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三十九章 三板斧(上)

第七百三十九章 三板斧(上)

    京城里的衙门数也数不清楚,当然世人所熟知的都是各部、院、寺、监,除了部院寺监之外,还有无数以厂、库、仓、局、厅等字号来命名的衙门,基本上能负责皇家和官府从生到死一切事宜。

    在京城西南角距离宣武门不远的地方,便有一处小衙门,大门只以破旧掉漆的木栅栏挡着,挂着同样破旧掉漆的牌匾,所幸还能看清“街道厅”三个字。

    街道厅由工部负责管辖,特设一郎官主管,然后还有几个从九品司务负责实际事务,以及小吏杂役若干。

    不过今年入夏以来,京城下了两场大雨,虽然还没有洪涝,但西山那边水位都已经上涨了。有经验的人判断,如果再下大雨,西山水势顺地势向东南方向排放,京城里外只怕要受涝。

    所以负责这方面事务的街道厅已经忙碌起来了,大小官吏几乎都出外盯防重点地段,并安排军士、工匠抢时间疏通排水沟渠河道,并在一些危险地段加高土堤。

    此时街道厅衙门里只有一名叫余三思的司务在值班,他本是四川人,年轻时读书不成,便被充为吏员征调入京。九年期满后考绩卓异又转为从九品小官,这就是入官场“三途”之一的杂途,另外两途就是科举和学校。

    虽然获得了官身,但以余三思的出身肯定也就止步于此了。在大明朝,出身就决定了你的天花板在哪里,进士强于举人,举人强于监生。监生强于杂途。

    从九品司务这样的官位没什么太大意思,也就比吏员稍强点。又几乎没有进步可能,况且还是街道厅这样九流衙门的从九品。意思更不大了。所以余司务的想法就是,混完今年,就潇洒的辞官回乡去。

    但若想在老家潇洒度过余生,钱财是必不可少的好东西,最近就有人付给余三思一笔钱,然后要他做些事,一些听起来很简单的事情。

    有钱拿的同时,听说还有工部某堂官老爷的授意,而这堂官老爷又得自更高层的授意。这叫余司务更是不得不从。

    余三思坐在廊下,透过栅栏缝隙,瞧见了大门外出现一道年轻的人影。虽然看不清具体样貌,但他凭直觉知道这大概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来了来了”余司务心里念叨着,打起精神并深呼吸几口气,同时心里还在默念着价码。

    激怒这位年轻人大吵大闹,二十两银子;激起这位年轻人动手,五十两银子;若能被这位年轻人殴打受伤并见血,八十两银子;自己受重伤再加。自己小命挂了继续加

    财帛动人心,这笔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余司务对任务还是有把握的,听说方应物在吏部与郎官动过手,性格决定命运。有一就能有二。

    年轻人神态骄矜,抬头看了看牌匾,嘀咕一声:“烂牌匾!”用手去推栅栏时。见栅栏摇摇晃晃,又嘀咕一声:“烂栅栏!”

    他进了院子后。对余司务视若无睹,却先很无礼的东张西望。然后用余司务刚好能听见的声音故意冷哼道:“烂衙门!”

    最后才将视线落在余司务身上,仿佛刚刚看到还有人在,斜着眼,很轻佻的问道:“这位九品老爷贵姓?”

    余三思情不自禁冒出几丝火苗,基层老板凳人员见了少年显贵,天然就会产生怨气。你年纪轻轻、出身高贵就可以看不起人?特别是看不起混迹衙门几十年也没机会上升的老人比如他余三思余司务?

    不过余司务连忙默念几句“阿弥陀无量寿佛”压抑了下去,今天的任务是激怒对方,而不是被对方激怒。他咳嗽一声,鼓起气场喝道:“本官街道厅司务余三思,你可是应征而来的淳安县民方应物?”

    那年轻人很慵懒的随意拱拱手,“在下正是,前日收到了街道厅传票。”然后便不说话了,大有看你能奈我何的意思。

    余三思突然想起什么,伸脖子向大门外瞧了瞧,又问道:“你没有随从?”方应物嗤声道:“不是征调我来当差么,要随从做什么?难道你这里是龙潭虎穴不成?”

    “蠢货!”余三思暗暗吐槽一句,正好能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你以为这里是你熟悉的朝堂上么,底层衙门就是江湖之远,与庙堂之高两回事,一个老江湖可以分分钟教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做人。

    话说余司务这种负责具体事务的积年老吏,办老了事见老了人,熟谙公门套路,对于人心揣测很有一套,也知道怎样做才会激怒对方。

    冷静下来的余三思回到座位上,靠着太师椅摆出更加懒洋洋的模样,用衙门官吏特有的冷淡腔调说:“贵省呈来的应差名册里你是最后一个来报道的,而且大大迟于别人,按规矩要罚银子”

    啪!余司务话音未落,就看到两锭小银元宝砸在公案上,滴溜溜的打着旋儿。等抬起头来,又见方应物轻蔑的问道:“够不够?”

    余司务愣了愣,心里陡然懊恼无比,习惯性的按三板斧套路办事了,开门见山就是罚钱。不知多少被征调民工一听到罚银子就哭爹喊娘,但没细想,其实这招对眼前年轻人没用啊!这年轻人可是当过三年知县的,不是那种常见的不接地气穷京官,罚几两银子算个屁!

    也不对!余司务又发现了奇怪地方,如果是有权势的人,即便做错了事情也不会认罚银,那样被视为无能的表现,传出去很丢面子,所以他们更习惯于利用权势来解决问题。而眼前这位年轻人怎么如此痛快的交出了银子,全然不以被罚钱为耻?

    仿佛感受到对面年轻人眼中那裸的、不加掩饰的鄙视目光,余司务略感失神,老江湖也有失手啊。几十年的惯性力量是非常强大的,老衙门余司务恍惚间下意识又道:“你的事情等本官研究一下,你今天先回去!”

    这就是余司务的第二板斧,多少前来急着办事的民工一听这话,当场就要跪了。研究多久?再来几次?这都是深不可测的奥义。当然,换成有权有势而且目高于顶的人,被敷衍后往往当场就要发飙。

    “啊?好!”方应物痛快的答应了,转身就要走。

    余司务突然醒悟过来,今天情况不同,对方并不求着自己!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急忙叫了一声:“慢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