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围困

第七百六十五章 围困

    刘棉花一句话,让万安像是被当头泼了一桶水似的,也许是沸水也许冷水,反正把万安的嘴巴硬生生堵住了。

    慈仁寺是什么地方?是太后最亲爱的幼弟性闲法师出家修行之所,天子下令敕造的,而且还是由方应物当年亲自监工修建,就连失踪几十年的性闲法师都是由方应物找回来的。

    就像太后奈何不了万贵妃一样,万贵妃也奈何不了太后。天子是有孝心的人,再如何宠信万贵妃,也不可能为了万贵妃灭掉生母。更别说他万安这样根子不正的首辅,更没底气和太后叫板。

    慈仁寺这里就是是属于太后的私人领域,风能进雨能进王法不能进。他万安纵然有一万个胆子,也不可能闯进慈仁寺胡作非为,那无异于直接打太后的脸,天子绝对不会轻饶自己,也没有人会帮自己转圜。

    万安忍不住再次问道:“方应物真的进了慈仁寺?”刘棉花点头答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已经去了好几天。”

    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这里!万安顿时懊恼万分,方应物与性闲法师的这段渊源低调多年,他居然漏掉了!如果方应物躲在慈仁寺里当缩头乌龟,谁也拿他不好办了!从头到尾方应物只是利用自己坑害徐学士而已,根本就没想法还击自己!

    如果真有立身正直、执法严明的人,说不定敢闯进去,这就叫身正不怕影斜或者有理走遍天下,但他万安是这样的人么?万家有这样的人么?

    万安几乎要捶胸顿足时,偶然瞥见刘棉花面上那淡淡的得意神色,怒气不禁又冲顶而出。“你们翁婿好算计,你心里很得意?不过你先不要高兴太早,且走着瞧!”

    “难道你想硬闯进去?”刘棉花反而为万安担心起来。这不是他假慈悲,是真的为万安担心。如果万安丧失理智做了出格事情,被天子一怒之下撸了首辅。然后由他刘棉花按顺序进位,那可就欲哭无泪了!他已经想的很明白。当首辅也不能在成化朝当!

    万安郁气难解,恨恨的说:“你放心,我不会自寻死路!”

    刘棉花忽然对这位老搭档生出几分同情心,与方应物做对手,最悲哀的事情往往是既吃了亏,又要憋屈的疯掉。

    此时此刻,敕建慈仁寺宝殿中,三个人坐在蒲团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这三人组很怪异。一个是中年和尚,另一个是年轻书生,还有一个是青年太监。

    其中年轻书生就是消失在公众视野中数日不见的方应物,而中年僧人便是性闲法师了。至于青年太监,认识的人不多,乃是在仁寿宫听用的张永张公公。

    性闲法师对方应物道:“贫僧本为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之超脱人,都怪施主硬生生的将贫僧重新扯进红尘里打滚。若非欠你的凡间因果,太后又遣张太监发了话,贫僧绝不肯放你进山门。”

    方应物欠身答道:“大师多虑了,小生只是贵寺寄身几日即可。以后自然不打扰大师清修。”

    性闲法师对着门外小沙弥道:“请准备为方施主剃度!”

    “什么?剃度?”方应物下意识举手捂着头巾,“为何要剃度?”

    性闲法师不耐烦道:“你亲口说要出家,不剃度作甚?”

    方应物连忙叫道:“法师误会了!我是说那种带发修行的。好像叫居士?”

    “阿弥陀佛!敝寺从来没有修行居士,也不引修行居士入驻。”性闲法师答道。

    绝对不剃成秃子,颜值和发型缺一不可的方应物很有悬崖勒马的感觉:“那就寄宿,先寄宿!你们这里客房总能借给外人寄宿罢!”

    此时僧院道观往往都建有客房,供给读书人寄宿,故而方应物才有此说。性闲法师是个真心淡泊的人,虽然不喜方应物打扰自己清静,但也知道自己推脱不了,只能答应下来。

    方应物见说定。便放下心来,嘴上又闲不住的扯淡说:“我说法师啊。小生好歹也是有大恩与你,难道佛家不讲究报恩么?就算不报恩。也要了结因果啊!”

    性闲法师不屑道:“施主是说这人世富贵?你将贫僧困在金枷玉锁中,以为是施恩,其实都是你的感觉而已,贫僧心中从不以富贵为恩德!”

    方应物虽然自己经常装逼,但不大看得惯别人装逼,吐槽道:“法师你执念了!金米分富贵都是表象,与穷困残破有什么两样?你却被这些影响到心情,还是修为不行,参不透看不破啊!”

    性闲法师圆睁双目,两手合十道:“方施主果然与我佛有缘,来人,为方施主准备剃度!”话音刚落,便见有僧人进了殿中。

    我靠!方应物吓了一跳,这法师真经不起玩笑,居然动真格的?

    然后却听那进来的僧人对性闲法师施礼道:“方才送客人出山门,忽见对面店家全都易主,打听之下,都被万家人收了去。”

    许久不做声的张太监开口道:“莫非那边是想死死盯着本寺,将方先生堵在寺庙里?”方应物不能置信的反问道:“不至于如此夸张罢?在下不会从旁门出去么?”

    此时又有个小沙弥进来,对性闲法师道:“从后门担柴进来,眼见着后街几间米面木匠铺子都换了人,听说都发卖给万家了。”

    方应物无语,这下不信也得信了万家采取了最笨的办法,居然将慈仁寺周边都拿下,全部派人手盯着,只怕自己一出寺门就要横遭不测。当然万家也不亏,慈仁寺地处繁华所在,周边地皮怎么也不亏。

    本来只是打算躲几天,然后偷偷溜出去,一旦风声不对就再躲进来,将慈仁寺这里当成安全屋,可是这样还让他怎么出去?方应物忍不住抱怨道:“这些店家都是胆小怕事的人么!这样好的地皮,也舍得出手!”

    那小沙弥答道:“听说有东厂的人帮着万家强买强卖,还安排番子进驻,那些店家如何敢与东厂过不去?所以才如此迅速,几乎一日之间就易主了。”

    东厂?方应物不禁心里狂骂,汪芷我顶你个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