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正房小三

第七百八十七章 正房小三

    李裕李天官跪在丹墀上,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官帽,他也知道自己犯了忌讳。天子登基没多久,正是树立威信的时候,今天朝会上扫除奸邪就是一个具有重大象征意义的举动。而号称外朝之首的吏部天官出来唱对台戏,影响是很恶劣的。

    上上下下一片沉默死寂,李孜省被捉拿下狱,有李天官为了义气出来求情,但又能有谁出来替李天官求情?

    汪芷对讲义气的李天官倒是挺有好感,忍不住又对方应物道:“你与他素来交往不错,此刻不能帮帮他么?”

    方应物无奈道:“他自己内心就已经决意求去,不想在朝廷混了,别人怎么帮?再说这是路线问题,不要瞎掺乎,在旁边看着就是。”

    汪芷对方应物观察的很仔细,“那你皱什么眉头?”

    有种被近距离监视感觉的方应物翻了翻白眼,答道:“我想的是今后谁来接替吏部尚书,这才是应该花心思的地方,此地九成九的人都在想这个。”

    方应物这倒是没说假话,此时他想到了便宜外祖父王恕。以王恕那天下闻名的刚正声望、历任卓越的政绩、以及两任南京尚书、一任苏松巡抚的资历,回朝之后纵然因为出身不能入阁,但官位也必须是实职尚书级别。

    六部中,刑部、工部这样地位较低的部门不用考虑,王恕不可能如此低就,而礼部又对出身有特殊要求,一般都要由翰苑出身的词臣担任。所以王恕所能出任的官职。只有吏部、户部、兵部三个尚书之一了。眼下李裕罢官走人,那么吏部尚书位置便正好空缺出来了。

    然后方应物就想到重点所在。当今天子对碌碌无为昏庸无能的“纸糊阁老泥塑尚书”是极其不待见的,这便意味着将有大换血以及很多新坑可以占。

    当然前提是尽快将尸位素餐的老人们清除掉。不然怎么朝堂换血?而他方应物做要做的,就是赶紧把自己的军令状落实了,早早把首辅万安驱逐掉。这正是天子对自己的殷切期待,不但要办得好,更要办的快,第一次印象分很重要。

    想至此处,方应物就无心关注早朝了。等到散了朝,方应物没去文华殿当值,直接去找老泰山了。昨天汪芷将万安所著的小黄文奏疏送到刘棉花那里。他得尽快讨要回来。

    内阁重地,外人不得擅入,即便方应物贵为天子近侍,没圣旨也不能进去。故而只能托人将老泰山喊了出来,然后翁婿二人来到左顺门门廊下说话。

    刘棉花仿佛知道方应物想要问什么,先开口道:“听说你在天子面前立下了军令状?”方应物点头道:“确有此事,连我也没想到天子竟然授权与我,所以烦请老泰山将这些密疏交与我。”

    “你打算怎么使用这些密疏?还是想公开出去么?”刘棉花又问道。捏住了别人把柄,并不意味着就成事了。更重要的是怎么使用把柄,使用不当导致功败垂成的例子比比皆是。

    方应物很有把握的说:“当然还是要公开,私底下偷偷要挟没有用,交换不来的。谁也不可能为此放弃首辅宝座。因而必须要大张旗鼓的公开,让他陷入千夫所指,不得不走人。”

    刘棉花猜测道:“你想将这些密疏抄几份传示朝廷诸君?”

    方应物道:“不。那样太慢,等不及。我想的是。直接在朝会上把这些奏疏读一读,看万安还有什么脸面在朝廷呆下去!”

    刘棉花想了一下这个场面。不得不说,自家女婿这个主意真是损到家了。只怕到那时,万安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而且还将成为遗留后世的大丑闻。忍不住叹道:“你怎能如此刻薄”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方应物杀气腾腾的说。被万安打压了这么久,如今得势不报复回来,谁还会怕他!

    “你还是不要这样做,这影响很不好,即便成了,将来又让别人怎么看待你!”刘棉花义正词严的说。

    时代果然变了,连老泰山也这么在意形象了啊,方应物暗暗感慨。正要解释几句,却又听刘棉花掷地有声的说:“所以还是交给老夫来罢,反正老夫已经这把岁数了,不用考虑未来太多,就让老夫当这个恶人!”

    “”方应物瞬间明白了刘棉花的想法,无非是投机心发作,借此机会在天子面前表现。但这次真不能给刘棉花,也不需要刘棉花这样做。

    他只想着顺利拿到密疏,然后就开展下一步行动,却没想到刘棉花居然动心了。便语重心长的说:“老泰山误会了,并非是小婿亲自去读,而是另有其人,小婿本打算叫汪太监去做这件事。”

    “汪直?原来是他?”刘棉花突然变得幽怨起来,“刘家才是你的正房罢?汪直那边只能算外室,用你的话说叫小三。你居然不顾正房,偏帮小三,还有没有天理了?”

    方应物愕然,刘棉花这是什么鬼话?这和正房小三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因为目前处在非常时期,搞得大家都紧张到精神不正常了?

    本来很简单的小事情,没想到很意外的在这个环节卡住了,方应物很蛋疼。“驱除万安,你就是首辅,别人没有这个资历,没有人能和你争,你又何必出头?

    而汪太监还不太稳定,目前急需抓住一切机会自保,这次若成了对他很有好处。所以说,此事对你而言只能是锦上添花,但对汪太监可能就是雪中送炭,当然是交给他更好。”

    刘棉花冷哼一声,“你需要考虑汪太监的处境,但老夫需要考虑么?汪太监的死活,与老夫何干?即便如你所说,那做首辅和在天子面前露脸也不矛盾。”

    方应物苦口婆心的继续劝道:“老泰山是要首辅的人,万安若因为你直接攻讦而下台,其实对你不见得是好事。最好是让别人来动手,老泰山你坐享其成,对风评有利。”

    刘棉花摆了摆手,“老夫也不让你为难,你将汪太监喊来,老夫亲自与他谈。若老夫劝服了汪太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未完待续

    ps:今儿个分心太多,有点小低潮啊,下一更晚饭后,再下一更半夜左右。等我更完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