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可道非常道

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可道非常道

    项成贤与洪松两人见方应物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都不在多说什么,只让方应物自己消化就是。在他们想来,以方应物的足智多谋,总能找到应对之道。

    方应物沉吟半晌后,这才叹了口气,心有万般感慨道:“纵览古今,有许多人大获成功之后,却突然就败亡了,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运数。这样的例子不只一件两件,简直比比皆是。”

    憋了半天,等来的就是这句,你到底想说啥?项成贤与洪松两人满脸问号,不明所以的抬头望向正在长吁短叹的方应物。

    方应物仿佛陷入了一种情怀中:“古人有诗云,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我往常百思不得其解,今日身临此境,方有所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项成贤与洪松面面相觑,这都快火烧眉毛了,方应物不急着寻求化解,却讲起似乎毫无关联的空头大道理,实在莫名其妙的令他们费解。

    就算方应物在东宫之争中几乎兵不血刃的大获全胜后,目前又重新遇到新的困扰,比如万安之流的直接报复,比如谣言缠身,也不至于产生“运去英雄不自由”的感觉罢?即便心血来潮想刷悲情分,也要等到全面溃败之后才好,哪有现在就开始悲从中来的?

    不过两人没有打断,只听方应物又继续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前唐韩子曰,业精于勤荒于嬉,前宋欧阳修又举了庄宗之例教导世人成功之后不可忘形。又有谁能详解其中真意?”

    洪松试着答道:“因为那些人在成功之后,骄傲之下丧失了警惕心。以为已经无敌了,所以又迅速败亡?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方应物摇头道:“尔所言并不完全。其实那些人不是蠢到以为无敌,能成功的人岂有侥幸之辈?只是他们看不到新的敌人产生,看不到自己的对手已经换成了另外人。世易时移,则要与时俱进,不能觉察到形势的不断转变并随之转变,便常常会迅速败亡。”

    项成贤与洪松两人总算明白了一点,方应物这是因为自家处境而感慨。不过他们也就理解到这个地步,再多的仍然是半懂不懂。

    他们还能隐隐约约听出来,方应物的重点是说新形势必然有新敌人。可是新敌人在哪里?他们怎么完全没看到?不会是故弄“道可道非常道”的玄虚罢?

    听说很多人成事之后,就不满足于过往的俗不可耐,转而追求一种“道”的境界,大概方应物也犯了这种迷糊

    按下方应物与两位好友高谈阔论坐而论道不表,却说在朝廷中,觉察到不对劲的不只有项成贤和洪松,聪明者大有人在。面对突然出现的流言蜚语,一开始众人还解读为“这是木秀于林现象”。方应物做事做到了这个份上,不出现点儿毁谤才叫奇怪。除了圣贤之外,谁敢说自己能彻底杜绝一切负面流言?

    可是再细细看来,流言蜚语屡出不绝层出不穷,而且桩桩件件似乎都是有根有据、有鼻子有眼的。并不像是捕风捉影凭空捏造——说良心话,那些事儿并不算是完全捏造,只是不能放在阳光下面说。

    另外也有很多人都在观望。以方应物的能力和人脉,不该善罢甘休。应该会有反击动作出现。不过此风愈演愈烈的时候,方应物仍然没有动静。

    这股风向来的是如此突然。而且精准,方应物本人又没有反应,一时间方应物的多年的声名有摇摇欲坠的趋势。再加上风传首辅万安将会不惜代价的报复方应物,这更叫方应物给人以风雨飘摇的感觉。

    方应物的亲友大都按兵不动,连这点耐性都没有,还混什么庙堂?尤其是刘棉花,他很清楚方应物与东厂的密切关系,有东厂这种密探爪牙可供驱使,又何须他刘棉花出来帮忙?对付流言蜚语,东厂比宰相好使多了

    不过在这时,流言中戏份也不小的汪芷却先坐不住了。于是汪太监在何娘子酒家(在西城新开的)秘密亲切会见了方应物,双方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并且对当前局势表达了严重关切。

    方应物看不出着急样子,尚有心情调笑道:“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还稳如泰山,你却急成这样。多谢你如此关心我,这份深情厚谊我心领了!”

    汪芷答话道:“别这么没正经的,谁管你安危死活。只是我把前途命运都押在了你身上,你要倒了,我岂不就打了水漂?”

    方应物笑而不语,汪芷又道:“莫非你就打算听之任之,毫无作为?还是说你对自己很有自信,觉得真金不怕火炼?

    最近你遇到的事情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大,无非几句闲言碎语,但你没发现缠人缠得很紧么?还有挥之不去的万安继续盯着你,你真能安如泰山?”

    方应物顾左右而言他道:“不安稳又如何?自己吓自己才是最下策。”

    汪芷忍不住出主意:“你遇到的不顺心事情肯定与万安脱不了干系,这就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只要你制不住万安,一切都是白说。

    要我说,还是请万娘娘出面,帮你强行把万安那头压下去,也算是正本清源了,此后自然万事大吉。”

    方应物不太想沾惹万贵妃,贵妃娘娘虽然威风尚在,但风力不是那么好借的,他不想成为第二个万安。

    如此便正色拒绝道:“或许会有与万娘娘合作的时候,但不是此刻,我并不喜欢在合作中过于被动。那样让人看了只觉得是我求到万娘娘,与投靠万娘娘有什么两样?”

    一心想撮合万娘娘与方应物合作的汪芷很不满,“你还能有什么主意?上次大比时,令尊遇到谣言,还不是靠着东厂出力,帮你把事情平息了?这次若有能耐,那你也别求到我出手,也别让东厂帮你的忙!”

    方应物“哈哈”一笑道:“同样的办法,没必要三番两次使用,这次本来就没打算请你助力,你安心歇着就是!”

    “送客!”汪太监大袖一挥,对何娘子喝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