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心理对抗(下)

第七百一十二章 心理对抗(下)

    奇怪的行为背后,必然有不同寻常的逻辑。方应物的目光在万首辅身上逡巡,想找出破绽所在,不过表面上也瞧不出来。

    “老人家为何不亮出身份来?”想来想去,方应物当头问道,这是目前最大的疑惑了。

    自己带着打手气势汹汹的杀了回来,康监正已经像是死狗一样被按在地上,还有一二十条大汉凶神恶煞的围着,这万安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或者说,这万安不担心自己丧心病狂、穷凶极恶的羞辱他么?他当真如此笃定的赌自己还有理智?这满屋子打手,可都不认识他老人家是哪根葱。

    万安冷哼一声:“如果你不认得老夫,那老夫自然要亮明身份;你若认得老夫,又何须老夫自报家门?”

    方应物指着康监正,“嘴里说的莫测高深,其实就是生怕别人知道你和康监正今夜在一起罢?以你的身份与钦天监监正交结,总是逃不了图谋不轨的嫌疑。”

    方应物一边试探,一遍紧盯着万安的面孔,可惜万安的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只听得万安毫不在意的答道:“左右也是不幸被你看到了,老夫眼下也没法子对付你。你若有心,出去后大可去宣扬今夜之事,然后各凭本事各安天命而已。不必刻意在老夫这里套话。”

    不过从这话里,方应物倒是听出了几分服软口气,有点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意思。能把一个首辅逼到这个份上,也殊为少见了,总不能指望堂堂首辅没骨气到磕头求饶罢。

    万安又道:“如果你就此退出去。保全老夫体面,老夫可以与你交换一桩好处。如今右都御史空悬,副都御史屠滽若有意晋升,老夫可以不再从中作梗。”

    右都御史李裕迁为吏部尚书后,右都御史这个官职便空缺出来了。方应物的乡党屠滽屠大人就是候补人选之一。不过难度很大,因为首辅万安必定全力阻碍。

    眼下万安承诺不阻止屠滽晋升,对方应物的诱惑不可谓不大。往近里说,这是朝廷九卿中唯一有可能出现的同乡兼同党了,其他浙江人短期内都无望晋身九卿;

    往远里说,屠滽年纪不算太老。在朝时间预计很长,是将来后刘棉花时代可以依靠的大人物,如今布局正当其时。

    明知道这是万安的借驴下坡之举,但方应物还是果断纠结了

    放弃当场报复换回这样的好处,从利益交换角度来看。还是很划算的。虽说自己面子没找回来,可是面子说有价值也有价值,说没用也没用。

    更何况自己就算想现在报复,也真不好下手,缺乏可行性,难道指挥手下们将万安暴打一顿?换回一些实在的好处,也未尝不可。

    方应物差点忍不住利益诱惑,但他又不想显得自己太好说话。若答应的太痛快。看在别人眼里简直有奶便是娘。

    所以方应物决定再找个什么法子,先收回点利息,表现出几分不为利益所动的样子。然后再继续与万安纠缠。说不定还能多敲诈出些好处。

    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都要抓,这才是该有的作风,反正掌握着绝对主动权,不怕时间拖延。

    这时候方应物瞥见紧紧护卫万首辅的三四个随从,忽然心头一动。外面那些已经被打倒打散的家奴看起来都是康永韶所带来的,而屋内守在万安身边寸步不离的这三四个才是万安的亲信随从。

    这并不是说康监正比万安派头还大。而是因为万安想尽可能低调,所以带来的随从不多。至于康监正的家奴们。大概都不知道这被当成贵宾的老头子是首辅。

    想到这里,方应物便吩咐道:“圣人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老先生确实不好动”

    万安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暗笑几声。不出所料,这方应物果然是利益熏心之徒,有了好处便有所取舍了,脸面又不能当饭吃。

    不过方应物突然抬手指着万安身边的随从,“所以就先用他们顶替了!将这几个拿下,扒了衣服丢出去,让胡同里的人看个景儿!”

    万安这边登时人人变了色,就连万安本人也倏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刚才他可是一直稳坐如泰山,但现在却坐不住了!

    常言道,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反过来说明了,打狗也能算是打主人的脸。正如眼下,方应物不敢轻易碰万安一根手指头,但是万安旁边还有这三四个随从。当着万安的面,将这三四个随从羞辱一番,也算是报复了。

    方应物从王越那里借来的人不愧都是家将,很有令行禁止的风范。方应物一声令下后,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很有默契的三人围一个,当场动起手来。

    “住手!”万安失去了镇静神态,急忙大喝道:“方应物!你胆敢如此肆意妄为,不顾廉耻枉为读书人!”

    方应物冷笑几声,反驳道:“方才康监正殴打在下家人,还要羞辱在下时,老先生怎么不出来训斥?圣人云,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现在老先生才知道说廉耻两个字,未免迟了!”

    万安纵横宦海几十年,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不知遇到过多少种人物,这时候也被方应物气得有些心塞。还是那个问题,天下为什么会有方应物这样根本不把首辅放在眼里的人?

    万安哪里知道,方应物是“未卜先知”的人。方应物更知道,这位毫无名声可言、满朝清流人人都唾弃的首辅没一两年,就彻底从大明政坛中滚蛋了。

    而明面上,方应物有刘棉花这样的老泰山,除了君恩不如万安,庙堂中影响力并不比万安差多少,更是能比万安多撑五年;同时在暗地里,方应物又有汪芷这样的黑手为后盾。

    所以与万安面对面时,方应物实在提不起半点敬畏心,不但是立场为题,更是实力问题。

    看到方应物嘲弄的眼神,万安终于忍不住了,厉声对威宁伯府家将们喝道:“老夫是当朝大学士万安!谁敢再动手!”

    这老头子是首辅?众家将闻言愣住了,下意识停住了动作,齐齐向方应物望去。

    方应物也吃了一惊,万安刚才怎么也不肯亮明身份,宁可浪费口水和自己打哑谜,为何这时候突然亮出自己的首辅身份?

    如果换成自己,几个随从被羞辱虽然丢面子,但也不是绝路。当前最重要的是明哲保身,因为随从丢掉的面子,完全可以事后再找回来。亮出身份只能增加耻辱指数,没有什么必要。

    这其中有蹊跷!方应物虽然一时没明白具体缘故,但是他知道,万安的心理防线已经被自己的贪心击破了,谜底线索肯定就在这里!

    方应物又有点庆幸,如果不是自己得寸进尺,小小贪心了一次,大概就会被万安抛出的诱饵牵着鼻子走,迷失在利益交换的泥潭中。

    果然是知足者常忧,不知足者常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