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最了解你的人

第六百九十一章 最了解你的人

    话说国朝文臣与太监之间的关系,那真是曲折离奇一言难尽。从理论上,外臣文官与内臣太监之间不许往来,但理论只能是理论,从理论上太监还不许干政呢!

    现实中,文官尤其是内廷大臣不能不与太监往来,内阁和司礼监之间如果真老死不相往来,中枢没准就瘫痪了。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其实也是内阁能压制外朝的优势。

    只是其中分寸需要拿捏好,非常考验官员们的政治水平。“交通内宦”这种罪名一直都存在,而且也经常被用来作为政治攻击的武器,有时候还真有效果,为此罢官的不是没有。

    闲话不提,却说方应物趁着老泰山只是有酒意还没有撒酒疯,连忙找借口尿遁了,很明显已经无法正常沟通了,不跑路更待何时。

    在回家路上,方应物连连感慨。这年头真是人心难测,如果不是刘棉花喝多了,还未必能听得到酒后真言,近期还是离老泰山远一点比较好。

    另外刘棉花和汪芷都指望不上,那么答应了去司礼监索要奏疏的难题,看来是无法破解了。那就只好按照老习惯,借此刷一刷声望就算了,方应物心里计较道。

    及到次日入宫时,方应物在西安门和西华门两道关口都是不停东张西望,确定附近没有刘棉花出现,才一溜烟的蹿进去,正所谓防火防盗防小三。

    讲课时候,方应物还是侍立在廊上。穷极无聊时,又有了新发现,讲官能一口气讲一个时辰不停。但中间却没有任何互动。

    也就是说,讲官只管拿着经典滔滔不绝的说,不会多一句别的话;而太子只管安安静静的坐在对面,也不会多问一句,至于是否听了进去。没人在意

    讲是一种形式,听也是一种形式,整个授业完全就是形式主义。方应物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难怪大明的储君教育极其失败!

    休息时间,太子仍然被簇拥进暖阁并喝茶捶背捏腿,众侍班官员也出厅到庭院中。君臣各自休息。彼此给对方一点空间。

    今天谢迁谢学士出现了,不过和大多数东宫官属一样情绪不高,当他看到天下第一堵心人方应物位列同僚后,情绪更不高了以后只怕要天天相见,连眼不见心不烦都做不到了。简直人生无趣。

    对谢迁谢学士而言,方应物实在是一个改变了他人生命运的人物。这些年,方应物抓住一切机会死死咬住自己,时不时让自己狼狈不堪,此消彼长之下,他的上升空间一点一点被方应物他爹挤压。

    七年前,有翰苑首领徐溥的竭力提挈,他是同年龄段中第一人。甚至有越级而立、超越前辈的趋势,按照正常轨迹,只需按部就班的等待入阁;

    但现如今。很多人心目中的第一人隐隐然变成了方清之,比起清名,方清之远胜于不善于卖直的自己。

    更可恶的是,方家父子两人里,一切手段都是方应物使用,而方清之则像是纯洁的白莲花。只管秉承大义摆姿势,浑然不露任何破绽。

    让谢迁感到抑郁之处还在于。如果他与方清之的儿子较劲,以大欺小传出去简直丢自己的体面;但是如果主动与方清之较劲。肯定还是方应物跳出来接招,然后方清之装作风轻云淡,最后反而又成全方清之的名声!

    更何况当年是自己有过失在先,对方清之陷于天牢坐视不理,这导致无论方应物如何疯狂仇视和攻击自己,别人都会觉得情有可原。因为方应物打着为父亲出头的旗号,有了大义名分谁能说孝顺不对?

    不过谢学士转念一想,现如今方清之离开了,方应物后脚进来成为同僚,算是可以平等相待,是不是不必有以大欺小的顾忌了?况且不会再有以一打二的不利局面。

    按下谢学士的碎碎念不表,方应物见到谢迁倒是没有什么太多感想。如今父亲大势已成,只需等待水到渠成的时机就是,所以对竞争对手谢迁自然就不用那么上心了,和普通路人差不多。

    少詹事刘健看到方应物,笑着问道:“昨日所言之事,方大人有何计较?”

    方应物答道:“尚未有头绪,不过晚辈尽力为之。”

    看着方应物装模作样,旁边谢迁没来由感到不舒服,忍不住摆出前辈架子,训示道:“为人要脚踏实地,不可轻薄虚浮。若做不成,便不要随意承诺,不然与招摇过市、夸夸其谈有何异?”

    以前谢迁和方应物八竿子打不着,说话也没机会说。如今同在坊局,便分了前后辈,自然可以依仗前辈身份了——翰苑坊局词林官与别处官职不同,不看重上下级但却很讲究前后辈。

    这谢迁还是忍不住要找自己的不是方应物心知肚明,但口上装起了糊涂:“晚辈驽钝,委实不明谢前辈所言何意。”

    别人见谢迁与方应物交锋,便识趣的闭嘴旁观了。词臣之间大都要维持和气的体面,一般不会撕破脸,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矛盾还是免不了的,不过斗争烈度一般也小。

    “你的心思,就是想以此为借口,去司礼监大闹一番,然后博一个不畏权阉的虚名罢?”谢迁直接点破了说。

    我靠!方应物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这谢迁对自己研究还挺深,对自己的套路居然如此熟稔!老话说得好,敌人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其实他也不是没主意,也想着故意在司礼监大门口堵住汪芷,然后与汪芷大吵一架,回来就说自己尽力了。反正汪芷应该不会真的往死里报复自己,这名声不刷白不刷。

    但这种事若是提前说出来,那可就不灵了。在别人明知道的情况下还去这样做,岂不成了故意演戏沽名钓誉么!

    其他人听了谢迁这几句话,目光颇有玩味的看向方应物。细细想起来,方应物的行事风格还真是如此,谢迁所言说是猜测,但没准就是真的。

    谢迁难得在方应物面前找到占上风感觉,又张口淡淡的说:“小子!如果只有这个卖直路数,还是不要答应此事,只会于事无补反而添乱。”

    方应物尴尬的老脸微微一红,心里有些火大。常言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谢迁说出这种话,和打脸揭短没有两样!(未完待续)

    ps:今日应酬饭局缠身,码字艰难,下一章不是半夜就是明天早晨发,全看能不能得空,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