几句,那队率吼了几声,魏霸点中的人便纷纷出列。他们就在魏霸的面前穿戴起来,除了武器盔甲之外,每个人又背上一大袋子米,足足有两石,大概有三四十公斤,敦武的一声令下,他们开始快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