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七章 到底干什么来了?

第七百零七章 到底干什么来了?

    不得不说,万首辅这次指使康永韶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动手,真是有点打蛇打七寸的味道叫方应物成了秀才遇到兵。

    方应物暗暗推测下去,如果自己与项成贤两人被对方群殴,然后把自己与项成贤扔到外面路上,那么可以想象,名声脸面肯定全都丢尽!所以项成贤才会说“厮杀一场后便辞官回乡”,到那时就真没脸在京师厮混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他们两人在妓家被打了一顿,然后被丢到烟花之地的街面上,那么无论自己有什么苦衷什么遭遇,也都要成为别人的笑柄!成了这样的小丑身份,在官场还有前途可言么?

    终于醒悟自己此刻所立足的地方,并非是还有规则可讲的庙堂之上,而是真理只看拳头大小的市井间,方应不由得长叹一声:“龙游小溪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项成贤难免抱怨几声:“愚兄早说要走,你偏偏好奇,定要留下看探个究竟,能怪的谁来?”

    别人还好,对面康监正却对方应物的骄傲很无语。一个年轻人在首辅面前感慨他自己龙游小溪、虎落平阳,这未免实在太狂了罢?这样的小屁孩也能纵横朝堂,自己却被排斥在主流之外,真是时无英雄徒使竖子成名也!

    “打!”康监正懒得与两个小年轻继续废嘴皮子了。还是首辅老大人看的透彻,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

    方应物这边连带项家的人,一共有六个随从家奴之流,但对面则有十几人。人数对比实在有点悬殊,虽然方应石战斗力很强,但毕竟在厅里周转不开。

    大群人挤在厅里一团乱战,只打的拳来脚去、桌椅横飞,范香儿吓得花容变色。躲得远远。不过本院的老鸨子、忘八、小厮们没有过来阻拦或者看热闹的,在这种地方因为争风打架斗殴不值得大惊小怪,打完了再出来也不迟。

    方应物和项成贤两人好歹也是腿脚灵活的年轻人,挥舞太平拳帮了几把手,也免不了挨上几下,但无济于大局。

    这里比不得空旷地方。他们两人想借路逃走都做不到,因为根本无路可走。渐渐地两人被挤到了角落里,其他随从家奴大都被打散了。

    方应石还在前方左支右挡,狼狈不堪。如果单纯是打,他早能杀出去了。但他的任务是护住方应物和项成贤,这就比较困难了,实在没法子面面俱到。

    不多时,便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按住了方应物和项成贤两人,还在打斗的方应石见状叹口气停住了手。主人家都被捉住成了人质,他再折腾有什么用。

    康监正略一思索,指挥道:“扒了衣服,扔出去!”

    万首辅是摆明了想羞辱这两人。那他豁出去照做,往死里羞辱就是。何况今天过去后必成死敌,更不用想着妇人之仁。还不如做的绝一些,尽可能的打消他们复起的可能。

    自从穿越以来未曾遭遇过如此绝境,就连方应物也有点慌了神,对方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狠毒!他咬牙切齿道:“士可杀不可辱,过犹不及。”

    康永韶心头忽的涌起变态的快感,哈哈一笑道:“你站错地方了。这儿不是朝堂上,不能杀只能辱。”

    随即一干家奴配合着哄笑几声。硬拖着方应物和项成贤向外走。方应物挣扎着叫道:“康永韶,你今日不敢杀我。我便与你不死不休!”

    康永韶望了望万首辅,得到的是赞许和鼓励目光。便又对方应物讥讽道:“不知道以当朝次辅的心胸,还会不会要你这样有伤风化的女婿。”

    这时候,忽然又从门外传来脚步声,众人只当是本院的老鸨忘八来收拾场地了,没有太过于在意。然而很快有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有人高声叫道:“香姑娘在的么?”

    此后便见门帘掀起,晃出四五名气势嚣张的汉子,只是因为厅里人太多,这四五个汉子一时进不来,只能堵在门口张望。

    这四五人里,为首之人三十余岁,身材高大、神容精悍,他向屋里扫了几眼,顿时微微一愣,没想到里面是这种状况。随即他:“大爷我来寻那范香儿,烦请诸位让让则个!先在此谢过了!”

    这边康监正快被气疯了,今天好不容易有巴结万首辅的机会,怎么接二连三的出状况?刚刚摆平了两个不懂事的小年轻,结果又来了一批看起来很不好对付的人,简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忍不住侧头向范香儿骂道:“你这贱婢的生意还挺红火?爷我先前怎么交代你的?说过今天不要见别家客人。话也留下了,定金也给了,你这贱人满口答应之后,竟敢全当耳旁风。”

    范香儿连忙叫屈道:“康老爷不要误会,奴家委实没想如此,究竟为何并不知情!客人要进来,外面没拦着,也能乖得奴家么?”

    康永韶仗着自己人多,又担心万首辅因为不耐烦而离去,便想着速战速决。他对新到不速之客喝道:“此地已经定下,没有相让的道理,尔等出去找别家!”

    那几人霍然脸色变了,首领之人“哗啦”亮出腰牌,冷笑几声道:“那么那我宣布,锦衣卫镇抚司在此办案,闲杂人等滚开!”

    康永韶颇感意外,原来是锦衣卫镇抚司的人,难怪姿态如此跋扈。但要说什么办案,都是骗鬼的,稍有经验的人都晓得,锦衣卫镇抚司的人向来喜欢这样扯虎皮。“既然是办案,可有驾贴或者文凭传票之类?”

    那锦衣卫头目没有理睬康永韶,用力分开人群走到范香儿面前,别人知道他是厂卫身份后也不敢拦。又见那锦衣卫头目细细打量了几眼范香儿,“劳烦指点一二,谁是方应物?”

    范香儿战战兢兢,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手指头颤抖着抬起来,指了指项成贤。可怜香姑娘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以为项成贤是方公子。

    锦衣卫头目当即挥手吩咐道:“拿下,带走!”

    厅里这一干人包括方应物在内,只觉云山雾罩莫名其妙,这锦衣卫镇抚司的人怎么一会儿一个样子?

    进来时像来争风吃醋的,说不了几句话就像是要与康监正作对,可转眼之间又要捉方应物,他们到底是干什么来了?(未完待续)

    ps:啊啊啊啊,这章和下章反复重写好几遍啊,非常讨厌这种怎么写都生涩不顺眼的感觉,下次更新晚上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