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天意人心

第七百一十五章 天意人心

    任何一个爱护女儿的父亲,听到女婿这样行径,都免不了要发火,更别说是身居高位的刘棉花了。低调的去寻花问柳也就罢了,竟然还闹出这样大风波,这就是公然不把刘府放在眼里!

    伴随着刘棉花的咆哮声,仿佛一场狂风暴雨就要出现。不过方应物不为所动,避敌锋芒般后退一步,冷静的说:“小婿我从中为老泰山找到了登顶之路!”

    “你这不成器的”刘棉花气势汹汹的才教训了半句,忽而话头一转,和颜悦色的询问道:“好贤婿可有什么发现不成?”

    方应物很配合的说:“老泰山听我细细道来”随后将事情从头到尾、详尽备至的讲了一遍,从设谋给康监正挖坑,到项成贤死皮赖脸拉着他去坊司胡同,一直说到到万安走人为止。

    不过没提预谋对付康监正的具体原因,只说项大公子因为康监正年初的无耻行径,准备发动弹劾。

    刘棉花一边听着,一边点评:“万眉州出现在那里,确实很奇怪万眉州居然领着太监去勾栏院,更是奇怪万眉州就这样走了?这才是最为奇怪的地方!”

    方应物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老泰山也看出来了?连与邵娘娘亲信太监密会这样的事情都被戳破了,那万安还有什么可忍的?但他还真就是忍住了一口气,不声不吭的离开,这只能说明。还有更大的秘密需要他忍。”

    刘棉花也是心细如发的人,当即推断道:“在场三个关键人物。万眉州、那太监,还有康监正。万眉州与那太监之间的秘密已经被戳破了。那么最终的秘密只能出在康监正身上?”

    “老泰山所言不错!小婿也是如此猜测。”方应物点头道:“小婿发现,一开始康监正是公开亮相的,范香儿那里也是以康监正名义定下的,看似是为万安打掩护。

    当万首辅被小婿认出后,一直又为邵娘娘的亲信太监打掩护。但小婿误打误撞的揭破那太监身份后,万首辅和那太监高调起来,康监正却陡然低调了许多。任由万首辅和那太监与小婿打交道,但康监正却仿佛隐形了一般。

    所以小婿料想,其实最大的秘密就出在康监正身上。那康永韶是钦天监监正。关于钦天监的用处,老泰山想必心知肚明。在这非常时期,万首辅和邵娘娘亲信与钦天监监正密会,还能为了什么?”

    方应物虽然没有更具体的明说,但刘棉花岂有听不明白的道理?钦天监除去农时黄历这些业务性工作之外,在政治中最大的用处就是解释天机了,比较高大上的说法就是为政权合法性寻找“天意”基础。

    刘棉花毕竟还是土著读书人,不如方应物超然,忍不住拍案道:“荒谬之极!难道他们是想伪造天机。助邵娘娘皇子入主东宫么?天意怎能被凡夫俗子篡改!”

    方应物一针见血的分析道:“若是为了国本之事凭空捏造天机,那显然与谋反没有两样,但天意也是为人心所用的!谶纬之术,古已有之!

    如果圣心已经属意邵娘娘皇子。自然会欣然接受天意迎合,即便是捏造的又如何?说不定这还是天子所希望的。比如编造星象,阐释邵娘娘皇子天命在身。那么换太子的阻力自然大减!”

    听到有人企图操纵天机,刘棉花当然很关心。但是他最关心的却还是方应物刚才那一句话。“你说从中看到老夫登顶之路,这又是何意?彼辈妄言天意与老夫登顶有何关系?”

    方应物很有把握的说:“这件事不管由谁主导。或许是康监正迎合上意,或许是邵娘娘不甘寂寞,但无论如何,万首辅已经牵涉其中。

    一旦事败,万安必定是千夫所指天下唾骂,即便不下台,那也是大势已去。老泰山便可趁势而起,即使暂时不能取而代之,起码道涨魔消不成问题,先当一个无首辅名号的真首辅。”

    刘棉花人老成精,哪可能轻易被方应物忽悠住,“所以最关键之处是,他们怎么事败?天机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你又怎么揭穿他们是错的?”

    方应物赧然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刘棉花狐疑道:“难道你想大肆宣扬万首辅今晚与康监正幽会了?这只怕行不通,有多少人肯相信你且不论,就算万安与康监正见过面,也无法直接证明他们制造出的天意就是错的。

    退一万步说,即便你能找到高人,或者从经典中找到论据,能指证他们制造的天意是错的,可是天子已经心有偏私,不采纳你的意见,认定了他们是对的,那你的证明又有什么用处?这就像是你所说的,天意也要为人心所用。”

    “在真正的天意面前,捏造出来的天意不堪一击,彼辈都是跳梁小丑而已。”方应物很有自信的说。

    当今天子迷信鬼神,这是一把双刃剑,既可能会被别人所用,也可能被己方所用,实打实的泰山地震这种事,震住天子应当不成问题。等万安等人上蹿下跳登峰造极时,忽然闹出泰山地震的消息,想想那场景就觉得开心。

    不过在老泰山面前,方应物并不想说的太详细,不然又成了神棍一样的人物,这不是方应物的本意。他今晚到来,只是为了提醒老泰山为即将发生的未来做好准备而已。

    至少不要被万安的虚张声势乱了阵脚,更不要被万安之流的花招迷惑。现在差不多到了最终结果即将分晓的时刻,如果在这最后关头咬不住立场,那可真就是功亏一篑了——以刘棉花的投机逐利本性,这不是没可能。

    刘棉花有意停了停喝茶,却见方应物不再多说什么,便明白方应物又打算藏着掖着了。他淡淡一笑,放下茶盅道:“说完天意,就该说说人事了,比如你的事情。

    今晚你与万眉州发声这样的冲突,你觉得以万眉州的品性,他会善罢甘休么?在今晚那般特定场合下,他拿你没办法。

    但是如果跳出了这个场合,他还是首辅,你还是闲居京城的平民百姓。一个首辅报复你,你能挡住么?或者说,你挡得住一时,挡得住一世么?”(未完待续

    ps:第二更,下一章正在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