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百零二章 人名树影

第七百零二章 人名树影

    不由得方应物不犯嘀咕,项成贤的主意听起来确实挺儿戏的。大概剧情就是,被罢官的方应物由于种种原因,借酒浇愁也好,排遣抑郁也好,要去花街吃酒。而英明神武的项大御史为了公事,便微服私访跟随方应物一起去,顺便为好友排忧解烦。

    而到了坊司胡同后,英明神武的项大御史“偶然”遇到钦天监监正康大人,果断侦破了康监正的不法行为,带领正义力量与康监正做斗争。

    当然具体细节不足为外人道,无非就是让方应物对康监正寻衅肇事、争风吃醋这些,也有借方应物的响亮名气,把康监正的事情炒作起来的意思。

    这剧情在方应物眼里,怎么看也是项大御史假公济私,想趁机去找乐子。不过想起老友这两三年的“苦闷”生活,方应物决定还是陪着他胡闹一次。有了这个决心后,精细的方应物忍不住又问起细节:“康监正有什么不法行为?难道吃花酒也算?”

    以现在的风气,有些条例已经管不住官员了,不过仍然有些默认的界线存在,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没规矩,比如可以召妓佐酒但最好不要在妓家眠宿之类的。

    项成贤很八卦的说:“听说康监正经常在那院子里留宿,而且听说他所迷恋的那位范香儿其实不是贱籍,而是良家身份,说不定可以扣一顶与良家通奸的帽子。”

    这方应物还有个疑点没有消除,便又问道:“你怎的对那康监正行踪如此熟悉?”项成贤答道:“钦天监的人告诉我的。”

    方应物闻言大吃一惊,连忙喝道:“你竟然能勾结串通钦天监?不要作死。那不该是为人臣者所为!”

    钦天监是什么地方?如果与钦天监走得太近,难免会被别人抨击为窥测天机。或者居心叵测。

    项成贤不以为然的说:“你想到哪里去了?只是钦天监那边的人也想驱逐康永韶,早就向都察院这边检举他了。我顺手接了过来而已。”

    原来这大明朝的钦天监,是非常神秘和封闭的特殊部门,与其它所有衙门都不一样。朝廷专门养着一批会天文算数的人在钦天监供职,钦天监的奏疏全都是机密,直接呈送给天子。而且钦天监官职是世袭相替的,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从外面再招人,人才完全靠自生自养、自给自足。

    不过现任钦天监监正康永韶是个特例,进士出身当过御史,因为号称具有天文专业特长。又走了若干门道,才被天子从知县任命为监正。可是这让钦天监的传统老人们非常不满,因为康监正占了他们的位置,夺走了他们唯一可能晋升的最高官职。

    而今年年初,康监正对天变的解释,既不专业又实在是无耻到极点,更让钦天监里其他人感到非常蒙羞,便有了驱走康监正的想法。

    于是有些人偷偷联系相熟的御史,游说御史弹劾康永韶。然后项大御史受方应物指使也盯上了康监正。两边便一拍即合了。

    听到这些内幕消息,方应物连连感慨,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连只管算命的衙门也有政治倾轧。如果项成贤这边以御史之尊出面纠劾康永韶。而钦天监那边又有人配合拆台,那么成功率应该不会太低。

    方应物伸个懒腰道:“行了!我左右也是无事可做,就陪着你胡闹了。不论你用什么法子。趁早把康永韶赶走,然后再叫洪松速速上书论及地震!”

    项成贤便催促道:“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对此方应物十分惊讶,“现在?你也忒猴急了。”

    项成贤理直气壮的说:“据别人通报。说那康监正已经有两三天没有去找范香儿了,因而预计这一两日肯定会去,说不定就是今天,你我当然要抓住机会。”

    方应物苦笑几声,交待了几句,然后带着娄天化和方应石出门。项成贤担心人手不够,万一起了冲突要吃亏,便又让方应物多带了两个仆役,然后他也从家里带出了四五人,如此才安心些。

    两人都还算年轻,鲜衣怒马穿过街头,又是左右豪奴伴随,哪里像是朝廷官员,十足十的纨绔子弟派头。

    穿过棋盘街来到东城,又到了坊司胡同这里,项成贤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很陶醉的自言自语道:“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

    至于如此么?方应物下意识远离了项成贤几步,突然觉得与项大公子一同出来很掉价。然后见项大公子也不用问路,惬意自如的穿街走巷,绕了两绕后,便停在了一家三开间大院子门前。

    方应物久久无语,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项大御史这两三年,真的从来不踏足此地?

    把门的忘八看到一行人,眼前一亮,立刻殷勤的上前迎接。项成贤随意问道:“我们是听到范香儿的名字来的,眼下可在么?”

    那忘八犹豫片刻才道:“香姑娘今晚另有约,要为此准备着,所以此时不见其他客人了。”

    项成贤与方应物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今晚另有约,很可能就是康监正了。其实对于妓家而言,高官很少直接到院中吃酒作乐,所以如康监正这般位属衙门正官,又能上达天听的人就算是大人物了。

    项成贤装模作样抬头看了看天色,日头已经西斜了。“我们来了这一趟,总不能白来!怎么也得见识一下,看看是否名不虚传!”

    那忘八苦着脸道:“公子谅解则个,此刻实在不便请出来,就怕误了夜间生意。院子里还有别的姑娘”

    项大公子又道:“你只说夜间有约,现在还有一个时辰才到晚间。我们不与她吃酒,也不用别的侍候,只会面喝茶清谈如何?说说话喝喝茶而已,断然影响不了她晚上的生意,银子少不得你的!”

    那忘八还在犹豫,片刻后再次拒绝了。

    项成贤也不气恼,笑嘻嘻的上前一步,指着方应物道:“你可知这是何人?当朝著名清流人物,方大人方青天听说过没有?”

    人的名树的影,这忘八侧头望向方应物,就像看到了聚宝盆,眼神更为炙热,妓家自抬身价的最好办法就是泡名人啊。

    以方应物的名气,那是倒贴几百两请来都不亏的,随即忘八咬牙道:“请公子少待,小的先进去安排一下。先说好,今天只能喝茶闲谈,若他日再来,我家必倒履相迎!”

    项成贤得意的扭头对方应物眨了眨眼,低声道:“如何?我说你非来不可罢?不然连门都进不去,请你来真的是因为技术原因。”

    方应物伸出中指,对项大公子比划了一下。(未完待续

    ps:继续深挖脑洞,今天还有两章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