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二十五章 这也行?

第七百二十五章 这也行?

    既然方应物肯公开答应不发言,万安也就信了,方应物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公然出尔反尔。再细想,万安又有点觉得自己多虑了。

    因为这是廷议,就连东厂提督汪直在这里也只能在旁边听着,没有任何发言资格。也就是说,汪直可以事后奏报,这是密探的职责,但不能直接开口干涉,那就坏了规矩,更别说方应物这种充当书记的东厂小吏。

    想至此处,万安便觉得自己过于为方应物紧张了,以至于将太多心思放在方应物身上,实在无此必要。故而万首辅转身走开,回到了原本位置。

    不过刚刚立定,万安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以方应物的作风,费尽心机、委曲求全的来到这里,难道就只是为了在旁边看着?如果放在别人身上,可以视为抓救命稻草般的垂死挣扎,但是方应物肯定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有什么主意。

    万首辅强自压下了这些疑惑,虽然他不明白方应物的打算,但是他知道,今天的主要图谋是借灾异定国本,而不是在方应物身上纠缠不休。

    即便被方应物干扰,也不该分散精力,专注于主要目标才是。当然,对方应物保持最基本的警惕还是要有的,稍一放松说不定就会吃亏。

    拿定了主意,万安对钦天监监正康永韶使了个眼色,示意其出来发言。今天群臣聚集在此,议论的就是泰山地震这种灾异,康永韶这个钦天监监正自然很有发言权。

    于是康监正排众而出,开口点题道:“今岁泰山四次震动,卜之应在东宫。当另立储君。”

    立刻有人也站出来,疾言厉色的对康监正驳斥道:“简直笑话!应在东宫就要换太子?依我看,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奸邪窥测东宫,致使东宫不稳,故而上天示警泰山动摇!是以不能另立储君。反而应当罢斥奸邪!”

    还有人站出来叱道:“天意示警,常人岂可担责?向来是应在至尊和中枢,怎么会扯到东宫?不免有胡乱攀扯的嫌疑!”

    被人喷了一脸口水,但康永韶没有动怒,很心平气和的继续说:“我夜观天象,屡见有星犯紫微。非区区用人政事所能消弭,惟储君之事可以禳之。

    盖天王之象曰帝星,太子之象曰前星,今前星闪烁不定,招致泰山震动。与与星象相衬。此特为上天促朝廷替换东宫,吾辈不可不察之。故而应当速速另行册立,天变自弭,朝廷自安。”

    不得不说,康监正还是有一定专业素质和学术水平,至少足够秒杀朝房里其他所有人,不然天子也不会特别提拔康永韶为钦天监监正。

    一时间众人面露难色,想让他们从星象学术上驳倒康永韶。未免太强人所难。一是他们都是政客,在星象天理方面哪能辩得过康永韶?

    二是受身份限制,就算平常对星象学术有研究的。也未必有胆量站出来与康永韶辩驳。因为研究星象谶纬天命这些神神秘秘的学术,是有点犯忌讳的。康永韶是钦天监官员,研究天象星理是理所应当的工作,而其他大臣私下里研究这些,就有点图谋不轨的嫌疑了。

    借着灾异为由头,胡扯几句天人感应也就罢了。但若研究到了能公然与钦天监监正互相辩驳学术的地步,那么下场就两种。要么被天子视为另类猜疑,要么被打发到钦天监去当真正的星象官

    其实朝廷里不是没有比康监正专业素质更强的。钦天监里有很多老人学术水平也很高,但没资格到这里来参加议事。

    换句话说,康永韶是政客里最强的天象专家,还是天象专家里最强的政客。这样的错位优势,在今天这个场合里十分明显。

    一片沉默中,某掌道御史项成贤出来了,“康大人的道理,在下不大明白,但在下只关心康大人说的准不准。尝闻古人占卜,必有沐浴更衣斋戒之举,以示敬诚。

    然而康大人数日之前,却有流连花街柳巷之举,此乃在下亲眼目睹。不知上天能否感受到康大人的诚心?又不知康大人所言又有几分可信?”

    支持太子一方大臣纷纷颌首称赞,这倒也不失为一个突破口,听说那天首辅万安也在场。至于项大御史为什么会亲眼目睹,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康监正脸上露出几分讥讽神色,“听说某些科道清流,每当辩论道理辩不过时候,尤其喜好从道德上围攻,用德行来彻底否定他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康监正这几句话,无异于一巴掌把很多科道官都打了,站到了那些标榜道德的清流们对立面上,但他豁出去不在乎了。至少暂时堵住了项大御史的嘴,叫项大御史有点无话可说。

    项成贤忍住了抓耳挠腮的冲动,扭头向角落里望去。在那里,东厂书吏方应物立在案几后面,低头奋笔疾书,一字一句的如实记录着廷议发言。

    别人注视着项成贤,见项大御史东张西望,便也顺着项成贤的目光望去。正道一方不禁唉声叹气,如果有方应物出头,何至于如此受挫。

    但很可惜,方应物虽然露面了,却仍没资格插嘴发言。就算大家不计较方应物谮越,无视方应物的小吏身份,可是方应物又已经被万首辅逼着承诺不发言,做人总不能无耻到公然言而无信。

    方应物写完一段落,停住笔抬起头,迎上了一道道各有含意的目光。然后他微微一笑,对项成贤招了招手,项大御史便会意的走到方应物身边,此后又见方应物对项成贤低声耳语。

    再看项成贤频频点头,忽而大喜过望,忽而若有所悟众人突然意识到,这就是面授机宜啊!

    万安登时大怒,这也行?方应物确实可以不用发言,但是有项成贤这样的狐朋狗友在,完全可以充当方应物的传声筒!方应物有什么话,从项成贤嘴里说出来,也能收到效果,而方应物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未完待续)

    ps:求1月最后的月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下一次更新看情况10点或者12点,看情况1章或者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