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二十四章 美丽即是正义!

第七百二十四章 美丽即是正义!

    一样米养百样人,有情绪激荡的热血派,也有喜好盘根究底的冷静派,例如次辅大学士刘棉花。他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方应物这样的人即便成了平民身份,若非方应物本人自愿,哪家官府会自找麻烦,吃饱撑着征他去服役当小吏?

    所以方应物投身东厂当书吏,必然是经过他自己设计的。为了能混进来,方应物可真是机关算尽,使出所有手段了对此刘棉花也不得不佩服。

    话说方应物这几年,虽然结交了很多“同道”,但惹到的敌人也不少,有些就在此时朝房内,见状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们本来想着等大势底定后,就该想法子报复方应物了,可是如果方应物投身于东厂,还能被汪太监牵出来溜达,那可就不好办了。只听说过东厂报复别人,没听说过别人报复东厂的,就算方应物是东厂里最底层的小吏,但又有谁知道他背后的猫腻?

    按下众人各异心思不表,只说首辅万安这心里,见到阴魂不散的方应物,简直就像吃了苍蝇似得。原本觉得今天能屏蔽了方应物,谁知道还是蹦了出来

    俗话说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万首辅感到腻歪了,自然就有人出来替他出这口气,若能将方应物赶走更好。

    当即工部右侍郎高长江站了出来,走到方应物案几前,开口质问道:“虽有天罚降于方府,但你仍可清洁自省,为何自甘堕落、不知羞耻的屈身为书吏?难道就是为了来这里争名夺利么?依我看,为了区区小利如此不择手段。实在算不上好主意。”

    方应物慢慢研墨,眼皮也不抬,轻声答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阁下口口声声谈的都是利。不知是君子还是小人?”

    随后方应物抬起头,逼视着高侍郎,又反问道:“阁下好歹也是当朝少司空,眼界就只有这么一丁点么?在你看来,国本之争就是私利之争?

    但在我眼里,这就是正邪之争。我方应物就是要为正义出一把力气!至于你说的个人荣辱,早就抛之脑后、不在我心思中了!”

    高长江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仰头哈哈大笑道:“黄口小儿也敢如此大言不惭!正义两个字,也是你能妄言的?”

    方应物没有恼羞成怒,很平静的等着高侍郎笑完。然后才答道:“我方应物行事问心无愧,站在这里,我敢说我代表正义,就是换一个地方,我方应物还敢说我代表正义。

    你高长江,还有你家主子万安,敢说自己代表正义吗?你们敢去外面闹市上,当着万千百姓的面前。高声说自己代表正义吗?有人肯相信你们代表正义吗?你在这里笑我,殊不知天下人也在笑你!”

    高长江微微语塞,虽然在唯利是图的人眼里。没有正义不正义的区别。但还有一句话就是“人心里自有杆秤”,人与人之间就是不一样的。

    朝房内每个人包括高长江自己在内,都可以想象出来,若方应物言称自己代表正义,只怕别人不觉得是笑话,最多只说方应物太狂。

    但如果高长江。或者首辅万安说自己代表正义,那只怕立刻就成为大笑话。尽管许多人不会当面说什么。但是在传言里,在私人笔记里。那注定是笑话了。这就是正道面对奸佞时的优越感。

    猜测到别人想法估计不大看得起自己,高长江连忙驳斥道:“简直强词夺理,你说你代表正义,那么是谁人定下的正义?难道只有你才能标明什么是正义?”

    方应物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他先是环顾左右,然后才道:“今日诸君汇集此处,为的是争议国本,你高大人却为了旁枝末节问题喋喋不休,莫非是企图扰乱视听?”

    高长江闻言亦是一惊,自己确实过于纠缠方应物,忘掉所处场合了,真的失分了,不过也是为了讨好万首辅豁出去。

    方应物叹口气,“不过阁下既然提了出来,那在下就回答几句好了,什么是正义美丽即是正义!”

    高侍郎在肚子里已经准备了各种说辞,自觉足以应付方应物的一切可能回答,但此时仍然陷入了莫名其妙中,这疯言疯语是什么意思?别说高侍郎,朝房内没人能听明白这话里意思,只觉得高深莫测。

    方应物抬起手指了指高长江,又指了指万安,最后指了指自己,傲然道:“不谦虚的说,我的相貌胜于你几分,所以我就是正义,你就是奸邪,这就叫美丽即是正义!”

    与方应物面对面的高侍郎恍然失神,但朝房内爆发出哄堂笑声,不是那种毫无忌惮的大笑,而是勉强压住的低声笑,至少有半数人都出声了。

    没人会把方应物这个解释当真,也没人蠢到觉得方应物理屈词穷。众人只以为方应物是变着法儿故意调侃高侍郎,同时也是为了摆脱高侍郎纠缠,尽快让议题回到轨道上。

    至少这效果还是不错的,高侍郎脸色涨红,拂袖离开方应物面前,然后隐身到人群里再也不露头了。

    万安的脸色一直阴沉沉的,见高长江退下了,便亲自上前对方应物道:“你是东厂书吏,在此只充当书记,所以请你切记,你并非是卖弄嘴皮子来的。况且在此地,你也没有资格开口!”

    万安的话堪称一针见血,立刻引起了别人注意。万首辅这话不假,今天方应物还真没有开口的资格,他唯一的职责就是记下今日廷议的发言,然后作为原始素材使用。

    可是如果方应物不能开口,他来了又有什么用?正道需要一个哑巴来充门面吗?廷议顾名思义,就是朝廷大臣们商议事情,方应物一介平民即便名声很大,但目前身份不够就是不够,这是一道暂时无人可以跨越的鸿沟。

    方应物沉默片刻,才对首辅万安道:“老大人但请放心,在下当然会全力做好书记之事,也没想着哗众取宠。”

    这下连万安都惊住了,他先前猜想方应物会反复狡辩,谁能想到方应物答应的竟然如此痛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