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八章 义气

第七百零八章 义气

    如果放在一刻钟之前,如果就这样被锦衣卫官军抓走,方应物会羞耻会反抗,但是此时此刻,方应物巴不得被捉拿。

    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人人都懂,与其落到康永韶这种小人手里被折辱,还不如被官军捉了,至少还有机会公事公办,不会被扒光了扔到花街柳巷里面去。

    可是现在项成贤却被指认成了自己,方应物恨不得要跳起来高呼一声“在下才是方应物,要抓就抓我”。

    但锦衣卫头目瞧了瞧方应物,再次下令道:“一起带走!”于是方应物又不吭声了,只要能脱离康永韶的毒手,什么都无所谓。

    “怎么,锦衣卫拿人,尔等狗才还敢不交出来?”那锦衣卫头目瞥了瞥康家家奴,不屑的催促道。

    先前威风凛凛的康家家奴们自然不敢与锦衣卫顶撞,只看向自家老爷,等候吩咐。而康监正又看向万安,等待指示。

    项成贤趁机向方应物问道:“狼窝和虎穴,哪个好?”

    “先不要说话!”方应物没有回答难兄难弟,却也看向万安。他知道,局面如何发展,全要看万安怎么想的。

    万首辅遥遥的瞧见这边动静,没有再开口。他能分辨出来,这伙锦衣卫说是办案,但绝非奉诏办事,只要自己亮出真正身份,对方肯定不得不卖自己的面子。别说小小几个锦衣卫官军,就是指挥使亲自来了,也得卖自己身份的面子。

    但是此事万安不想太过于张扬。被方应物看到也就罢了。他说出去也没人信,当成流言蜚语否认就是。但若公开亮了身份。被这么多人知道,那肯定要传的沸沸扬扬。

    还有就是。如今方应物是平民身份,锦衣卫抓了也就抓了,但另一个项成贤可是堂堂御史,若无诏谕圣旨,锦衣卫抓了就是大麻烦。

    他万安与厂卫素来没什么交情,乐得看热闹。那项成贤在都察院很有影响力,他被锦衣卫抓走,肯定要引起都察院和厂卫之间狗咬狗一嘴毛。

    更何况站得更高一些来看,有个与方应物项成贤同乡的副都御史屠滽。正在积极谋求李裕空缺出的右都御史官职。如果屠滽因为项成贤与厂卫方面咬了起来,无疑就是拖了后腿,这也是首辅老大人喜闻乐见的。

    不过有一点让万安感到很可惜,如果就这样看着方应物被带走,那就失去了亲手折辱方应物的极好机会。

    应该说,他与方应物之间其实没有太多正面具体冲突,虽然利益纷争时候也不少,但与方应物相斗更多的是刘珝,可是他万安看方应物怎么就这样厌恶和不顺眼?

    下次还想遇到这样的机会。那就很难了。或者说,在烟花之地撞上方应物,对方蠢到不肯走,也不亮身份。与之斗殴争风并战而胜之的概率很低很低,几近于无。不满足上述几个条件,就很难顺水推舟的像今天这样折辱方应物。

    有了今天的教训。以方应物的聪明,肯定会长记性的。下次不会再这样露破绽了!万安在心里连连叹息几声。

    既然现在不能亲手报复方应物,那就算了。这伙闲杂人早走早清静。他还有事与康监正商议,这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不容有失,不然自己早离开了。

    为了大局,只能如此!人生就是这样,不停的在得失之间做出选择,有得就有失。不过话说回来,他娘的为什么方应物总是有得,却很少有失?这点简直令人极其厌恶!

    见万安迟迟没有新的吩咐,康监正心领神会,摇了摇手自找台阶道:“既然有官军来管教,我等便不插手了。”

    如此这般,几位锦衣卫官军便押着“方应物”和他的友人,走出这所院落。方应石、娄天化和项家家奴等人也彼此搀扶着,远远跟随在后面。

    方应物与项成贤心里疑惑没有半点减少,边走边向官军头目打探消息道:“这位兄台请了,素来无冤无仇,不知何故捉拿我们二人?是奉了谁的命令?”

    那头目不客气的答道:“自然是奉了上司命令,连我也不知内情,打探那么多作甚!进去后迟早让你们知道!”

    不过走出坊司胡同,头目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对方应物道:“上司有令,捉拿方应物归去。至于你这同行友人,只需教训过后便放了。”

    受了范香儿的误导,这头目至今还将项大公子认作是正主方应物,于是就一直将错就错了。

    方才在那院中,万首辅为了看热闹,没动机出声纠正。这锦衣卫看起来像是找方应物寻仇报复的,要是锦衣卫将大御史当成平民百姓方应物痛打一顿,惹出都察院和厂卫之间的纷争才叫带劲。反正锦衣卫知道打错了人,还会再去找方应物,方应物迟早逃不掉。

    却说此时方应物与项成贤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方应物脑子更快一筹。不等项成贤说话,方应物连忙抢先叫道:“不须教训!在下这就认错走人,祝兄台带着方公子一路顺风!”

    锦衣卫头目鄙夷的望了方应物一眼,真是“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厮听到有机会走人,居然说走就要走,一点儿朋友义气都没有。

    项成贤冲方应物苦着脸,方应物动情的说:“君为杵臼,我做程婴,君为西乡,我做月照。”

    锦衣卫官军不大读书,哪里听得明白。但项大公子也不禁皱眉陷入了深思,程婴杵臼他貌似听懂了,无非就是送死你去背黑锅我来,但西乡月照是什么玩意?

    混蛋!现在不是咬文嚼字寻章摘句的时候啊,你的义气在哪里?等项大公子回过神来,却见方应物已经走远了,并潇洒的对他招了招手。

    好罢,项大公子也不得不承认,方应物脱身比自己脱身有用,这是最优选择。

    其实方应物并非不负责任,但他知道,如今锦衣卫也服从于东厂,只要自己去找汪芷求个情,救出被误拿的项成贤轻而易举。但这种事不好明说,也只能先脱身了。

    何况项大公子身份摆在那里,只要到了锦衣卫衙门里亮一亮,没有圣旨的锦衣卫自然不敢擅自拿项成贤怎么样。

    所以冷静的想,与自己被捉相比,还是项大公子被误抓比较好,这种时候根本不是讲义气的时候。(未完待续

    ps:昨晚白天太累,晚上码字时睡着了……这一章忘了发出来,醒来就是早晨六点多,赶紧先把这章发了补昨天,下一章快写完了,补前天晚上的,上班前发出来,更新时间如此混乱,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