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五章 失控了(下)

第七百零五章 失控了(下)

    话说康监正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讨好万安,但他之前根本没有想到,千叮咛万嘱咐过的范香儿这里居然还留了别的客人在,唯有在心里大骂“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了。

    先前康大人还没来得及将方应物与项成贤赶走,万首辅便已经到了,康监正自然不能也不敢让首辅老大人在院子里等,所以只能先把万安请进了厅中再作计较。所以同在前厅的方应物与项成贤才会在如此诡异的情况下,与万安碰了面。

    项成贤认出来首辅后,便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康永韶方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看似怪异,原来也是狐假虎威。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也只有万阁老的无耻,才能让康监正投靠了。”

    而方应物对此暗暗感慨,老首辅年近七十了还有精神或者体力来眠花宿柳,这样的境界实在是让他方应物望之莫及。

    朝中大佬们无论性情如何,多多少少还是讲究体面的,有些事情可做不可说。方应物还真没想到自己有机会能亲眼见着,阁老会放下身段前来与民同乐。

    如此看来,当年英宗朝三杨阁老与与名妓齐雅秀互相调戏,只怕也不是空穴来风,更深入的往来亦不是没可能也难怪首辅万安虽然过于无节操被朝臣唾弃,但极受喜好玩乐的天子欣赏,这种作风也是一种能耐。

    可是他方应物自从被罢官后,只想安安静静的当几天平民百姓,过几天安逸生活。难道老天也不想让他安静么?

    今天本来只是陪着多余精力无处发泄的项大御史来胡闹的。与他过往的战斗经历比较,只算是小打小闹。钦天监监正算不上多么高大上的对手。

    谁知道居然就这样撞上如此大一只目标,莫名其妙之余。惊奇来的实在太刺激,事情很不好办,非常不好办啊。

    不止方应物堵心,万首辅一抬眼发现方应物和项成贤二人组,惊讶之余,突然也感到也很堵心,甚至有拂袖而去的冲动。

    原本以为各项大事尘埃落定之后,特别是方应物罢官为民后这段时间可以清净清净了,没想到在这儿还能遇到该死的方应物。真是情何以堪!

    其实万安并不怕被人发现,但遇到方应物就有点让他担心了,鬼知道方应物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如果不是对康永韶知之甚详,他简直怀疑方应物是被康永韶请过来故意恶心自己的,世间的事情怎能如此之巧!

    当然,这并不说明方应物本身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方应物背后还有次辅刘吉,不然十个方应物也被万首辅分分钟拍死了。

    闲话不提,却说康永韶毕恭毕敬的将老首辅扶了进来。转身瞧见方应物和项成贤的神态,便心里明白,这两个年轻人肯定已经认出了万安!既然认得出来,那就好办了。

    老首辅此次是微服出行。没有仪从也没有开路名牌,一般人当然不知道这老头是谁。怕就怕两个四六不懂的生瓜蛋子胡来,那才叫难堪。

    故而康监正先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向万首辅告罪了几句。“下官罪该万死,一时不周到让闲杂人等混入此地。这就去赶走。”

    不过老首辅却没有对康永韶发火,也不见恼怒神色。反而出言宽慰道:“不必过于介怀,老夫微服前来,难免遇到这样的不清静场面。”

    这不免让康监正感激涕零,谁说万首辅为人阴鸷狭隘,明明如此宽宏大量。随后康监正又来到方应物和项成贤二人面前,低声恫吓道:“想必你们两人已经认出来了,若是识相,速速趁早离去,不要打扰了贵人雅兴!

    此外嘴巴紧一些,虽然贵人不在乎外面传几句闲话,但也不是你们该乱嚼舌头的!切记切记,不要给自己,也不要给家人招灾惹祸!”

    虽然康监正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但想必再大也大不过首辅本人罢?大概也就是谁家不成器的公子哥来此寻欢作乐而已。

    项成贤对万首辅有畏惧心,此时也没了主意,只看着方应物,把决断全交给了方应物。而方应物眉头始终皱着,若有所思。

    范香儿好奇在旁边看着,不知两位既有趣又骄傲的年轻人又会怎么应付?虽然她不认识刚刚进来的老头子是谁,估计对方也不想让她明白知道,但从康大人的神态上可以猜到,这老头子身份必定是达官贵人之流,贵重程度远在康大人之上。

    此外还让她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大名鼎鼎的“方公子”如此缩手缩脚,而那位“年轻御史”一举一动,“方公子”反倒像是这位年轻御史的附庸?有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感觉。

    方应物朝着正负手而立并欣赏墙上字画的万首辅望了一眼,没说走也没说不走。语气戏谑的对康永韶问道:“康监正,你能把那位老先生请了过来,本事不小。真不知你图的是什么?”

    项成贤插嘴道:“不外乎升官发财罢?发财不敢说,可是凭借康监正的名声,升官有点太难了,除非走佞幸路线。”

    康监正并不想与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纠缠,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显然不是这个。“不要说废话了,这与你们无关。”

    但方应物却很有兴趣缠着康监正说话,“更让在下纳闷的是,那位老先生身份何等尊贵,比你不知高出了几筹。但他居然肯与你一同前来烟花之地,这叫在下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在一旁帮腔的项成贤这才恍然,方应物终究是比他敏锐,一下子抓住了事情的关键要害,从这个角度看,怎么看怎么怪异。

    别说方应物和项成贤,就是康监正本人也没明白就算明白,也不可能对方应物这个陌生路人如实回答。

    但此时康监正已经心急如焚了,老首辅还在那边等候着,自己却始终摆不平这边,实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一时间他简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咬牙对着方应物道:“如果还不肯走人,休怪本官不客气了!”

    项成贤听得很不顺耳,还口道:“真是笑话了,你想怎么不客气?”

    康监正懒得答话,对着门口招了招手,立刻见到门外有人应声,伴随着杂乱脚步声音,恍惚有不少人影出现。

    这居然是要动粗不用解答,方应物和项成贤也意识到了。(未完待续

    ps:昨天下乡,累死了,回来就呼呼大睡,早晨起来才有精神码字。另外我宣布本阶段卡文貌似过去了,今天至少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