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有志不在年高

第七百二十一章 有志不在年高

    项成贤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天子将泰山地震之事下发廷议,等于是给了朝臣一个相对公正的平台。公正之处就在于,虽然万安已经先入为主的占了先手,但天子仍然给了别人发声机会。

    在这种场合比拼的就是各方嘴炮功力了,如果方应物这样有名的正统派重火力缺席,确实令人遗憾,而且是非常令人遗憾。

    但方应物不在意的说:“你何必为此沮丧?道理说辞无非就是那些,我传于你和洪兄,再由你和洪兄出面激辩,不也一样?”

    “不一样,不一样。”项成贤摇头道:“同样的话,由我去说,别人就敢质疑反驳;但由你去说,别人或许就屏息收声了,所以效果是不一样的。”

    方应物对项大御史的话哑然失笑,“你是不是想多了?除了你,还有别人会这样想么?”

    项成贤很肯定的答道:“我可不是说笑,也不是因为你我关系才抬举你,除我之外应该还有不少人作此想。”

    国朝士林充斥着名声崇拜的习气,一个人声望到了一定份上,有时候真就是略显盲目的众望所归,当然令人失望之后的反噬现象也很严重。

    假如方应物能站在廷议舞台上,如同正道人士所期待的那样击败群奸力挽狂澜,那必然会享受极大的荣光,这可不啻于擎天保驾之功。

    但如果反过来呢?如果方应物在众望所归之下折戟沉沙,没准就要承担所有失败责任了,很可能成为愤怒情绪的集中爆发点,因为舆论总是需要为失败寻找责任人。除此之外。还要面对万安的疯狂报复

    换成别人总得在两种选择里纠结一下,但是方应物不用多想什么。纠结也没用,反正他一介平民身份,没可能去直接参加廷议,还有什么好想的?

    项成贤看着一言不发的方应物。忽然皱起了眉头,“我现在又感觉到,你有些变化。”

    方应物仍然漫不经心,随口问道:“什么变化让你看出来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此刻你应当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怎会如此平静淡定?难道你心中害怕了?”项大御史答道。

    方应物心里陡然一惊。他娘的,你不要像女人一样敏感好不好?但他口中否认道:“扯什么鬼,我方应物堂堂男儿怎会害怕?我是想,操心这些也没用,反正我又不可能上朝堂去。自有正道诸公主持大局。”

    “他们那些纸糊泥塑的人若能指望得上,我也不会对你寄托厚望了。”项成贤对衮衮诸公表达了轻蔑之意,转而又道:“再说如果你真有心一搏,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尝试混进朝堂。即便不能,也会通过重重渠道亲自发声,而不会如同眼下一般无动于衷,只顾将我推到前面去替你打擂台。”

    方应物扪心自问,自己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畏惧感啊。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历史车轮的轨迹仿佛变幻莫测——最关键的是,这次连方应物自己也没有把握了,他真不敢肯定自己这方不会输。

    虽然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状况。不过其它事情即便都失手了,无非也就是人生道路上的曲折而已。只要最后在东宫太子之争中站队成功,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之前所有逆境都可以翻盘。

    但今次不同,一旦东宫换了人,便意味着未来天子也要换人。那他方应物的人生道路也就没希望了。什么志向抱负都是空话,没有任何翻盘指望。这才是让方应物最感到忐忑的地方。

    想及此处,方应物默默为自己辩解道。这不是害怕,而是谨慎,正所谓未料胜先料败。他必须要考虑,如果真让万安得逞,自己该怎么办的问题了。

    当然,方应物还有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时间是站在他这边的。万安已经要七十了,而他方应物才二十多岁,这就是最大的自保优势。大不了躲回老家,在朝廷权力很难直接触及到的偏远乡村里,熬到万安去世,然后平平淡淡度过一生。

    回到家里,方应物吩咐道:“自今日起闭门谢客,谁也不见!我要仔细看一看,这两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后,当晚便有三四个人来拜访方应物,次日又有七八个人来拜访方应物。不过客人都没有得到主人接见,只能望门兴叹。

    这让“隐居”在家的方应物暗暗吃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莫非有些事情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却真让项成贤说中了?

    朝廷上下明眼人都看得出,即将举行的廷议,必将为东宫之争画上一个表示结束的句号。也就是说,大明江山社稷的前途命运就要决定于那时那刻。

    朝中尚有良心的正义人士无不忧心忡忡,因为奸贼那一方看起来实在强大,太子一方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正式被废简直是个奇迹。如果这一关撑不过去,那就彻底完蛋了。

    朝廷中还有谁能撑起正道一方?次辅刘棉花,那是摇摆不定的墙头草;泥塑六尚书,只有三种,万安一方的,刘棉花一方的,中立打酱油的;

    高层一团漆黑,再看中低层里敢于抗上的清流代表,如毛弘、丘弘、方清之等人,病故的病故,致仕的致仕,被贬的被贬,数年来被连续打击过后,这时候都指望不上。

    在这个生死关头,正道一方需要英雄出现。众人议论来议论去,渐渐地发现,虽然清流人数不算少,但能最大限度获得认可的似乎只有方应物了。方应物的出众能力和过往战绩,都能给别人特别的信心,其他再没有谁能达到这个地步。

    尽管方应物现在是个布衣,但好歹人还在京城;尽管方应物当初也不过是六品,但战力却不仅仅是六品;尽管方应物还很年轻,但有志不在年高;尽管方应物才进士及第四年多,但声威远超于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家伙们。

    而且,方应物是绝对不惧怕以万首辅为首的奸邪势力,也绝对不会与奸邪妥协!坊司胡同里发生的一切,足以说明方应物有多么强硬!

    所以方应物悄悄打听了舆情形势后,顿时有点忧郁了,这是要将他架在火上烤啊。(未完待续)

    ps:两个好消息,大明官繁体出版开始校稿了,希望开春后能在台湾上市!另外,四五件琐事终于清理差不多了,可以专心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