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一十六章 知错就好!

第七百一十六章 知错就好!

    刚才方应物的精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不停的思考和推演,想公事想得多,想私事想得少,很有点为了大义奋不顾身的意思。所以他全身心都放在国家大事上,还没来得及考虑自身的安危问题。

    这会儿经过刘棉花提醒,他赫然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危机之中,这不是政治危机,而是人身危机。

    今晚与万安对抗固然硕果累累,直接窥探到了万安的真实动向,捅破了万安与邵宸妃、康监正的秘密往来,为今后的动作打下了一个基础。但在另一方面,也将自己推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处境。

    这次与万安对敌,手段已经是彻底撕破了脸,等于是逼着万安抛开公事公办的面孔,私下里对自己进行报复。首辅万安不是君子,肯定有这个心胸。

    方应物站在万安的立场上换位思考,没多久便想出了二十种方法进行报复。即便万安不如自己聪明专业,但也该能想出十来种办法罢?

    一个首辅要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是怎么当上首辅的?要命的是,自己如今并非官身,报复起来更少了很多顾忌。

    只怕今后生活的主旋律就是如何提防万安,一直要持续到万安下台为止。念及此处,方应物顿时感到一阵阵恐惧袭来,下意识呼道:“老泰山救我!”

    刘棉花抚须而笑,“你要详细的将事情说清楚,你到底有什么把握应对万眉州,老夫才好助你。”

    方应物皱眉挠了挠头,没想到老泰山绕了一圈还是要问这个话。这种方式确实也是他的风格——虽然不直接逼问,但却让你不得不回答他的话。

    虽然泰山地震也不是一定要对刘棉花保密的事情,只不过他不想将此事嚷嚷到人尽皆知,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知道,所以要保密而已。

    而且方应物想让自家好友洪松上疏谈及地震。拿下这个头彩,说的多了让别人抢先怎么办?以刘棉花的人品和手段,不排除会做出见猎心喜,出手抢功的事情来这样的头功,谁不想吃?

    更何况刘棉花身居内阁,对时机拿捏肯定比他们更强。抢走功劳轻而易举。即便刘棉花不亲自出面,也可以指使党羽上阵,但那是刘棉花的党羽,不是他方应物的党羽。

    再亲密无间的亲友之间,终究也有利益不同之处。有些底线一定要认清楚。想至此处方应物头大如斗,一时找不到别的托词,便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小婿今夜前来造访,是为万安的事情提醒老泰山,叫老泰山提前有所准备。一是小心万安的手段,预先有所布置;二是等待收取万安势力衰退的果实。

    话止于此而已,至于其他,小婿不便讲。老泰山不须多问。如果老泰山相信,一切好说,只需等待;如果不信。那小婿也不强求。”

    刘棉花轻轻反问道:“你确定今晚主要目的不是找老夫求救的?”

    很惜命的方应物不由自主又想起被报复的可能随即又清醒过来:“老泰山将小婿想的太过于胆小了!”

    刘棉花很慈爱的望着女婿,“原来这样,老夫还以为贤婿内心感到恐惧,所以匆匆来找老夫这里求个安心。说的也是,万眉州这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手段也十分阴毒无耻。”

    方应物又险些联想起很多不好的画面。再次强行将这些画面消除掉,然后咬牙道:“能谈点别的吗?”

    刘棉花大义凛然的说:“还有什么比你的安全更重要?贤婿当老夫是眼中只有利害得失。却忽视亲戚安危的人?”

    看这样子,不对刘棉花透露几分。那今晚这关过不去了。方应物百般纠结后,无奈回答道:“不知道老泰山可否知道,泰山一带这两个月频频地震的事情?消息还没有传到京城。”

    刘棉花闻言变色,泰山地震可是关系到社稷安危的大事情。他连忙追问道:“既然尚未传到京城,但你又是怎么知晓的?”

    对这个问题方应物笑而不语,他没法回答什么,只能装模作样,让刘棉花自己脑补了。果不其然,刘棉花立刻想到,方应物与东厂关系密切,莫非是通过东厂渠道得到的消息?

    “如果消息属实,那老夫就舍身取义,上疏言明此事!”刘棉花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说。

    果然如此!方应物险些哭了,摘桃子不要摘得如此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好不好?心里琢磨着如何才能将这件事抢回来。

    沉吟片刻后,刘棉花又开口道:“说泰山地震应在东宫?正因为东宫不稳,上天才降下示警?这样的解释固然能说的过去,但是那边也可以反过来解释,说东宫失德,导致上天示警,又该如何反驳?”

    “这个简单,以不变应万变即可!”方应物再次故弄玄虚道,说完这句便闭嘴不言,打死也不开口了。

    刘棉花又等了等,便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应物,“不过老夫不需要靠这个,也可以登上首辅宝座。这份功劳落在老夫身上未免有些浪费,还是让给你们年轻人罢。”

    “老泰山真乃通情达理之人,小婿敬佩的五体投地!”方应物连忙赞美道。

    刘棉花脸色忽然拉了下来,冷哼道:“在先前,只怕你把老夫当做是目光短浅的庸俗之徒了罢?难道老夫这次辅在你心目中,就是如此水准的人?”

    刘棉花越说越有些激动,“你也不用对老夫吹捧拍马,与些许蝇头小利比较起来,还是你的人心更为重要罢了。难道老夫还能不知道,你的人心才是最值得看重的?

    从头到尾,是你小看了老夫!或者说,在你心中,一直都是这样小看老夫,老夫对此已经忍耐许久了!”

    方应物高声道:“小婿知错了!还望老泰山大人大量!”“知错就好!”刘棉花大手一挥,原谅了方应物。

    方应物小心问道:“那么是不是可以谈谈小婿的人身和家庭安全问题了?”刘棉花狐疑道:“难道你是为这个才痛快认错?”

    “不!”方应物一口否认道。(未完待续)

    ps:跪了,昨晚第三更又一次写一半睡着了,再睁眼就是四五点。为了表达歉意,回笼觉不睡了,除了这章再写一章,上班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