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三章 人名树影(下)

第七百零三章 人名树影(下)

    没多久,把门的忘八飞也似的奔出来,躬腰抬手,对着项成贤道:“公子们里面请!香姑娘已经候着了!”项成贤得意的哈哈一笑,昂首直入。

    方应物颇有感慨,不禁喟然道:“名缰利锁,世人又有几个能看得开?如今就连妓家也懂得其中哲理了”。

    转眼间却见项成贤已经进了大门,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便连忙疾步跟上,再不跟上就要被甩的没影了。

    门口的忘八只管在门口迎客,里面自然有别的小厮带路,绕过两道回廊,进入偏东头一处清幽内院。然后这小厮便也驻足不前了,让客人自行进去。

    远远便看到有个粉红的窈窕身影立在花丛边上,两旁各有侍女扶着。再走得近些,方应物凝目看去。这娘子确实如同传言般发色泛金,眸如碧波,异域风情扑面而来,不过五官却依旧是中原人士的模样,一定就范香儿了,如假包换。

    大概是个混血儿,方应心里很熟练地判断道。只是让方应物很好奇的是,这范香儿不知道是老鸨子从哪里找来的,也不知道混的什么血,在大明朝殊为难得。

    这范香儿又冲着这边盈盈福了一福,脆生生的问候道:“来者可是方公子么?奴家范香儿,有失远迎了。”

    听到美人招呼自己,方应物潇洒的合上象牙扇子,欣然上前正要应声。然而却见身边项大公子突然蹿出去,挡住了自己视线。

    方应物莫名其妙的望着项成贤的后脑壳,不知道他要做甚。正当他发愣时。项大公子清了清嗓子,对着范香儿道:“可是香姑娘当面么。果是名不虚传,小生这厢有礼了!”

    范香儿秀目轻扫。见项成贤虽然没有后面那个少年人俊秀,但也算英俊,心下颇喜,掩口羞怯道:“奴家蒲柳之姿,倒是方公子见笑了。”

    我靠!方应物险些跳脚,他终于明白了,原来这项大公子居然想假冒自己的名头去泡妞!实质便宜都是他占了,自己只担了个虚名。不过这范香儿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冯京当马良

    但细想也不全怪她。项成贤与自己身材差不离,年纪就差个几岁,口音也都带着南音,说相貌也称得上堂堂,关键是对自己了如指掌。在不认识的人面前,项大公子有心冒充自己的话,还真是不容易区别出来。

    等方应物回过神来,只见得那两人已经肩并肩走进轩中,彼此顾盼之间言语甚欢。先是听到项大公子自述心路:“小生被罢了官。如今满怀苦闷无可消遣,闲来无事听到香姐儿的名字,不知怎的动心求晤,大概也是缘法罢。”

    范香儿很捧场的说:“哪里哪里。方公子名垂京师,也是奴家噎死日向的人儿。如今方公子能移步舍下,实在是蓬荜生辉。奴家喜不自胜,简直如同美梦成真。”

    项大公子摆出羞愧的样子:“香姐儿过誉了。在下如今无官无职布衣之身,还谈什么名声。别人不来嫌弃落魄寒酸就不错了。”

    范香儿连忙宽慰道:“以方公子这样的人物,奴家岂敢因身份贵贱而相待?奴家虽然身在贱处,却仍然敬重方公子。”

    方应物在后面边听边无语,他是来逛窑子的,怎么感觉怪怪的这也太相敬如宾了罢?

    进了敞轩中,虽然先前说好因为时间关系只做短暂清谈,但范香儿待客并不小气。一连上了八盘时鲜水果,茶水也是上好的徽州松萝茶,看在方应物眼里也要赞一声。

    此后项成贤继续冒充方公子与范香儿调笑,但方应物百无聊赖,只得一边看着项大公子假冒自己,一边抓起果实啃起来,很是乐得清闲。看在别人眼里,只道此人是“方公子”带来见世面的小兄弟,倒也没人来烦他。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小婢站在帘后,对着范香儿打手势。范香儿会意,便对“方公子”道:“今日良宵苦短,不过来日方长,唯请有缘再会。”

    项成贤与方应物再次对视一眼,他们很明白,这是今晚的正主儿快要到了。当然对他们而言,也是戏肉要来了。

    项成贤板起脸,拿着架子道:“香姐儿方才甜言蜜语暖人心脾,怎得到了最后,还是要嫌弃小生了?”

    范香儿陪着笑道:“方公子言过了,委实是有约在先。即便是风尘中人,也要讲一个信字,况且总有个先来后到的说法。”

    项成贤不以为意道:“那我便等等,看看是什么样的客人,能不能卖几分面子。”

    范香儿见“方公子”居然纠缠不休、死活不走,有些心急了,“这未免不合规矩,哪有两拨客人见面的道理。还请方公子垂怜,不要难为奴家这弱女子,不然奴家只能切成两半了。”

    面对美人如此哀切恳求,叫项成贤理亏的一时说不出狠话,若再逼迫就有点像是辣手摧花了。欺男霸女的纨绔也不好当,不讲理和厚脸皮不见得是每个人的必备素质。

    念及此,项成贤侧头对方应物频频使眼色,这种辣手摧花的狠角色,还是由方应物来做比较靠谱。

    正在这气氛僵持住时,方应物终于被项大公子的眼色召唤出来,出面插话道:“夜娱总有尽时,我等另外寻觅个地方等着。今天实在没有尽兴,等这伙晚间客人走了后,我们再继续,还要欣赏你的琵琶绝技。”

    这更不可能!范香儿急道:“有些客人晚间可能要留宿的,奴家今晚不会有空再与两位公子盘桓。为表歉意,奴家不收两位公子的茶钱了。”

    这个时候,范香儿有点后悔刚才过于卖弄自身魅力了,不然怎会招惹出两只死缠烂打的狂蜂浪蝶?她极想大喊一嗓子:“不知奴家那点儿好?现在就改了还不成么?”

    留宿?项成贤和方应物齐齐抓住了这个敏感字眼,登时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他们要给康永韶挖的坑中,留宿妓家便是一项很重要的罪名。(未完待续

    ps:啊啊啊啊,有个地方始终想不通啊,今晚肯定还要写一章,只是有可能12点搞不定了,不过最晚1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