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真相大白”

第七百三十四章 “真相大白”

    一句话,让汪芷冷汗嗖嗖的冒了出来。方才战胜王夫人的小小得意瞬间全都无影无踪了,心里冒出一万匹马纵蹄狂奔。

    我靠,这样的问题可怎么答!汪芷不敢与贵妃娘娘对视,深深的低下了头,半晌闭口不言,仿佛是女儿家害羞模样。而万贵妃也不着急,就这样看着汪芷,不紧不慢的等着汪芷自己开口。

    这会儿工夫里,汪芷脑子当然没闲着,万娘娘突然问出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第一种可能性,汪芷想起了四年前时候,万娘娘为了巩固内宫势力,还想把自己送给天子当妃子,难道故态复萌?

    汪太监想到的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万娘娘对自己和方应物之间的关系产生怀疑了。如果别人探知自己与方应物关系密切,最多只当成是文臣和太监之间的政治联盟,不会往别处想。

    但是万娘娘是清楚自己底细的人,当年就是她无子无女闲着无聊,把自己这女童当小太监养着玩。而方应物与自己年岁相当,又往来密切的话,确实很有可能让万娘娘起了男女关系方面的疑心。

    综合起来,第二种可能性比第一种要大一点,毕竟第一种可能性如今已经没什么用了,让她汪芷恢复女儿身入宫为妃毫无意义。不过最要命的问题是,到底该怎么回答?娘娘既然亲口发了问,不可能装楞充傻蒙混过去。

    然而再细想过后,汪太监悲哀的发现,自己除了如实回答,也就是告诉贵妃娘娘自己已经不是处子之身。没有别的选择了

    首先,若贵妃娘娘真年老昏庸还存了送自己当妃子的念头,那自己真不能说谎。一是要用事实来断掉贵妃娘娘的念头,她汪芷才不想当活死人一样的妃子;二是如果此时说假话,遮掩自己破处事实。日后很可能造成更大的欺君之罪。

    其次,如果是贵妃娘娘确实怀疑自己另有奸情,并真的想知道正确答案,自己瞒也瞒不住。只要娘娘强令左右宫女给自己验身,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可是让汪芷头疼的是,虽然此时不能说谎。但如实回答的后果也是诡异莫测的。谁知道娘娘知道了自己已经破处的事实后,会怎么发作?

    这时候,又是方应物教导的理念起了作用,正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汪芷一咬牙。很羞涩的红脸承认道:“奴婢已经破处了。”

    听到这个答案,万贵妃虽早有心理准备,但仍恍惚了一会儿,追问道:“是方应物?”汪芷轻轻点了点头。

    “是我久在内宫疏忽了外面的事情。”万贵妃说,“虽然我没有见过方应物,但是却见过他父亲方清之,那确实是仪表出众的美男子。有其父必有其子,想来方应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汪芷一言不发。这不是她插嘴说话的时候。又听万娘娘说:“真是孽缘啊,俗语云女大不中留,女儿家心天生就是外向。我早该想到的。不晓得方应物对你有几分心意,更不晓得你们将来能走到哪一步。”

    如果换做其他居家女人,对不伦不类奸情的态度不说深恶痛绝也是反感,但万贵妃这辈子本身就是孽缘的女主角,此时倒是别有感慨。

    汪芷情不自禁的流出眼泪,哽咽着说:“娘娘!都是奴婢对不住娘娘的恩德”

    万贵妃叹口气。继续问道:“别哭了,你们是怎么开始的?”

    这样羞耻的问题。实在不好回答,汪芷愁眉苦脸想了半天。才道:“是在七年前榆林那时候,立了大功后兴高采烈,便一起饮酒庆祝。然后方应物看破了奴婢的秘密”

    说到这里,汪芷停了一下,楚楚可怜的说:“当时当时方应物强要求欢,奴婢挣脱不开,喊叫也不方便反正一糊涂就没拒绝。”

    如果方应物人在这里,必定泪流满面。大的错误不谈,就说这细节,明明是反过来的

    不过听到当子女养大的汪芷就这样糊里糊涂的便宜了对头,万贵妃气也打不出一处来,轻喝道:“看来是酒后失身了,你没有半点酒量,为何还敢和陌生男子一起饮酒?再说榆林那鬼地方,连女人都没多少罢,难怪方应物面对你按捺不住!”

    汪芷也痛心疾首的答道:“所以奴婢从那以后再也不敢了,今后也不敢了。”

    万贵妃恨恨的说:“你还想有几次?那不成了婬娃荡妇么。可是你和方应物鬼混,有什么好处?他又能给你什么?

    人人都知道你出自昭德宫,是本宫的亲信,若真到了树倒猢狲散的时候,方应物能保得住你?怎么看,也是方应物占你的便宜,你这死奴婢白白吃亏。”

    听到向来强势自信的贵妃娘娘竟然说出树倒猢狲散这样的话,汪芷便知道,娘娘真的对形势有些绝望了。贵妃娘娘纵然专擅后宫,也敌不过时间,更敌不过人心,想起这点又令汪芷为贵妃娘娘感到心酸。

    口中委屈万分道:“但是之前的没办法了,既然失身给他,就只能认命了。这都是命,命里该遇到他,将来如何只能继续认命。”

    万贵妃长叹一声,此后半晌无言,然后才意态萧索的说:“确实是命,你我都生错了时间,生错了地方,甚至还生错了性别,只能由着男人们占便宜。”

    眼瞅着宫廷政治戏码有渐渐向家庭情感戏码转变的趋势,万贵妃突然惊醒了过来,拍了拍汪芷:“你这死奴婢,故意扯来扯去净扯没用的,险些被你绕迷糊了!你原来不是这样,肯定是在外面和臭男人们学坏了!”

    “奴婢不敢!”汪芷连忙撇清道。

    万贵妃神色忽而变得冷清起来,淡漠的说:“我本一宫婢,侥幸入了皇爷法眼,若年老死去,原本不足为惜,所忧虑着乃万家之事也。我万家三兄弟中,万通虽没,但尚存其二,亦有后人,奈何皆不成器,以后只怕要有横祸上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