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历史车轮

第七百一十九章 历史车轮

    历史车轮继续滚滚前进,不过方应物没多大压力,他又不是要改变车轮滚动的方向,只是想尽可能的多赚一些好处而已。

    在大大小小朝廷消息中,有件事让方应物很是发了一会儿呆——东厂向天子上疏,请求将东厂衙门搬到西城,然后天子竟然痛痛快快的准奏了,并将灵济宫南边屋舍(原西厂旧址)拨付给东厂。

    无论是在应酬往来里,还是去李东阳宅邸雅会做客,方应物没少听到别人议论这件事。其实这事方应物早从汪芷口中有所耳闻过,如今成真也算不上多么令他吃惊的消息。

    但是方应物还听门子说,自己隔壁那户人家昨天突然匆匆忙忙的搬走了,而隔壁宅院据说早被汪芷买下了。

    两件事结合起来想,难免叫方应物产生些不良预感。难道汪太监想趁虚而入趁火打劫,在自己没多少力量抗争时,把外宅安置在方府旁边么?这也不怕被别人怀疑么?

    方应物叹口气,东厂从东城搬到西城,不知耗费国库几许。汪太监简直就是公器私用,为了离自己近一点就如此不惜浪费国家财帑,若自己还在朝时,一定要上奏疏狠狠批评一下。

    这日,方应物受到会试房师李东阳的邀请,前赴雅集。自从功成名就之后,方应物便不大喜欢参加纯文人扯淡的雅集了,但现如今他成了一介布衣,便没什么借口不去。

    李老师作为文艺圈领袖,号称京城土豪也是他的资本。这个“土”字是“土地”的土,李家不只是在西城建有宅邸。在城西北上风上水地方还有别墅,今天方应物要赶去的地方。

    方应物到达时候,便见满庭鲜花点点、桃李芬芳,而李东阳立在前院接见宾客,另有三五人围着闲聊。集会还没有正式开始。

    而李东阳听到门口迎宾先生招呼,抬头看去,却见方应物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大门。按说“雄赳赳气昂昂”这几个字不大适合用在文人身上,但此时此刻李东阳除了这几个字,竟没别的词来形容了。

    因为方应物身后尾随着十来名膀大腰圆、虎背熊腰、鹰顾狼视的彪形大汉在这种阵仗下,再文弱的人也显得昂首阔步、粗犷豪迈了。尤其是在这春暖花开的雅集气氛中。

    主人家李老师不免呆了一呆,苦笑道:“你这是”

    方应物行礼过后还以苦笑:“近来学生触犯了权贵,不得不如此防备。”

    “让他们在前院候着罢,不要再进园子了。”李东阳吩咐道,又宽抚说:“里面仆役众多。不会叫你有事。”

    方应物答应道:“是,断然不会打扰了老师雅兴!”

    旁边有个五十来岁的老书生打量了方应物几眼,颇有兴趣的问道:“听说你前夜与万眉州在坊司胡同里起了冲突?还听说数十人大打出手,端的是热闹非凡。”

    有人问出这话,周边别人听到,便都不动声色的移动过来,对方应物形成了围观之势,眼神中都充满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方应物循声音瞥过去。原来与问话的人认识。此人乃是翰林院里老前辈,姓刘名震,官职应当是侍讲。之前有过几面之缘,与自家父亲关系也不错。

    不过传闻中这位刘侍讲为人略方正,怎的饶有兴趣的问起自己风月场上的事故?方应物稍有疑惑后便恍然,想必是他与万安交恶或者极其厌恶万安,当然乐得听听万安的狼狈模样。

    方应物当然也不会放过这种打击万安形象,揭破万安图谋的机会(只是效果未知)。便清了清嗓门。绘声绘色、有所取舍的讲起与那天与万安冲突之事。

    “正所谓,昔年曾醉美人家。却恨花开又落花;司马青衫旧时泪,因风吹不到琵琶但是据晚辈看来。万安与钦天监康永韶两人狼狈为奸,必定有所图谋!”

    有人便问道:“什么图谋?”

    方应物掷地有声的断定道:“不言而喻,欲以谶纬星象之说乱我大明国本!说不定就是这几日,彼辈奸邪就要上疏,编造紫微星象之类邪说,请天子更易东宫!”

    众人一片沉默,星象这种东西,最终解释权在天子心里,天子信啥就是啥,别人怎么拦?不过方应物也不指望别人能说出什么有用的话,他只需要传播出去就行了。

    李东阳见状便开口道:“今日雅集,少谈国事,进园子罢!”

    正当此时,大门外有人高呼:“方贤弟!方贤弟!”众人一起扭头望去,很多人认出来了,来者是这几年挺出风头的科道后起之秀项御史,听说与方应物相交莫逆。

    项成贤气喘吁吁的跑到方应物身边,报告说:“万安钦天监那边果然上疏了,陛下明发朝廷议论!”

    方应物笑而不语,很淡定的答道:“这有什么可慌的?早在预料之中的事情,我早说过万安与康永韶居心不正,将会妄言天机。”

    “不是”项成贤急的满头大汗,“万安上疏,言及今年以来泰山连续震动!而康永韶上疏,说泰山震动应在东宫,是东宫失德之警!”

    什么?方应物大吃一惊,被这个意外惊得瞠目结舌,头脑甚至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期。

    泰山地震不是他准备用来对付万安的秘密武器么,据说这消息还没有正式传到京师,没人敢为此乱说。怎么这就被万安抢在前头说出去了?

    众人闻言也议论纷纷,这消息比方应物的预测还要艰难。因为星象谶纬可以编造的,或许可以找到要害还击;而泰山地震这样明显事情不可能被编造,被万安抢在前头利用,比编造星象谶纬带来的麻烦大多了。

    “泰山震动消息是真的么?怎的如此突然?”

    “应当假不了,这样容易查明事情,谁敢捏造?只是为何只有万安先知道了?”

    “吾记起来了,山东布政使是万安的亲信!”

    “原来如此!那么来自山东的重要消息,必定是万安先得知!”

    方应物听着耳边议论,渐渐回过神来,强迫自己清醒下来。历史车轮确实是没改变方向,继续向前滚动,但路上难免有小石子对自己最惨的情况并不是改变历史车轮走向,而是翻车啊!(未完待续)

    ps:突然有了个挺刺激的新想法,所以放弃原有章节抠了两天脑洞构思新情节,更新会补回来的!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