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七十章 时代的差距

第七百七十章 时代的差距

    方应物对大风大浪也算见识过不少了,算得上心性坚强,从来没有因为软弱无力而哭过,但此时却有点潸然泪下的冲动。只见他饱含热泪,情不自禁的吟哦道:“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阿弥陀佛!施主果然与我佛门有缘!”旁边突然有人说。方应物扭头看去,却不知性闲和尚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飘到了身边。

    这法师修长的眉毛高高扬起,满脸慈悲的劝道:“若能削去三千烦恼丝,自然散尽人间愁苦意,方才一句尽显方施主心中已有佛意,方施主何不顺应本心?”

    方应物愣了愣,刘棉花和汪芷却几乎同时轻喝道:“把法师请出去!”性闲和尚摇头叹道:“悟不透啊悟不透。”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院子。

    此时刘棉花察言观色,便又知道了一个情况,方应物与这位汪芷绝对不清白,否则方应物不可能会如此纠结,偷吃完想抹嘴可就难了!

    然后忍不住又骂了汪太监几句。那汪直实在不要脸,为了抢人竟然纵容妹妹献身与方应物勾搭成奸,简直比自己还要无耻!自己虽然不在乎脸面功夫,但是绝对做不出让家里女人为利益献身的事情!

    后面传来轻盈的脚步声,另一位不再妙龄的少女款款走进了院落里,她倒没有戴着面纱,容貌完完整整的露了出来,清秀,淡雅,眉宇之间又透着几分倔强。立在那里,就像是空谷幽兰闯进了凡尘。

    方应物立刻认出来了。这小娘子应当就是自己未婚妻,刘府三小姐。女大十八变。小娘子已经不再是那个稚气到拿桃核砸向自己的豆蔻少女了。

    多年来方应物见到未婚妻的次数不多,每每都是惊鸿一瞥。但印象却不浅,组合起来也能形成一幅较为完整的轮廓。今天再看到其本人时,立刻便对照上了。

    “你来干什么?这里自有为父做主!”刘棉花见女儿亲自到场,忍不住急了。刘三小姐行礼道:“爹爹勿恼,女儿只与汪家姑娘说几句话。”

    方应物有点担心,三小娘子明显是闺阁弱质,如何能是汪芷这种女中虎狼的对手?想上前劝几句,但又怕显得自己心虚,或者产生拉偏架的嫌疑。便没再开口。只是悄悄地走近了几步,万一事情不好,也来及上前拦住。

    刘三小姐走到汪芷面前,彼此打量几眼后,刘三小姐先开了口,不过语气中仿佛还带着几分少女的天真。她很委屈的蹙眉问道:“你想要抢走奴家的夫君吗?”

    面对如此楚楚可怜的对手,汪芷顿了顿,才狠心答道:“是的。”

    刘三小姐又说:“我们有父母之命,更为门当户对。”

    汪芷对此不屑一顾。“如果一定要讲究门当户对,为什么又要糟糠之妻不下堂?为什么穷书生飞黄腾达入朝显贵后,不能换已经门不当户不对的妻子?你们刘家能帮到他,我汪汪家一样也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刘三小姐又问道:“我们有婚约在前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抢?”汪芷很自信的答道:“宝物有德者居之,因为我知道我比你更适合他,而你只不过是碍于父母之命的应声小女子而已。”

    汪芷觉得自己可能说的太模糊。便不再给刘三小姐机会,连续的反问道:“你什么时候才知道有他这个人?我成化十四年春天时就认识他了。比你更早,我成化十七年时就给他。至今已经四五年。

    你与他有过几次接触?我能经常与他见面,我们之间无所不谈,几乎没有什么,我了解他心里的每一处角落,他也清楚我心里的每一点波折。

    你和他彼此熟悉么?只要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他想什么,他也能明白我想什么,甚至不见面也能猜出对方的心意!这样的默契和心心相映,你永远也不会有!

    你知道他将来是什么样吗?我大概能看到一些,并做贤内助帮着他一步一步向前走,他也知道我将来的道路在哪里,也能扶持着我一步一步前行!你觉得你可以么?”

    关于汪芷的自白,别人听了不知道什么感觉,但却让方应物心里波澜起伏。这些话的语气很熟悉,但似乎并不属于眼下这个时代,更像是来自上辈子那个时空里的。

    方应物想道,汪芷因为奇葩的成长经历,又受万娘娘影响,性格与这年头绝大多数女子截然不同,倒是有几分后世新时代女性的影子。当然,也许有被自己潜移默化熏陶的缘故。

    连刚才那几句话的语气,活脱脱的简直像是二十一世纪女人。不过不说,这也是吸引他方应物的原因之一。

    在汪芷狂风暴雨的言语摧残下,刘三小姐宛如随时要倒的河边细柳,盈盈弱弱不堪一击。只见得她眼眸中闪烁着委屈的泪花,红袖里的两只小手紧紧握起,贝齿死死咬住了下嘴唇,拼命阻止自己张嘴哭出来。

    方应物揉了揉额头,像三小姐这样的传统千金小姐,见了生人只怕话都说不利索,更别说面对面吵嘴,怎么可能是跟随自己千锤百炼的汪芷对手?完全就是被虐菜啊。

    这与其说是性格的差距,还不如说是时代的差距。于是方应物上前一步喝道:“不要再说了!”

    汪芷当然知道这是阻止自己,不过她该说的都说了,见好就收未尝不可,所以便停了下来闭口不言。虽然她罩着面纱,但方应物知道,她现在肯定是得意洋洋的神色。

    “不,我还没有说完。”正处于被虐状态的刘三娘子却没给方应物面子,轻轻的说。

    方应物微微一怔,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被虐还能上瘾?随即明白这是小娘子因为溃不成军,所以面子挂不住,便犯了拧,理解成撒娇也未尝不可。

    如此方应物苦笑几声,岁月或许可以磨平一个人的方方面面,但却很难改变一些本质的东西。眼前这个犯倔的小娘子,和七八年前因为不满拿桃核砸他的小娘子之间的区别,好像也不是不大。

    方应物刚想软言安抚几句,忽然打了个激灵,抬眼便见汪芷的面纱不停颤动,忽然有股要从里面射出利刃的感觉。(未完待续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