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心民心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心民心

    再回去的路上,方应物突然想起了上辈子看过的《堂吉诃德》这本书,其中主角时常因为不自量力被嘲笑,想来自己未来的行为在别人眼里,只怕与堂吉诃德区别不大吧?不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回到家里一夜无话,次日方应物突然开始在书房里翻来翻去。不过他始终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便对外面吼道:“那张传票扔到哪里去了?”

    方应物的书房由娄天化负责打理,听到喊声,娄天化进来疑惑的问道:“什么传票?”

    “街道厅送来的传票!”方应物没好气地说。前几天替身左常顺死讯传出后,街道厅曾经又送了征召服役的传票过来,方应物要找的就是这个。

    娄天化想了想,很肯定的反问道:“老爷不是揉成一团扔掉了么?”

    “有吗?”方应物拍了拍头,“找不到就算了,直接去罢!”

    随后方应物召集了老泰山送来的八大护卫,以及方应石和娄天化,浩浩荡荡的出门前往京城西南街道厅衙门。

    此时在衙门里当值的不是余三思,而是另一名名唤吕俊的吏员。此时吕先生正在悠闲的看书,忽然听见脚步声,抬眼瞧见有人进了院落,便开口问道:“来者何人?”

    “本人方应物,来此报道应差!”那人答话道。

    吕俊听到人名,吓得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如今“方应物”这个名字在街道厅可是如雷贯耳了。即便不提上次闹出的真假方应物案子,街道厅已经给方应物发了三次传票,怎能不让官吏印象深刻?

    但是街道厅众人心知肚明的是。街道厅给方应物发传票,目的无非是示威、羞辱和寻衅,缩小方应物的回旋余地,可从没想过方应物亲自来服役。所以吕俊大为震惊,以至于有点失态。

    数日后。奉天门早朝散去,文武百官三三两两出宫,边走边闲谈。却听有人道:“诸君可曾听说么,那方应物去了宣武门外西河应役。”

    “这怎么可能?方应物怎么可能真去做苦力?”周围众人闻言难以置信,在他们认知中,征发服役只是一种政治手段。用来博弈的工具而已。就连当初天子罢免方应物一切官职功名,也没有罚方应物服役。

    说实在的,以方应物名声和功业堪称是天之骄子,真的去做苦役简直不可想象。这样巨大的身份落差,放在二十一世纪。这比常青藤博士扫大街还要令人不可思议。

    先前街道厅三番两次的征发方应物,而方应物始终抗拒不从,甚至还使用了替身的花招,这大家都理解。别说方应物,换成谁也不能去。

    一来不能轻易的服软屈服,若万安稍一使劲,方应物就入彀,那脸面何在?二来去服役就相当于躺到了砧板上。那可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先前代替方应物服役的人不就莫名其妙死了么?

    三就是士人的体面问题,劳心者去当劳力者。怎么看也不算光彩。有上述三点原因在,方应物怎么会主动去服役?

    “空说无凭,去看看就知道了。”又有人说。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下,朝中很多人或亲自、或派亲信随从去了宣武门外,打听方应物所在并仔细察看。

    方应物的好友项大御史便亲自去了,与一干人站在高处。远远地眺望河边工地。看了一会儿,众人便亲眼见到。曾经纵横朝堂的名人方应物顶着骄阳烈日在河边工地填土

    项成贤与观望者忍不住走近些,再仔细看。却见方应物连皮肤都黑了一层。这做不了假,说明一切都是真格的,并非是演戏给别人看。

    别人叹息连连,但与方应物不熟,也就没有上前去问候。不过项大御史没这些避嫌心思,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对着略显黑瘦的方应物不禁潸然泪下,哽咽道:“你又没有过错,何苦作践自己!”

    方应物看看旁边无人,便咬牙道:“敌人如此凶狠,那我就必须更狠一点,对自己也不能太仁慈!

    项大御史又问道:“你也不怕坏了自己的形象么?”方应物挥了挥手道:“你不必替我担心,速速离去!”

    打发走了项大御史,方应物叹口气,正要回去继续卖力气。冷不丁的又有人冲到身前,“苍天无眼,青天大老爷竟然如此遭遇,直叫小的们痛心!”

    这仿佛把方应物吓了一跳,他抬头四顾,却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又聚起了一圈人,但一个都不认识,再细看应当都是平民百姓。

    之前方应物在京城宛平县当过几年知县,并且政绩堪称卓异。他从知县任上离职至今才一年半,时间并不算长,并未被淡忘。

    县中受过恩惠的百姓和商家这几日听说方应物沦落至此,所以也纷纷来围观。见昔日青天变身苦役,不免心中惨然,人群里有人愤激不已,高声叫道:“吾等愿代替大老爷!”

    方应物抬手为礼道:“我在此乃是尽大明子民差役本分,并非朝廷处罚,诸位大可不必替我抱屈,还是请回罢!”

    平民百姓无权无势,见青天知县受苦受罪,除了破口大骂奸贼当道之外,也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方应物吃苦头。

    但百姓又是不甘心的,此后不断有百姓进献酒食给方应物,还有用水桶打来清凉井水,专在方应物周围等候的。总而言之,众百姓用尽自己方法让青天大老爷能舒服一些,而络绎不绝的百姓也成了工地一景。

    消息传开,闻者无不感慨几句“民心若此”。不过民心并不是很重的筹码,至少现在并不是。理智的分析,先前方应物不肯应役,最近却看来是被逼到走投无路,连逃役这种口实都开始尽可能避免了。

    不得不说,堂堂的清流名人被迫害到如此地步,真是斯文扫地、令人唏嘘。而这个世道奸人横行,不断有忠良罹难,实在太黑暗了,连平民百姓都能看出的问题,在朝堂中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