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六章 要镇静!

第七百零六章 要镇静!

    第七百零六章要镇静!

    康大人出身豪族,家奴很多,这次为了首辅万安周全,更是有意带了不少人马充当护卫。对比之下,如果忽视方应石的战斗力,项成贤和方应物带的随从远远不够看的。

    眼看着说动手就真要动手,对方人数还不少,项成贤当即大喝道:“你敢?”康监正轻哼道:“既然你们不识相,我又有什么不敢的?”

    项成贤连连以目示意方应物,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对面人物的分量实在太重,而且又人多势众,他们两个肯定吃不住,不如就此走人。

    方应物很为项大公子的应变能力感到忧愁,这样话顶话的说,除了刺激对方有什么用处?他便忍不住插嘴道:“康大人要镇静!在这里动粗,未免大煞风景,你不去问问老先生意见么?若惹得老先生不喜,你呼呼喝喝所为何来?”

    康监正闻言回头看了看万安,方应物所言不是没有道理,若在风花雪月的场合大打出手,谁知道老首辅什么心情?于是他又迅速走到万首辅身旁,小声请示。

    而方应物将康监正支走后,便低声对项成贤道:“万安今日与康永韶到此,你觉得如何?”

    项成贤随口道:“此二人皆是好色无耻之人,臭味相投到一起也不奇怪。何况在传闻中,那万安连以婬事媚上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何况踏足烟花之地乎?”

    “你想得太简单了,我再问你一句,以万首辅的身份,与康监正一起来寻欢,算不算屈尊?”方应物又问道。

    项成贤不假思索的答道:“这当然是屈尊。”

    方应物点头道:“不错,确实是屈尊。可是以万安的性格,肯定不会为了意气相投而屈尊,他不是那样的人,因而必定是利之所至。不知道在钦天监监正身上,能有什么样的利害,叫万首辅不惜屈尊,也要折节下交?”

    “你是说万安有求于康永韶么?”项成贤所有所思:“万安到现在也不肯亮出名号,又是微服出行,想必也是为了遮人耳目。毕竟钦天监官涉及天机,一般大臣为了避嫌不会与钦天监官往来”

    说到这里,项成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联想起今年以来的朝廷形势,大吃一惊道:“你的意思是,万首辅有意窥测或者操纵天机?”

    方应物似有所指的答道:“难保不是如此。”

    项成贤看了看万首辅,实在是心理惴惴。不是谁面对首辅,都可以谈笑自若的,能不畏权贵的终究是少数人。便对方应物道:“先别管那么多了,康监正有备而来,都险些要动手了,我们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趁机走掉罢!”

    “走什么走?胆小如鼠!”方应物对项成贤鄙视道:“正所谓富贵险中求,首辅有什么可怕的?他有顾忌不亮出身份,那么此时他在我们面前就是个老先生而已,要镇静!我们多试探几句,看看能不能察出几分端倪再走。”

    却说在那边,康监正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大人你看如何?是否要动手赶人?”

    万安远远的扫了方应物一眼,露出几丝讥讽笑容,对康永韶答道:“听说在这风月场中,不报家门不论身份,能动手就不必动嘴,对这两人尤其不能动嘴。不知你还犹豫什么?”

    康监正愣了愣,没想到万安居然如此干脆利落、明目张胆的指使他直接动手,这话很有点不符合他的身份。正常情况下,这样身份的大人物应当只会暗示几句,不会把话说的如此明白。

    随即康监正若有所悟,这必然是万首辅与那两个年轻人有仇罢所以想借自己的手修理他们?既然有了首辅撑腰,康监正自然更无所忌惮,昂首回到方应物面前。

    这时候,看了半天动静的范香儿也走了过来。她对两个俊俏小郎君颇有好感,还是不大忍心被整治,便想出面说情;而且她见康永韶不知道两人的身份,也有提醒的意思。

    她指着项成贤,对康监正道:“此乃方应物方公子。”又指着方应物道:“此乃监察御史项大人。与康大人皆为朝廷中人,何必动粗伤了情面。”

    听到这两个人名,康永韶呆了一呆,没想到这两位也是风头极劲的人物。一个是频频大出风头的天骄,另一个也是不到三十便成为掌道御史的人物。

    不过随即想起万首辅的指示,感觉有了底气的康永韶便咬牙道:“我生平最讨厌年少有为的人!”

    这话一半是赌气,因为万首辅的指示太明确了,康监正没有第二种选择;另一半也是心里话,他现在确实看年少得志的人不顺眼。

    想当年康监正还是康御史的时候,一样的年少成名意气风发,没少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只是连遭打击被贬成知县,在地方蹉跎十几年,从此宦海生涯彻底废掉了。

    虽然康知县几经波折,花钱疏通门路回京,并迁转为钦天监监正,但这算什么官员?朝臣们都不大正眼看。如今康监正年纪老大前途无光,再看到新一代的年轻人,作为失败者,未免心里就不爽利。

    随后便有十数人从门外涌了进来,这都是康大人的家奴打手和万首辅的护卫随从。有保护万安的,又紧紧围住方应物和项成贤的,厅中便满满当当,但方应石等人也趁机挤进来,紧紧护住方应物和项成贤。

    项成贤见被重重包围,不禁头皮发麻,对方应物道:“事已至此,还镇静否?”

    方应物看了看人数对比,又见对方人手强壮,心里实在没有把握,便没话找话的拖延时间道:“莫非老先生如此不顾体面?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道理都忘了么?”

    康监正连连冷笑,“老先生说了,风月场里不报家门不论身份,能动手就不必动嘴,而且对你尤其不必动嘴!”

    方应物愕然,从这话里听得出,万安对自己堪称是非常衔恨了。今天可算是逮住一个机会,明目张胆的报复自己,而且是以最直接的方式。自己先前真的高估了万安的下限啊

    项成贤苦笑几声:“别人对你怨气可真不小,说什么也不放过你。这下可镇静不了,罢罢罢,大不了厮杀一阵,辞官回乡!”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