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正主现身

第七百四十三章 正主现身

    这时候首辅万安反应过来了,终于把握到了徐溥等人的心思。[虽然表面看起来,徐溥等人与他万安想到了一起,都要整治方应物,但其中具体思路却是天差地别。

    他万安着眼于报复,要从**和精神上羞辱方应物,是对方应物来硬的;而另一边则着眼于政治,想要终结方应物的政治生命,剥夺方应物参与政治的权利,清除方应物的政治影响力,看重的是打击方应物软实力。

    不过这两者之间并不是不可调和的老首辅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徐学士,便再奏道:“无论如何,法令不可偏废。先让顺天府问过话,将事实和罪行明确了,而后再论其它。”

    徐溥与刘健对视一眼,便没有再多说什么,眼下不是与万安顶着干的时候,能达到目的就是最好的结果,过程可以妥协。

    但此时终于有人对万安、徐溥等人的“卑鄙”行径看不惯了,比较敢言不讳的翰林院编修杨廷和站出来质疑道:“顺天府受理多是民间纠纷,方应物无论如何也不能等同于百姓罢?”

    万安还没有退回班位,顺便回头驳道:“方应物已被罢免官职剥夺功名,其父亲虽然是官身,但朝廷又未明确恩荫,何况他也自愿当差服役,故而方应物如何不是百姓?”

    杨廷和急智也不差,当即也反驳道:“方应物因为殴打官员,才被捉拿,即便将方应物视为百姓。但另一方却是官员。涉及到官员,难道顺天府有资格处置?”

    万安略语塞。真真是百密一疏,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却出了问题。挑衅方应物被打的人是街道厅司务余三思。从九品杂职,小的不能再小的芝麻官,通常不被朝臣当做同类人。可是从九品也是入流官衔,芝麻官也是法律意义上的官身。

    “所以这件事该由都察院来审问!”杨廷和见万安,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众人也都听得明白杨廷和意思,都察院那边很有一些方应物的支持者,总比顺天府去审为好。

    便有人出来和稀泥,“一边是官,一边是民。便由顺天府和都察院共同审问。”杨廷和明白自己也只能争取到这地步了,都察院与顺天府联合审问,总比一家审为好。

    自当年英宗天子之后,朝会早已经变得空洞化形式化了,今天更是只为区区一个方应物扯了半天皮这时候时间差不多,也就无事退朝了。

    内阁、詹事春坊、六科官员都在宫内办公,各自进了左顺门、右顺门。而大部分官员都要按来路返回,先从承天门出宫,然后各自向东西穿过长安左右门。去官署办公。

    皇城长安左门外设有登闻鼓,太祖高皇帝有令,天下万民若有冤不伸,皆可赴登闻鼓鸣冤。并由锦衣卫官军在此当值。有击鼓者立刻护送到都察院,然后都察院受理案件。

    就在此时此刻,突然从登闻鼓方向传来急促的鼓声。这很明显是有人在击鼓了。不过大多数人没有太过于在意,也就是顺路经过的官员才看了几眼。

    但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呼一声:“方应物!”这三个字像是具备魔力,登时引得附近所有人纷纷抬起目光。经过一番毫无目标的斑驳交错,忽而找准了方向,齐刷刷的望向登闻鼓。

    然后便看到一个大家熟悉的潇洒身影,立在登闻鼓下,与当值锦衣卫官军正在说着什么。他从容淡定的拿着鼓槌,依然好似昂首立于朝堂中手握奏疏一般。

    目睹此景的无比愕然失神,不知不觉停住了脚步,人流仿佛瞬间凝固了。不过在这个时候,方应物说什么不重要,他为什么敲鼓也不重要,众人并不关心这些。

    最重要的问题是,方应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人不是已经因为殴打官员,被捉拿进顺天府大牢里了么?

    难道他越狱了?还是牢里有人怜惜忠良故意放人?可这都是情有可原却法无可赦的大罪!方应物大摇大摆出现在此地,与挑战朝廷法纪有什么两样?他真想作死到如此地步?

    怀着不可抑制的强烈好奇心,众人不由自主的慢慢围了上去。离得近了,便能听清楚方应物与值守登闻鼓官军的对话。

    “在下有天大的冤屈要上诉朝廷!”方应物控诉道。

    那锦衣卫官军认得方应物,脸色很是古怪,考虑是不是当场拿下方应物,立一个捉拿逃犯的功劳。不过嘴上先很程序化的问道:“你有什么冤屈?”

    方应物长叹一声,愤慨溢于言表,高声道:“话说在下前几日流言缠身,烦闷之下仰慕道家玄理,故而在家闭关不出,不闻外界之事,不见外方之人,一连数日潜于斗室之间默诵黄庭,安安静静的修身养性。

    却不料今日破关而出,却听外面说官府抓了在下坐牢!在下起始只当是不值一驳的谣言,最近这样谣言实在有点多,多到在下无法一一在意。

    可是打听过后,确确实实有人自称方应物并被顺天府关押!在下想来想去,这必然是有人冒名,在下有口难辩,只能来击鼓鸣冤了!”

    有口难辨你个脑袋众人竟无言以对,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方应物这意思,就是有人(姑且不论是不是方应物指使的)假冒方应物跑到街道厅大闹,然后被早有准备的万安党羽当成真方应物拿下,又被徐溥等人趁机落井下石踩一脚,最后发现全都摆了大乌龙?

    那些办事的底层官吏们有多么愚蠢,竟然抓了个假货!如此一来,只怕要牵连上面这些大佬们陷于被动了!

    其实再细想也不能怪他们蠢,街道厅、顺天府大牢底下那些小人物小官吏,有几个人认识方应物?更重要的是,根本没人想到会有人假冒方应物,所以也就没有任何提防。

    而且高高在上的官员们没事也不会下基层,钻进暗无天日、肮脏阴湿的大牢里去看人犯——但凡顺天府有一个中高级官员心血来潮去牢里转转,就能早早揭破真假了。

    众人还纷纷醒悟到,也难怪那位“方应物”在牢里不见任何亲友如今真方应物正主现身,这下有好戏看了。(未完待续

    ps:我擦!昨天喝多睡觉,忘了发稿子,我的春节期间不破金身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