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05章 贱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曾经生活的那个时代,是一个“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时代,是一个信奉“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的时代,只不过在那个时代,研究生像条狗,大学生满街走,他一个普通大学的本科生根本算不上什么,所以才找不到工作。就算有了机会,没有爹可拼的他也没什么竞争力,同样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吃肉,他连汤都喝不着。

    现在不一样了,要论专业技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能工巧匠也未必能和他相提并论,要论爹,魏延这个爹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长久,至少目前来看还是跺跺脚都能让地面抖三抖的狠角色。

    形势似乎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

    如果老爹魏延的命能再长一点,那就更好了。

    魏霸把铁锹的事扔在一边——不用试他都知道,这东西肯定比木臿好用——开始考虑怎么避免魏家被灭门的惨事。技术上的事看起来复杂,其实很简单,捅破了那层纸之后,需要的就是耐心和细心,而人的事看起来简单,其实非常复杂,没有捷径可走,更多的是靠天赋。在这一点上他没有什么优势,老爹魏延和杨仪势成水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单凭他的力量能不能挽回,实在是个大问题。

    如果现在我去对老爹说,你要注意杨仪和马岱,小心他们捅你刀子,他会不会说我是疯了?

    十有八九会。

    魏霸有些挠头。

    ……

    魏霸回到自己的房中,这是一间并不宽大的房间,摆了一张大床,是他和魏武合用的。魏延治军很严,对几个儿子期望值也很高,一直不肯给他们配备侍女什么的,明知道魏霸身体不好,这次到沔阳来巡视还一定要把他带着,就是让他们熟悉汉中的地理,为将来带兵打下基础。只是魏霸一到沔阳就病得五迷三道,魏延这才把他扔在一边,让魏武照顾他,只带着长子魏风到处忙碌。

    来了这么多天,魏霸第一次有空好好的整理一下房间。他找了半天,除了一些日用品之后,没有找到一件有字的东西,倒是床边有一个衣架,上面挂着两副精致的铠甲,大的一副是他的,小的那一副是魏武的。

    看着那副铠甲,魏霸一时兴起,把正在院子里练刀的魏武叫了进来。“阿武,来帮我穿一下战甲。”

    魏武走进来,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魏霸一眼,嘴一撇,嘴角几乎到耳根了。“阿兄,还是别试了吧,你虽然这两天身体好了些,可是一穿上战甲连走路都走不了,用不了一会儿,还得让我帮你脱下来。我正练刀呢,没时间陪你玩。”

    魏霸恼羞成怒:“我今天还非要穿一下,坚持不脱。”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就是累了,宁愿躺在这儿休息,也不会在你练完刀之前叫你。”

    魏武见他坚持,只好耸了耸肩:“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别怪我不帮你。爹让我每天砍一千刀,我这才砍了三百多刀呢。”

    “别废话,快帮我穿上。”魏霸有些兴奋难抑:“可惜没有镜子,要不然也好看看我自己的英姿。”

    “镜子?什么是镜子?”魏武一只手轻松的取下铠甲,往魏霸肩上一搁,魏霸顿时觉得肩头一沉。魏武却没注意到,只是好奇的说道:“阿兄,我发现你这两天有些怪怪的,不仅有了学问,怪话还特别多,镜子是什么东西,你昨天说的追尾又是什么意思?”

    魏霸腿一软,扑通一声,连人带甲坐在地上。他一直把魏武当成一个孩子,在他面前警惕性不是很高,不像在魏延、魏风面前那么谨慎,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粗心大叶,却还是发现了不少问题。

    “阿兄,你怎么了?”魏武连忙把魏霸拉起来,顾不上再问什么是镜子,伸手就要把甲拿开。魏霸伸手摁住他:“别,我能挺得住。”

    魏武看着魏霸有些泛红的脸,有些拿不准的问道:“你确定?”

    一句“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台词涌到嘴边,魏霸又把他咽了回去,咬牙切齿的回答了三个字:“我确定。”

    魏武眨眨眼睛,见魏霸虽然有些脸红,却还算是撑得住,这才小心翼翼的帮他把甲穿好。最后拿下头盔,试探的问道:“这……还要不要?”

    魏霸穿上了这身玄铠,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大概的估一下,这身玄铠至少在十五公斤以上。虽说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至于走不了路,可是要整天穿着这个走路,还要拿刀和敌人互砍,没点体力的确不行。对他这个病秧子来说,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负担。

    魏霸定了定神,站稳了脚步,伸手接过魏武手中的头盔,小心的往头上一戴,脖子顿时感到了沉甸甸的压力,让魏霸非常担心自己的那瘦弱的颈椎能不能撑得住。他系好颌下的扣带,冲魏武挤了挤眼睛,曲起手臂,摆出一副健美先生的姿势:“阿武,怎么样,威风不?”

    魏武很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番,用力的点点头:“威风,当然威风,这甲是阿爹特地为我们打造的,当然威风。”

    “去你的。”魏霸忍俊不禁的推了魏武一把:“行了,你练刀去,我自己习惯一下。感觉还真不错。”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架子上拿下一米多长的环刀,往腰间一插,一扭身,摆了个拔刀的姿势,瞪起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几分杀气。

    魏武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扶住他:“阿兄,你小心点,别摔倒了。”

    一句话,顿时把魏霸打回原形。他很无语的挥挥手:“走你,练刀去,练刀去。”

    “唉。”魏武应了一声,回院子里练刀去了。魏霸自己穿着十几公斤重的盔甲在房里来回走了几步,又练了几下拔刀,摆了几个自以为威风的造型,两条腿便有些酸,暗自感慨这武将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当的。本想坐下休息一下,又怕被魏武笑话,挪到门边探头探脑的看了几眼,见魏武正全神贯注的练刀,这才悄悄的走到床边坐下,伸出舌头直喘气。

    一口气还没喘匀,一阵又沉又快的脚步声传了进来,魏霸眼前忽然一暗,定睛一看,老爹魏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拱手施礼。不料他身上穿着战甲,根本弯不下腰,只听得甲叶喀喀作响,憋得他满脸通红。

    魏延见他全身甲胄,却还想弯下腰行礼,一抹笑意从眼中一闪即没。他迈步走了进来,伸手敲了敲魏霸的肩甲:“好了,既然穿了战甲,和军礼就行了。军人的腰是弯不下去的。”

    魏霸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瞅了老爹一眼,陪着小意的问道:“阿爹,你……有事?”

    “嗯。”魏延应了一声,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手中拿着的正是早上刚刚打造好的铁锹。魏霸一愣,心道魏风不是拿去给农夫试用了吗,怎么跑到老爹手上了,难道是觉得有用,夸我来了?

    魏延逼视着魏霸的眼睛问道:“这是你做的?”

    魏霸听口气不对,心中一紧,笑容顿收,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是铁作里的老师傅作的。”

    “我知道。”魏延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魏霸的话。“是不是你教他怎么做的?”

    魏霸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

    “你什么时候去学打铁了?”魏延脸色一沉,厉声道:“你身体弱,不肯从军便也罢了,想去读书,我便让你去读书,可是你书没读好,倒学会了冶铁?是不是将来想做个铁匠,污我魏家的门楣?”

    魏霸一时有些茫然,半晌才明白老爹为什么如此愤怒。原来是以为他学打铁,自甘堕落,从事贱业去了。他干咳了一声,苦笑道:“阿爹,我没有去学冶铁啊。”

    “没有,那你怎么能打出这个铁臿,还能让铁作里的老匠师都赞不绝口?”

    “这……”魏霸很无语,他眼珠一转:“阿爹,你看我这身子骨,能抡得起铁锤吗?”

    魏延一愣,也有些诧异,他抚着胡须,脸色缓和了些,却还是不肯放过。“那你是怎么知道冶铁的。”

    “我从书上看来的。”

    “书上?哪部书?”

    “没名字,是一本残卷,我拿到不久,就全散了。”魏霸小心翼翼的看着老爹,生怕他再追问下去。

    “还有冶铁的书?”魏延也有些踌躇起来,他敲着那只崭新的铁臿,目光闪烁。魏霸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露出破绽,被人当成妖怪放火上烤了。魏延却没有注意他的神情,过了片刻,抬起头看着魏霸,目光中却多了几分希冀。“那书上……有没有能打造兵器、甲胄的法子?”

    魏霸想了想,摇了摇头。虽然炼钢法肯定能用到打造武器上去,但是他毕竟对武器的性能要求不太清楚,技术就是这么回事,相似不等于相同,也许只是一点点参数的差别,做出来的产品就可能完全是两个样。

    见魏霸摇头,魏延有些失望,他自嘲的笑了一声:“也罢,虽说造不得神兵利器,能打出一个铁臿,多收个三五斗,也算是没白读书。行了,你身子弱,穿不得甲胄就不要穿了,免得身子刚好又吃了力。”

    说着,他向外就走,魏霸嚅了嚅嘴,鼓起勇气,赶上两步,拦在魏延面前,拱手说道:“阿爹,也许……我可以试试,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有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匠师,我也许能为阿爹打造出更锋利的武器来。”

    魏延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略作思索,点了点头:“好。”——————第三更到,求推荐,求收藏,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