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懒得告诉你!

第六百九十六章 懒得告诉你!

    更让方应物不忿的是,两大强权都以为自己是厕纸么,想甩就甩?他正打算严词批判汪芷的儿戏作风,但是话才到嘴边,看见旁边孙小娘子后便又缩了回去。

    汪芷无论是不是玩笑戏言,确实说了要把孙小娘子嫁给自己的,如果自己过于不讲情面的拒绝,那肯定要伤到孙小娘子的心。

    本来方应物对耽误孙小娘子这许多年有点愧疚,哪里还能再忍心让孙小娘子受伤。方应物又一想,没准汪芷就是算中了这点,才故意如此。

    纠结半天,方应物换了种口气,无奈道:“我知道你是看我被罢官,所以故意找话逗闷子开解罢?小生心领了!”

    汪芷便答道:“一开始确实是逗乐,但是说着说着,我便觉得真是可行没道理不试试看啊。再说外面传的沸沸扬扬,都说你被本太监抢了女人,你要是把孙家姐儿娶回去,那就相当于找回了脸面啊!”

    本来方应物还有第三件事要说,就是劝汪芷别误人误己纳孙小娘子当什么夫人,但是此时这话却不好说出口。若汪芷来一句“那你来娶”,自己就不好接话了。

    不过方应物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怨气,汪芷这次任性确实让他不痛快,一是跟自己抢女人算怎么回事?二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传流言说自己被汪直抢了女人,男人尊严小小受损。

    所以他很是不吐不快,一时间忘了平民百姓身份,斗胆对汪芷责问道:“什么脸面不脸面的,还不全都是你惹出的事情!你要是不大张旗鼓宣布准备纳孙夫人,又怎会有人有针对性的传流言扯到我!”

    汪芷瞬间脸拉长了几分,“你说的什么混账话?你知道我为什么恼火么?我和孙家姐儿之间假如成亲,这叫虚凤假凰罢?为什么你只吃孙家姐儿的醋,却不吃我的醋?

    为什么你觉得孙家姐儿成亲不可忍,却没感到,我成亲同样不可忍?难道看着我快与孙家姐儿成亲,你心里全都是孙家姐儿,就没一点关于我的触动么?”

    我靠!这他娘的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神奇逻辑?方应物顿感头大如斗,连忙举手道:“等等!我脑子有点乱,让我先理一理。”

    前段时间,方应物还有点担心成长环境不正常的汪芷性别认识障碍,权势更大之后心理趋向男性化。但现在至少可以在这个问题上放心了,这绝对是女性才具有的心理状态和奇怪逻辑啊!

    这时候孙小娘子仿佛忍不住了,突然插话说:“方相公有所不知,汪公也是别有苦衷,全是为了”

    汪芷却喝道:“不用多嘴!”

    见汪芷打断了孙小娘子,方应物便明白了,其中一定还有内情,但汪芷却不愿意说出来。

    方应物还要继续问,但汪芷却顾左右而言他,“接下来是我和刘阁老之间的问题,你不用管了!反正无论刘阁老怎么抉择,你也拦不住。万一刘阁老真的选择悔婚,那也是注定命中如此,你休要怪我”

    方应物不禁悲从心来,自己成个亲真难,从成化十七年拖到了成化二十一年,还是有障碍。老泰山难缠也就罢了,赶时髦勾搭个外室情人也如此难缠,全都想各种体位插进来当小三!

    很累,感觉不会再爱了,方应物叹口气道:“做人就不能单纯一点么。”

    汪芷不由得陷入了回忆,“当年我行事就是直来直去的,人人都说我是大恶人。自从遇到了你,不知不觉就变了。”

    方应物欲言又止,最终只得关心的问道:“关于梁芳那边,你能行不?顶得住么?”

    汪芷讶异的“咦”了一声,“你知道了一些情况?是谁告诉你的?宫里的人?”忽然她又有所醒悟:“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想必是那张永了!”

    孙小娘子犹豫片刻后,鼓足勇气开口道:“方相公不要责怪汪公子,她也是万般无奈!”

    汪芷轻哼一声,挥挥手道:“就知道你向着他。”

    方应物奇道:“汪公公春风得意权势赫赫,有什么无奈,以至于非要假模假样的纳你为夫人不可?”

    孙小娘子娓娓道来解释说:“方相公你有所不知,前阵子梁芳负责为选拔良家入宫为女官,要点奴家的名字。毕竟奴家户籍还是良家,被点了也不犯规。”

    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方应物忍不住疑惑道:“梁芳明知道你是汪公公的人,怎么敢这样公开与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过不去?”

    孙小娘子又解释道:“背后还有人推波助澜,据说有庆云侯的主意,要选了奴家入宫为女官,然后再通过太后恩典将奴家指给庆云侯。”

    内情居然如此复杂,方应物愕然不语。

    孙小娘子继续说:“故而汪公子为了保住奴家不被选入宫,便匆匆忙忙宣布要纳奴家为夫人,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总不好将奴家嫁给别人罢?

    按照太监里规矩,这样成亲也是被认账的。到了这个地步,除非梁芳彻底撕破脸,公开往死里争斗,那就不会再点奴家的名字,估计梁芳只敢用阴招,还没有这么大的胆量。”

    孙小娘子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除此之外,梁芳还有后手。如果汪公公为了躲避点名,将奴家转给方公子为妾,那么梁芳就可用此为依据,直接向宫里万娘娘告汪公子与方相公你互相勾结。”

    方应物冷笑道:“还不止如此罢?如果汪公公没有将你转到我这里,就会有人故意造流言,一是败坏我名声,二是在我和汪公公之间挑拨!真是好算计!”

    “是呢!所以汪公子也是别有苦衷,只是不肯向方公子明说。”

    方应物这才相信,汪芷真是无奈无辜的转向汪芷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汪芷翻了翻白眼,“告诉你作甚?除了让你烦心外还能有什么用处?宫中事情你能帮什么忙?

    你还是忙着你那东宫大业罢,别为小事分心了!再说前几天就是看你不顺眼,懒得告诉你!”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