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再来一次

第七百四十六章 再来一次

    当都察院和顺天府联合审理左常顺的过程传到方应物耳朵里时,让方应物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如此顺利。顺天府那边竟然没有任何阻碍,任由屠滽唱独角戏。

    按道理说,得了首辅万安授意的顺天府不应当如此打酱油,多多少少要给自己制造一些阻碍才是。比如说紧抓左常顺动机不放,将左常顺审成由他方应物指使——这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破绽。

    既然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方应物便彻底没了后顾之忧,完全放下担心,可以集中精力应付徐学士这一伙人了。

    如此方应物便要大展拳脚,立刻将自己的第一党羽项成贤项大御史招来共商大计,打算再乘胜追击并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对方应物而言,干掉以徐溥为首的清流第一集团是非常大的诱惑。若将徐溥刘健废掉,谁还能与自家父亲争锋?再不济还能将老师李东阳推上去!

    项大御史虽然向来唯恐天下不乱,但这次却一反常态的极力劝阻,“愚兄以为,方贤弟万万不可再继续了!徐溥徐学士再有不是,身份上也是你的座师,你不能不顾及这点!”

    啊?方应物宛如冰雪浇头,这才醒悟过来,不得不承认项成贤说的有道理。在大明读书人伦理中,座师与门生就是最重要的师生关系,甚至超过业师与学生。天地君亲师,里面就有个师字!

    他方应物可以不鸟徐学士,但不能反咬徐学士;也就是说,他情非得已时可以无视师生伦常,但不能践踏这个伦常。就像是孝子贤孙即便被父母打骂了。躲几下或许可以,但不能还嘴还手。

    否则的话,悖逆座师很容易被看成是大逆不道。一旦他对徐学士反攻倒算,那就可能会引发舆情的再次翻转。

    方应物这个穿越者对座师的政治意义感受不深,差点就忽略了这个风险。幸亏项大御史提醒,不然后果还真不好说。想来想去后,方应物自认担不起这种风险,只能像项大御史所说的,见好就收了。

    “可惜了,你受此限制。也只能到此为止。”出力甚多的项大御史虽然劝住了方应物,仍不免感到很遗憾。“徐学士他们和令尊是同类人,都在养望阶段,目前徒具声望还没多少实权。估计在阁部院中,他们能发挥出的影响力还不如你。当然这也是他们忌讳你的缘故。”

    方应物听到这话,有些小小的自得。这许多年来利用先知者优势,把握每一件事为契机,一点点的积攒人脉。有时候当时不起眼,但日积月累下来,要没点成果就枉为穿越者了。

    不遭人妒是庸才,如果你弱小到根本没人忌讳你,那还谈得上什么争霸朝堂?就拿自己与汪直的关系来说。几年前小心翼翼唯恐被人议论自己和汪直结党,现在就有足够实力不在乎议论了,连辟谣都懒得辟。

    内阁里有人。部院里有人,科道里有人,司礼监厂卫里也有人这样全面的布局,日后若不帮自家父子去冲击人臣之极,那简直就是巨大浪费。

    不过深知历史大势的他仍然居安思危,对项成贤道:“不可轻忽大意。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你说他们现在徒有声望没多少实权,那要是等他们从翰苑坊局出来。并掌握实权后呢?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项大御史想象了一下,点头道:“是啊。如今的旧格局迟早要米分碎掉,徐学士等人潜居翰苑,只欠缺一个取而代之的时机,等到那时就是猛虎出柙了。但现如今真不好与之对敌,不然就是万安渔翁得利,对我们更为不利。”

    “有进步!”方应物为好友竖起大拇指点赞。

    闲话不提,却说之后方应物真就收手了,并没有像过去那些争斗一样乘胜穷追猛打,颇有点到为止的意思。别人细细想过也不奇怪了,谁让徐溥徐学士恰好是方应物那一科的大座师。

    而万安万首辅深深的失望了,当初他就觉察到有人借着他收拾方应物的东风,浑水摸鱼抹黑方应物,不过他并没有在意。无论如何,有人一起“志同道合”的对付方应物不是坏事。

    只不过他后来才得知,有可能是徐溥、刘健等人搭顺风车出手,对此万首辅连声叫妙。一是妙在人模狗样的清流为争权夺利起了内讧,让顶着十年骂名的首辅老大人酸爽非常;

    二是妙在方应物的反击,首辅老大人非常期待年少气盛、不能吃亏的方应物一怒之下横扫千军,不顾师生伦常把徐学士等一干人踩到底。

    万首辅不怀疑方应物有这个能力,而另外那伙清流都是眼高手低之辈,能是方应物的对手就见鬼了。同时也不怀疑方应物有这股狠劲,师生关系终究比不上父子天伦,方应物咬咬牙说不定真就弃之不顾了。

    所以在审问左常顺时,顺天府并没有制造麻烦,意图祸水东引,让方应物将所有火力都对准徐溥刘健那一伙人去。但没想到方应物这次居然中看不中用,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漂白自己之后就果断收手了,首辅老大人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或者说,徐溥徐学士也很令老首辅失望,他都这样放纵徐溥等人了,结果更加中看不中用,完全没对方应物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借刀杀人两虎相争之计行不通了,万首辅叹口气,只能继续自行上阵。方应物虽然摆脱了流言困扰,但是街道厅的差事依然还在,方应物依然没有借口可以逃脱差役,从法律意义上也并没有免除方应物的差役!

    他费尽心思从浙江到工部来回串联,设计了如此严密又合乎法理一条锁链,岂是那么容易挣脱的?只要死死锁定这一点,方应物就是瓮中之鳖!想至此处,万安又叫人给工部传话,叫街道厅再给方应物发传票,再次命令方应物报道去!

    无非就是将程序重来一次,上次受到干扰后,方应物用了替身瞒天过海,难道同样招数还能使用第二次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