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个传奇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个传奇

    在此之前,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次君臣面议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次。但是当它结束后,大多数人却都发现它并不普通,甚至说是标志性的事件也不过分。

    所以散去并不意味着结束,议论仍在持续,并且会持续很久。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朝廷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格局就此奠定。

    更有甚者,某些“悲观”的人开始怀疑徐溥徐大学士的能力。由先前的“徐大学士初来乍到还差点意思”,变成了“徐大学士到底行不行”?

    翰林院掌院学士和詹事府少詹事,一个执翰林院之牛耳,一个乃宫詹领袖,确实都是非常顶尖的词臣官职,前途不可限量。

    但这俩在目前都是虚的,一方面内阁新换届,翰林学士短期内没有多大晋身可能,而另一方面东宫无人,詹事府也是纯荣誉职务。与吏部天官和实录副总裁比起来,实惠性就差的太多了。

    在别人眼里,简单总结下来,就是徐学士拿两个非常实惠的官职差事,换回来两个目前无法折现利益的虚职,怎么看都是赔本买卖。

    特别是强行推举谢迁为少詹事,在方清之晋身实录副总裁之后成了名不副实的笑柄,不免有好事者嘲笑这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对此徐溥一点火气都没了,他输的实在没脾气,该对谁发火?故而只能暗自总结教训,等待来日方长了。只可惜,谢迁笼罩在方清之的阴影下。几无可能再翻身。

    从成化十三年金榜题名至今,方清之用了十年时间。终于完成了对谢迁的超车,并且取得了决定性的领先优势。目前这场赛跑已经临近终点。谢迁想反超已经没有机会了。

    既生瑜何生亮,理想成了泡影,谢迁本人的苦闷不知道对谁去说。其实时人也有看得透彻的,对此一针见血的评论道,谢余姚装逼装不过老方,吵架吵不过小方,所以面对父子联手只能徒呼奈何,败得不冤枉。

    内阁、天官、接班人一旦明确,朝廷框架就算基本稳定了。接下来只需要等待成化年间被贬谪发配的正人陆续回京,彻底完成拨乱反正。

    在此之前,最先从外地回到京师的却是前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他回来的比任何一个外地大臣都要早。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是怀恩公公从凤阳回京,空间距离上比大部分人都要近,尤其是云贵四川这些地方。

    二是怀恩公公被发配到凤阳,几乎就是无所事事,接到圣旨后立刻就能动身出发。而其他被贬大臣在地方多少都是担任着职务。须得先把公务交割清楚,节奏上自然比怀恩公公慢一拍。

    话说这怀恩公公回京可是一件大事,大到了天子亲自出宫迎接,分量由此可见一斑。朝臣对此纵然有议论,却拦不住天子的态度。朱祐樘在宫中当了十二年太子,一直处于万贵妃高压之下。能撑过来靠的就是周太后和怀恩的庇护。

    然后司礼监掌印太监覃昌迅速称病辞职,回家养老去了。天子也并没有难为覃昌。于是怀恩公公又重新坐回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上,这是不亚于内阁首辅更替的事情。朝臣一样很关注。

    再之后就是司礼监诸太监的变动,以怀恩为主导。万贵妃党羽当然要从司礼监中彻底清除,而陈准、萧敬等怀恩亲信则进一步被重用。这其中又牵涉到一个特殊人物,那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汪直。

    按理说,汪太监作为万贵妃手下最有名的亲信,在这种时候绝对是被杀伐果断的对象。没见那梁芳梁太监已经被发配边疆为苦役了,汪太监与梁芳齐名,又能好到哪里去?何况怀恩对汪太监也不大感冒。

    但是如何处理汪直,让天子犹豫不决了。一来对天子有养育之恩先皇废后吴氏亲口为汪直求情,这份情面总要顾及;

    二来传说当初汪太监对东宫多有回护,没有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三来最近汪直为驱逐万安立下功劳,若不是汪直发现了那些密疏,万安还不知要赖到什么时候。

    正由于上述三点,致力于打造宽厚“仁君”形象的天子才会拿捏不定。如果真处置汪直,只怕会招来忘恩寡义的议论。

    方应物了却自家的事情,又操心起宫中,此时便力劝汪芷道:“当断不断,反受其害。我早就说过,你想彻底保全很困难,现如今不是有贵妃娘娘庇护你的时候了,故而司礼监与东厂只能保留一个。

    眼下天子尚在,你不妨主动后退,辞去司礼监与东厂其中一个,想必天子就到此为止,不会再有另外重惩了。”

    汪芷沉思半晌,下定决心后,抬头道:“明日便上疏辞去提督东厂的差事!”方应物对此稍稍讶异:“我以为你会舍不得丢掉东厂,没想到你专心留在司礼监。”

    汪芷解释道:“东厂厂公必须是天子亲信才能坐得稳,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具备这个条件了,与其最后迟早被人赶走,不如就此放弃。

    而司礼监太监有数人之多,不介意多个混日子的,我能坐得稳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再说怀恩年事已高,还能活几年?等他一去,在司礼监便又有机会了!”

    方应物点头赞同道:“言之有理!”

    过得数日,从宫中传诏出来,汪直罢去提督东厂差事,改由司礼监秉笔太监陈准兼任东厂提督。不过汪直仍然保留了司礼监秉笔太监职务,但位次已经降到了最后,在陈准、萧敬、何文鼎之下。

    极度敏感的东厂提督名花有主,极度关注宫中动向的朝臣们得知这道圣旨,便知道天子对宫廷的整合也基本完毕了。

    让众人颇感唏嘘的是,那汪直竟然全身而退了,这不科学。按照经验之谈,少年得志、飞扬跋扈的人只能称雄一时,不大可能有善终,可是汪直却打破了这个惯例。

    从成化十三年暴风骤雨般席卷庙堂,一直到今天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司礼监(虽然看样子已经被架空),简直就是一个传奇。更别说一个曾经站在今上对立面的前特务头子,在改朝换代之后居然还能保全自身,实在不可思议,足以作为成化年间的一桩奇闻了。

    现在众人并不知道,真正的传奇还在后头(未完待续

    ps:唔,写到最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