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早朝见闻

第七百八十六章 早朝见闻

    一样米养百样人,天子和天子也不一样,只在这“威严”二字上面,差距就不小。有的天子临朝听政,左右屏气敛息大气也不敢出,而有的天子就缺乏这种气场。

    方应物穿越以来遇到两代天子,成化天子时代风气涣散,而成化天子本人也不是很有气场的帝王;至于当今这位新天子,年纪才十八,又有成化天子的基因,同样不是威严型的帝王。

    所以朝会上或者君臣面见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种违反朝仪的事情,也就不算少见了。于是方应物才敢偷偷的捅了捅前面的汪芷,打算趁机问几句话。

    看前头汪芷半天没回应,方应物便向前挤了挤,站在汪芷侧方,直接对着汪芷耳朵低声问道:“你在宫中,可将那些密疏找到了?”

    汪芷渐渐恢复过来,也悄声答道:“万安的那些密疏已经寻到,内容与你所言不差,不过按你吩咐已经交给了刘阁老。”

    原先方应物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起复,而且还能获得处置万安事情的授权,所以才嘱咐汪芷把密疏交给刘棉花。而如今这事自己就可以处理,不必假手刘棉花了。

    方应物便想着,散朝后去找刘棉花,把万安写的那些小黄文密疏接手过来。同时又问道:“李孜省关于举荐刘健等人的密疏,你可曾找到?”

    汪芷轻轻的摇了摇头,“万安的密疏都被先皇归置在一处匣子中,放的也不偏僻,相对好找。而你所说的李孜省密疏,时间久远,又不知混在什么地方。找起来像是大海捞针,还须时间。”

    那可是李孜省的救命稻草,每迟一天就多一天危险。但着急也没用。何况方应物也不是发自内心的着急,李孜省毕竟不是他亲友党羽。

    方应物拜托汪芷办的事太多。今天要问的事情也很多,当即再问道:“万达与万牛儿在东厂狱中,如今审理的如何?”

    汪芷答道:“两人抵赖不招,但案发时间略长,审理起来不大容易,也需要时间慢慢来。”

    方应物问完后,便集中精神关注朝会状况了,这场合不适合深入讨论问题。还是先履行本职工作为好。

    然后看到有大臣在丹墀上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方应物凝神听了听,原来是参劾佞幸小人为非作歹并蒙蔽先皇,一口气列了十几大条、数十小条罪状。最后这大臣叩请天子,将李孜省、僧继晓、梁芳等人下狱审理,以伸张正义。

    文臣终于要对嚣张十年的前朝佞幸反攻倒算了,方应物想道,不过这些人祸乱朝纲,也算最有应得。只是来不及为李孜省转圜了,那封密疏还没有找到。

    又听天子点头道:“准了!”

    这些佞幸小人里。梁芳、僧继晓皆不在朝会上,只能派官军另行去捉拿。而以方士身份迷惑先皇,得以混进文臣行列的李孜省就在朝会现场。

    天子一声令下后。便有当值的锦衣卫官军上前,将李孜省从班位中捉了出来,然后就是摘掉乌纱帽并剥去官袍。

    边上的官员们只当看好戏,没有任何同情,文官们从来就没有把李孜省当成同僚看过。同殿为臣四个字,更像是一种羞辱。

    李孜省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身子颤抖的宛如筛糠一般。同样饱受过弹劾的汪芷忽然生了几许兔死狐悲之意,扭头向方应物问道:“他会不会当场捅出那个秘密?”

    方应物答道:“应当不会,他肯定还抱着希望。用这秘密来交换自己出狱。”

    当然方应物知道,上辈子时空历史中的李孜省是暴毙在狱中。可是现在方应物即便想回报李孜省。也无能为力。总不能把自己也搭进去,他和李孜省交情还没好到这种程度。

    正在锦衣卫官军要将李孜省拖走时。吏部尚书李裕站了出来,对天子奏道:“李孜省与梁芳、僧继晓等人不同,其罪状较轻,望陛下有所区分。”

    金台上下一片哗然,这李天官竟然会站出来替李孜省求情!虽然李天官与李孜省是同乡,但这可不是讲同乡关系的场合。他的言行不仅仅是求情这么简单,而是严重到逆大势的行为!

    当前什么是大势?就是拨乱反正、激浊扬清,这是上应天意、下顺人心的政治方针,没人可以逆天而行,就连首辅万安也要想尽办法的自保。

    李孜省、僧继晓、梁芳这些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下狱,就是当前政治路线的体现。李天官公然替李孜省求情,这无异于是与天子钦定的政治路线对抗。

    到目前为止,公然这样做的,只有李天官一个人。众人无不泛起一道问题,为了区区李孜省,冒着失去吏部尚书官位的风险,这值得吗?

    连方应物也忍不住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这是一个好人。”

    方应物与李裕交往很多,他很清楚李裕的心情。李孜省与李裕乃同乡,当初李孜省在先皇面前得志时,也照拂过李裕。几年前,李裕从副都御史升为掌院右都御史,李孜省出力不小,极力向天子举荐李裕。

    再后来李裕迁转吏部尚书,李孜省大概也出了力。所以李孜省对李裕是有恩情的,而李裕今天估计是为了报恩,便站出来替李孜省求情。

    不得不说,在官场中,这种不顾自身的义气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让方应物唏嘘不已。难怪在另一个时空历史中,李裕这个吏部尚书没当多久便换人了,叫方应物好生奇怪,原来根子在这里。

    汪芷悄悄问道:“如果我有一天,落到李孜省今日的下场,你会像李天官这般对我么?”

    “我不会让你落到这个下场。”方应物非常肯定的答道,这些年他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当然不是白费力气的。

    不过这样勇于负责的回答,换回来的却是汪芷非常不满的眼神。方应物猛然醒悟到,汪芷不是以政治盟友的身份发问,而是以情人的身份发问的,自己的回答根本就不对路。

    于是连忙又改口道:“你放心,我肯定奋不顾身的出来救你,要死一起死,不会单独苟且偷生!”

    这次汪芷的眼神渐渐转为满意,不过嘴上仍念道:“都是花言巧语虚情假意,谁知道有几分是真。”(未完待续)

    ps:历史分类第一还在拉锯啊,这两天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着榜单傻笑了……今天构思有点跟不上,我先梳理下思路,明天再爆更继续拼第一,诸君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