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挖坑与跳坑

第七百八十九章 挖坑与跳坑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大明官》更多支持!不得不说,方应物的口气很微妙,听在自己人和中立者耳朵里没什么感觉;但若听在对头们的耳朵里,就觉得实在是太欠扁了。

    什么叫只是个别人风闻言事?什么叫自会还他清白?充满了令人厌恶的自大,以及对弹劾的不屑情绪,还有那种呼之欲出的得意洋洋。

    说起来有点夸张,其实实情确实也如此。方应物的对头们天然是站在弹劾者角度上的,代入了弹劾者心理,听方应物这几句话自然便是上述这种感觉了,就好像听到了嘲讽自己一样。

    方应物说完之后,没去管天子什么脸色,却偷偷瞥向徐溥刘健谢迁程敏政等人,他心里猜测,弹劾自己的密疏只怕与这伙人脱不了干系罢?现在自己顺手挖了一个坑,会不会有人跳呢?

    此时方应物的对头们也纠结不已,文臣与太监内外勾结这种事,是可以做做文章的,炒作起来后也有不小的杀伤力。但他们看不出来,方应物到底是得意忘形,不经意露出破绽;还是有意为之,故意卖了个破绽?

    若是前者,逡巡不前就错失机会了,就甚为可惜,那可是方应物!若是后者,贸然行事就怕又要上当了,那可是方应物!想来想去,众人不约而同选择了保守策略,或者叫避敌锋芒,宁可无功不能有过。

    方应物等了片刻,见没人跳出来攻讦自己,颇有遗憾。不禁连连感慨,这年头都学精了,诱人跳坑也越来越难。最后忍不住又对天子奏道:“任由别人风言风语。臣问心无愧,不然殿中诸君早就有所匡正了。何至于一言不发!”

    方应物的潜台词大概就是,诸君若不出来唱对台戏,那就是默认他无辜了。

    这是变相的激将计!于是方应物的对头们又是一阵腻歪,再怎么说,方应物也是也是惹上了勾结内监嫌疑的,各种传说也早有耳闻只是不能确定。

    大家没实证装糊涂也就罢了,但方应物如此睁眼说瞎话的否认,真的好么?刚才这话简直就是逼着别人不能不出来。他真当自己百毒不侵金刚不坏?睁眼说瞎话谁不会?

    总而言之,此时别人要么默认方应物是无辜的,要么站出来反驳他,当然方应物的对头们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不过徐学士没出来,但刘健却出列了。

    因为徐学士作为团伙首领,很大程度上代表着这个团伙的高度和形象,然而他却连连在方应物手里吃亏,如今已经不能再承受失败的风险了,为了稳妥只能让别人上。

    只听刘健对天子奏道:“方应物与汪直之事,臣不得亲见。但多年来也有所耳闻,宫中朝中常有东厂扶助方家之说。方才不是故意隐瞒,只是没有实证。臣等便不敢轻易信口开河,但臣私下里猜测,多半是确有此事。”

    天子朱祐樘本来并没有将这弹劾方应物的密疏放在心上,但凡有点名的大臣,谁不遭到弹劾?如果件件都要天子来操心,那早早累死拉倒。

    刚才朱祐樘点出来,也就是想给方应物一个公开辩白机会,然后就“到此为止下不为例”。但是朱祐樘却没想到,方应物自己作死了。竟然没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反而掰扯不清的把政敌拖下水。

    有人郑重其事的做旁证了。那下面怎么处理?天子心里刚起了这个念头,转眼就看到方应物仿佛受了天大委屈。扑在宝座下叫道:“陛下!其实臣另有隐情,怎奈旁人多有刁难误会!”

    然后方应物开始辩白:“臣与汪直早有联系,此事并非秘密。当初臣在榆林戍边时,臣为国献策,不得不与奉旨巡边的汪直打交道。这就是传言最早的由来,臣也懒得辩解,所幸其后为社稷建功立业,一身荣辱也就不算什么了。”

    都是老掉牙的黄历了,还是有什么可说的?众人忍不住想道。

    又听方应物继续说:“至于其后,臣确实去交结过汪太监!因为当时东宫危急,臣想力劝汪太监弃暗投明,所幸汪太监深明大义,便暗中对东宫多有庇护!”

    天子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动容的问道:“竟然有此事?汪直不是万妃党羽么?”

    方应物连忙反问道:“陛下可自行回想,当初汪直手握东厂大权数年,可曾为难过东宫么?可曾刁难过殿内诸君一分一毫么?不仅如此,汪太监还多次对臣通风报信!”

    刘健心里嘀咕一声,这画风好像哪里不对?便插嘴道:“这都是你一家之言,焉知不是为了包庇汪直,所编造出来的?左右别人也无法驳正你说谎。”

    “臣还没有奏完。”方应物没有理睬刘健,仍对天子道:“近日传言再起,大概又是因为臣与汪太监有所联系,其中也别有内情。”

    这次没卖关子,不等别人询问,方应物利索的说了出来:“那汪太监在宫中负责整理先皇文牍,不经意间翻到一个塞满密疏的小匣子,仔细检点,发现皆为万安所上。汪太监不知如何处置,特意找到臣来询问,因为此殿中人,他只与臣略有交情。”

    听到万安两个字,文华殿里所有人都明白,戏肉来了!谁不知道天子如今最头疼的就是,如何在不影响自己名声的情况下,用最小代价把万安赶走!

    同时引发了极大的好奇心,这些密疏到底是什么内容?能让先皇专门单独收藏在一个匣子里?

    方应物面上露出古怪的笑意,“其中文字不堪入目,陛下一看便知。如若公布出来,只怕万首辅就无颜立足于庙堂了。”

    万安不能立足才好啊!天子险些就兴奋的拍大腿,但硬生生克制住了。不过,万安的密疏里到底是什么玩意,能让方应物评价为“不堪入目”?

    徐溥等人忽然也悟到什么,下意识面面相觑。方应物从刚才到现在,并没有直接否认与汪直的联系,他面对弹劾,辩解技巧是“情有可原”,而不是“绝无此事”。

    只是他们先入为主,把方应物的“问心无愧”理解成“矢口否认”了。他们也没想到,方应物勾结汪直,还有如此多弯弯绕绕的内幕,明明是内外互相勾结,摇身一变就成了联手擎天保驾。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在方应物勾结汪直是为了大义的前提下,他们单纯拿着勾结内监来攻击方应物,倒显得己方斤斤计较、心胸狭隘、党同伐异。

    刘健心中不免悲凉,他就知道,这肯定是个坑更悲凉的是,明明猜到是个坑,还是不得不跳进来了。不幸中的万幸,自己替徐学士挡了一箭。(我的小说《大明官》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