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狐朋狗友(上)

第六百九十九章 狐朋狗友(上)

    方应物的这个回答,让项成贤偷笑不已,却让洪松感到很没面子的气恼。方应物和项成贤反复劝了半天,效果依然不大。

    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充塞洪松心头,满脑子家国情怀,哪里听得进方应物和项成贤两个官场“老人”的苦口婆心。

    项成贤气得骂道:“你简直昏头!你上疏根本就是无用的!天子不会因为你一封奏疏就改了主意,反而会借机整治你!徒劳无功,没有任何用处,你这是何苦!”

    洪松回应道:“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项成贤抓狂的挠了挠头,转头对方应物道:“洪兄鬼迷心窍想不开,劝是劝不得了,你向来足智多谋,有什么别的主意拦住么!”

    方应物对着项成贤干瞪眼,就算有办法,也不该是当面这样说罢!让洪松听着怎么筹谋?

    项成贤又道:“你这样笃定,肯定有什么底牌没出,难道就没个办法挡住洪兄?”

    方应物竟无语凝噎为什么和他走得近的这些人,比如汪芷比如刘棉花,又比如眼前的项大御史,没有一个为他的现状担忧,全都认定他还有底牌?

    好罢,他确实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也只能是等着地震消息而已,要说底牌这就是底牌了。可是真的只有等待,什么也做不了,还能怎么拦着洪松?

    “你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罢”项大御史在方应物耳边不停地碎碎念,好像念叨几句就能把主意念出来似的。

    不过还挺管用,方应物被念得头昏脑涨。却突然冒出个念头来,说不定还真有个法子,能挽救一下即将“失足”的洪松。

    自己一直在等待历史上准确记载的地震消息,但为什么不能变被动为主动?这个消息可以由别人上奏,也可以由自己人比如洪松上奏啊!这样既能满足洪松的情怀。让洪松发泄出对苦闷现实的失望,又能避免他被天子追杀的危险,同时还能帮着抬举一下洪松的江湖地位。

    项成贤见方应物忽然呆呆的没动静了,便知道这个老朋友肯定有灵光闪现。与方应物认识了这许多年,对方应物的一些习惯早知之甚详了。

    半晌过后,方应物醒过神来。看了看项成贤和洪松,“两位兄长听着,下面这些话,我只在这里说,不可入别人之耳。”

    方应物越是庄重。项成贤和洪松越是疑惑和好奇。只听方应物又说道:“据我所知,泰山今年以来已经有数次地震,天象如此,安得不是有警于人事?”

    项成贤和洪松面面相觑,关于泰山的政治意义,官场中每个人都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山,是天下群山的宗首。别的不说,只说帝王泰山封禅的概念。就知道泰山的独特地位和象征意义了。

    可以说,泰山连续数次地震绝对是天大的示警,严重程度甚至比去年元旦的坠星事件还要大。

    项成贤连忙追问道:“这样重大的天灾。为何不见闻于朝廷?”

    方应物答道:“泰山一代地震发生了几次,只一次可能还没那么严重,只算偶尔现象,但两个月里发生数次就不是小事了。

    大多数人可能没将这各自都算偶然的几次联系起来想,但迟早会被有心人觉察到,而地方也不敢胡乱奏报。大概还需要最终确定。无论如何,我敢说泰山地震事情迟早会被人掀出来说。”

    “你怎么知道的?我没记得你曾经翻阅大量奏疏找出痕迹?”

    方应物故作神秘的说:“东厂。你懂得。当然你们可以说从商人嘴里听到,然后仔细翻检了有关奏疏里的蛛丝马迹。总和起来才发现情况之严重。”

    出于对方应物的信任,项成贤对这个消息本身不怀疑,想明白了其中因果,兴奋的拍着洪松道:“洪兄,你有救了!”

    洪松脸色发黑,什么叫“有救了”?忒不吉利!

    方应物对洪松道:“我想,让洪兄你充当奏报泰山地震的人,确实是一个好主意。我就不信,出了泰山连续地震为示警,陛下这种迷信敬畏鬼神的人还敢换太子,而洪兄你就充当了挽回时局的人!”

    项成贤帮腔道:“是极是极!洪兄若你上了这封奏疏,等若是力挽狂澜,立刻前途无量,上升的道路便开辟出来了!于公有利于己也有利,为何不做?”

    洪松感到深深的蛋疼,之前自己明明是要当不惜自身的诤谏直臣,刚才还死气沉沉般的压抑。怎么被两位老友三转两转的,就转到怎么设计才能得利、才能升官上面来了?气氛也从严肃紧张变成团结活泼。

    洪松本性不愿意干这些投机取巧的事情,真心不想被带歪路带到沟里去。当年方应物和项成贤乡试舞弊,洪松就没参与,结果比两人晚了一科才考上。

    故而他有心拒绝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惜非吾之本志也,听你们这些取巧主意,要坏了我的修养。”

    对付这种典型的精神洁癖,方应物是专家,非常熟门熟路的专家,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的专家,都是从自家父亲身上练手练出来的应付洪松这种比父亲方清之还不如的一年级菜鸟,简直手拿把攒。

    只见得方应物脸色一整,大声喝道:“洪兄!这是最后挽救东宫的机会,明明有办法你却不去做,只管一味要上疏卖直批龙鳞!我看你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故意沽名钓誉!”

    “我”洪松一时无语,明明不是这个意思,但却被方应物说成这样还不好反驳。

    项成贤也帮着落井下石道:“洪兄你若不写泰山地震的奏疏,我就连夜写了,明天就投进宫中!之后再等这个消息爆出来,你还激烈上疏劝谏天子便没有名声方面的效果了,在别人眼里反而就是手法拙劣的见风使舵而已!”

    洪松愕然,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似乎将自己所有道路都被堵死,只能按着他们指定的路子。便忍不住愤愤道:“狐朋狗友,悲夫!”(未完待续)

    ps:承诺第一更!散会比预计的晚,继续写……半夜12点半或者之前一章,明早八九点或者之前前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