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六十章 各回各家各找各......

第七百六十章 各回各家各找各......

    方应物离开工地后,也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刘府。女凤小说网全文字 无广告刘棉花这几天也是云山雾罩不明觉厉,听到方应物上门,心知这又到了关键节点,便没有拿架子,立刻请到书房见面。

    方应物见到老泰山,当头第一句话就是:“老泰山想不想当一个不被架空的首辅?”

    这句话问的太有内涵了,连刘棉花也愣了半晌,这才勉强品味出其中含义,然后便答道:“这种问题还用老夫回答?”

    “那好”方应物点点头,“我现在要退婚,你我两家就此作别罢!”

    “哦什么?!”刘棉花大怒,方应物怎么会突然反悔?自家女儿从十几岁一直等到了二十岁,眼瞅着已经是老姑娘了,方应物怎能说不要就不要?

    虽然期间夹杂着大量政治波折和自己丁忧之类的事情,导致婚事拖延至今,但自家女儿一直等着就表明了最大的诚意,方应物怎么可以如此没良心的退婚?

    他立即高声呵斥道:“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老夫最近哪点对不住你?我家娇女等了你这许多年,又哪点对不住你?做人不可太过于无耻!”

    方应物看着刘棉花的脸端详片刻,很冷静的问道:“你很生气?你很愤怒?那就尽情的倾泻出来罢!”

    “”刘棉花无语,难道方应物这几天去工地做苦役,受刺激失心疯了?

    方应物叹口气:“这段时间事情有点多,我已经心灰意懒,打算就此返乡了。从此不再踏足京师半步。在此情况下,迎娶贵府千金实乃误人误己,还要导致相隔数千里的骨肉分离,怎么看也已经不合适了。”

    有古怪刘棉花皱着眉头,琢磨起方应物所说的每一个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方应物这边找家长,万牛儿回了家也去找家长,他这个家长就是前文提到过的王夫人。

    这王夫人是万通遗孀,自然也就是万牛儿的养母了,万牛儿四岁时候便被无所出的王夫人抱养,与亲生儿子无异。

    万牛儿不像方应物那么弯弯绕绕。就是很单纯的告状,说自己帮了万首辅一点忙,但有个叫方应物的惹他不高兴了,干脆帮忙帮到底,请母亲进宫搬出贵妃娘娘来镇压。

    王夫人平常也没少从首辅万安这边捞好处。知道这次万安肯定也给了自家儿子足够好处,闻言便一口答应了。

    这对她而言实在是小事一桩,根本不用多加考虑。然后王夫人向宫里递请安疏,得了万贵妃允许,便在指定日子入宫问安去。

    当然真要说理,万牛儿所作所为哪能站得住理?王夫人为了门面少不得添油加醋的修改一番,有点漏洞也无所谓了,本就不是来说理的。贵妃万氏听完王夫人的絮絮叨叨。便传话道:“叫汪直速速来见!”

    东厂无事的时候,汪太监喜欢在西华门内司礼监那里混时间。从司礼监到昭德宫不算太远,所以贵妃娘强传了话后。半个时辰后便看到汪太监小步跑着进了殿中,而且上气不接下气的。

    汪芷听了王夫人告状,开口辩解道:“娘娘明察,此乃万安挑拨离间之计,正因为万安在方应物与万家之间生事,所以才万家与方应物闹得你死我活。”

    自己兄弟家里都是什么货色。万贵妃心知肚明,但万安拉上她们万家人一起算计方应物。倒是她默许的。

    原本万贵妃想着借此对方应物施压,迫使方应物不得不向自己低头。却没料到方应物又臭又硬。死也不肯服软,所以才僵了。

    王夫人对着汪芷轻笑几声,“说一千道一万,万牛儿是不是万家人?方应物知不知道这点?明知如此,方应物还敢如此大闹,未免不将娘娘放在眼中了。”

    汪芷无言以对,这根本不可能辩解。方应物的行为就是没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如果自己还要强行辩解,不但对方应物没好处,连自己都危险了。

    “本宫知道了。”万贵妃如此说。她年岁大了火气也就渐渐小了,但胆敢直接触犯自己的仍不可轻饶。不过心里仍有点沮丧,着眼于未来的招揽行动又一次失败了,难道上天真不给万家未来么?

    今天是朝会之日,群臣进午门参拜天子。在奉天门外金台上,已经是当值赞礼官员喊“无事退朝”的时间了,朝臣收拾心思,正准备如鸟兽散。

    在天子脚下近处丹墀上,东西两排文武官员分别是锦衣卫官和内阁阁臣,已示天子近臣的荣宠。此时忽然从东班闪出一人,大呼道:“臣有事请陛下做主!”

    这声呼喊极其不成体统,谁人如此失态,不怕被当值的纠仪御史弹劾么?上上下下众人定睛看去,原来是次辅大学士刘吉。

    成化天子对既琐碎又按部就班的朝政很烦,但对各种突发事件向来是兴趣盎然的没等别人弹劾刘吉君前失仪,先开口垂询道:“刘先生有何事情?”

    刘棉花趋前进奏,却砰砰砰的先磕了几个响头。众人立刻意识到,这位次辅老大人此刻非常愤怒,无以复加的愤怒,不然不会如此。

    只是刘棉花在朝廷里虽然算不得老好人,但也绝少在公众场合发怒,大都是当面不动声色而背后算账。像今天这样委实罕见,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能惹得他如此动气。

    此后又听刘次辅道:“近闻前廷臣方应物屈身苦役、屡遭羞辱,有杀人恐吓他的,有推他落水取乐的,实不可忍!”

    别人没有说话,首辅万安却嘲笑道:“刘祐之你太大题小做了,这点小事,也值当君前大呼小叫?”别人虽然碍于次辅权势没出面附和,但也心有同感。

    刘吉咬牙切齿道:“方应物亲口说,他已经心灰意懒,打算就此离京返乡,并退掉和刘家的婚约,以此和庙堂断绝一切关系!”

    别人恍然大悟,退婚才是重点,难怪刘次辅要失态发怒,这就情有可原能够理解了,佛也有火啊!

    想想就明白了,这刘次辅千挑万选精心选的这么一个女婿,还几经波折的等了许多年,女儿都过二十了,眼看就要成亲时,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谁能忍住不发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