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四章 失控了(上)

第七百零四章 失控了(上)

    据项成贤之前得到的情报,范香儿嘴里这个晚间要来寻欢作乐并留宿的客人,肯定就是钦天监监正康永韶了。不过项成贤的机变远不如方应物,此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交由方应物发挥了。

    方应物对范香儿的焦急视若无睹,任由美人满脸哀怨全没放在心上。扣上茶盅,淡淡的问道:“老实说,你这个客人是不是官员?而且地位不会太低。”

    俗话道,居移气养移体,方应物摆出架子时,派头与刚才的懒洋洋样子明显不同了。范香儿有那么短短瞬间吃惊的忘了着急,只觉得这位比“方公子”还年轻的小弟虽然一直不声不响,但此刻居然气场比“方公子”还要强大数倍。

    如此范香儿靠着本能,下意识的答道:“这位公子说笑了,怎么可能”

    方应物轻哼一声,“美人不要说谎,对你们而言,约定也仅仅是约定而已,哪有死守约定不知变通的道理?唯一的解释就是,方公子不值得你变通。

    方公子这三个字虽然不值钱,但我想不出,除了正经官员和皇亲国戚外,还有什么样的人必须请方公子回避?还有什么样的人,让你宁可请方公子回避?”

    关于方应物的词锋,连饱经世故的朝廷大佬都要头疼,范香儿一个妓家女子虽然聪明,但哪里又挡得住,被方应物三言两语便逼问住了。

    方应物瞥了一眼项成贤,忽然福至心灵,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说:“我乃监察御史项成贤,特为纠劾风气、整治不法而微服私访。你还有何不敢言明的?”

    范香儿醒过神来,话里有话的说:“听奴家一句劝,大人你弹劾他没有用处。如今他正得圣上恩宠,些许弹劾不过是隔靴搔痒而已。”

    方应物驳斥道:“我们御史行事,从来不看君恩如何。范娘子你多虑了!至于有没有用,那是另一回事,更不需要你来教导本官。”

    方应物见范香儿死活不肯说出来,便又道:“不愿说也罢,反正在这里多等一会儿,便能等到人了。在此之前。希望范娘子不要离开,也不要传话出去,否则就是阻挠御史查案。”

    范香儿无计可施,眼前这两人不肯走,再过一会儿客人来了。自己必然要落下埋怨。可是眼前这两人赶也赶不走,而且也是大有身份的人,又不敢像对待普通客人那样动粗。所以范香儿无奈之余心有怨气,赌气道:“随意你怎么想!”

    此后厅中沉寂下来,方应物重新拿起了茶盅,有一口没一口的喝起茶水。但项成贤不甘寂寞,开口对范香儿调戏道:“香姐儿不须多虑,传了出去就是两边为你争风吃醋。对抬身价大有好处。”

    方应物狠狠瞪了项大公子一眼,这厮败起自己名誉简直不心疼。

    又等了一会儿,有道身影掀起竹帘。大模大样的走进来,瞧岁数约有四旬多。项成贤抬头看了看,迅速低头对方应物道:“果然来了。”方应物立刻明白,此人肯定就是今天的目标康监正了。

    他两人已经认出了康永韶,但康永韶却不认识项成贤与方应物,这不奇怪。话说康大人十几年前纵横都察院的时候。项成贤和方应物还都是淳安县的黄口小儿;而如今他在钦天监,与词臣科道这些高大上圈子皆没什么交集。就连在朝会上,班位距离也很远。碰面机会并不大。

    猛然见到屋中还有别人,特别还是两个俊秀的年轻人,康大人忍不住要发火,对范香儿呵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成心如此么!”

    没等范香儿辩解,康大人又伸手指着项成贤与方应物,喝道:“无论你们是何人,从何而来,现在速速滚出这个院子!”

    方应物与项成贤愕然,这康大人的口气有点嚣张的过头了罢?听他这口气,哪里像是区区正五品监正了?即便是方应物所熟稔的诸位阁老和部院大臣,也没有用这样口气对陌生人说话的。

    康大人见两位年轻人愣着没动,火气又冒了上来,走近了几步,抬高了声调再次喝道:“你们听不懂人言?还不速速滚出去!立刻!”

    这下连范香儿也莫名其妙了,实在不明白这位恩客为何今天火气如此之大?康大人好歹也是读书人出身,往常行径还是比较文雅的。

    方应物还能克制得住,只是皱紧了眉头,习惯性的不停琢磨。但项成贤却按捺不住了,从座位上立了起来,讥讽道:“你无非就是个监正,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呼喝?”

    他这样的御史是特殊官员,身份品格远超五品监正,自然有资格看不起康永韶。

    康永韶是官场中打滚的人物,听到项大公子的口气,盯着项成贤看了片刻后冷笑几声,“很好,你有胆量就在这儿坐着,休说本官不给你明路!”

    说罢,康永韶扭头便出去了,只留下项成贤和方应物面面相觑。此人这就出去了?不知还会回来么?

    方应物对项成贤低声道:“你的计划从头到尾都是扯淡,事情完全没有按照你的想象来。”

    项成贤无奈道:“这康永韶吃错药了?前面嚣张跋扈无以复加,后面说不了几句就跑了,真是疯子一样!疯子的行径,我怎么能预料的出!”

    这时候突然院子中想起了几声喧嚣,方应物与项成贤停住了交谈,抬头向外看。然后竹帘又被从外面掀开,康大人护着另外一人走了进来。

    还有别人?情况好像彻底失去了掌控?什么人能让康永韶像个奴婢侍候?方应物与项成贤向新进来的人注目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便顿时齐齐惊讶失声,又齐齐的从座椅上跳了起来。这个人他们都认识,也都很熟悉,乃是少师、华盖殿大学士、首辅万安万阁老!

    方应物望着首辅老大人瞠目结舌,这下可真失控了啊而康永韶得意的看着对他不敬的项成贤,首辅在此,让你们死而无憾!(未完待续)

    ps:我的大脑也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