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旭日东升

第六百八十六章 旭日东升

    见不到汪芷,方应物拒绝了何娘子挽留,怏怏回家。不过方应物反复思量后,还是发现了奇怪之处。

    这汪太监是个直爽性子,向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传纸条说几句云山雾罩的话,不是她的风格。

    所以此中必有缘故,汪太监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情!可惜他方应物终究不是神仙,委实猜不出来。更别说女人心这种东西,就是真神仙来了也未必能猜出来。

    正当方应物在家里反复揣测女人心时,从宫中传出诏书,两道颇为惹人注目的人事问题终于尘埃落定!

    一是右都御史李裕迁吏部尚书、加太子少保,二是户科给事中方应物超迁正六品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括号不兼翰林衔。

    两道任命在舆论里简直就是一热一冷的相反对待,李大人成为吏部天官是登上人生顶峰,从此成为手握无数官员前途的外朝第一大佬;但方大人进东宫,却是跌进坑里了,或者说终于跌进坑里了。

    已经有老成的人物教育后辈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你们总是不懂,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即使强如方应物者,今次也被坑到深不见底了,正所谓物极必反!”

    亦有长辈敦敦教导子弟:“朝堂就是这么险恶,即便赢了无数次,但只要输一次,立刻就难以翻身了。为人处事无论何时要记得两个务必,务必要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要保持谨小慎微、战战惶惶如临深渊的心态。”

    当然伴随着方应物进东宫的消息,还有那些真假不明的**流言这些也被人们视为一代天骄方应物衰败的征兆。一位生机勃勃的上升人物,怎么可能冒出这种诡异流言?

    还要简单介绍一下,国朝设有詹事府主管东宫事务,詹事府下分设左春坊、右春坊、司经局,经常合称为坊局,又与翰林院合称为翰林坊局,属于顶级清流官职。

    左右春坊里设有大学士(不是内阁大学士)、庶子(谢迁那个官)、谕德(方清之原先官职)、中允(方应物现任官职)、赞善等属官,各司其责辅佐太子。

    詹事府和翰林院关系极其密切,几乎就是两位一体的衙门。詹事府就是翰林学士们升迁的渠道,詹事府属官里兼任翰林院官衔的也不稀奇。

    方应物作为翰林出身的人(半日翰林也是翰林出身),这次不兼任翰林院官衔,就有几分被刻意贬损味道了,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左中允兼翰林院编修由此可以看出方应物让某些人异常纠结的心态了。

    当然詹事府这些官职往往属于模仿古制套个名字,具体干什么还的看差遣,比如侍班东宫、经筵讲官之类的。如果没有另外差遣的话,方应物这个左中允所要负责的事情大概就是文书和记注。

    东宫属官与内阁大学士一样,都是内廷大臣,发放有特制的牙牌,作为出入宫廷的凭证。

    当尚宝司将银牙牌送到方应物手上的时候,就意味着所有就职手续办完了,方应物明天就该佩戴牙牌,去宫中履职了。

    东宫属官上班的地方,当然不是太子寝宫,那里就和天子寝宫一样,外臣进不去,只有太监在里面服侍。自从当今天子懒政之后,文华殿就成了太子日常学习之所,所以东宫当值官员都是去文华殿等待。

    一大清早,方应物便被叫醒,看了看蒙蒙亮的天色后长叹一声,睡到自然醒的生活再次远去。

    洗漱用膳,便往西华门方向而去。内廷大臣有特权,不必绕道走承天门端门午门,可以直接从西华门入宫。

    在西安门外,方应物恰好遇到了老泰山。刘棉花颇有感慨,抚须道:“终于也看到你走上这条路了,正仿佛此时的旭日东升。”

    文华殿和文渊阁都在左顺门内,故而方应物和刘棉花同路而行。过西安门进入西苑,到了太液池时,方应物忽然想起了某个曾经高贵的可怜女人,只可惜上次惊鸿一瞥后无缘再见。

    她就居住在西苑某处院落中罢?方应物下意识环顾四周,不过除了匆匆路过的太监什么也没看到。

    在西华门检验牙牌并登记后进入紫禁城中,今天又不上朝,方应物便继续和老泰山前行至左顺门。进左顺门后分开,各自前往当值之所。

    左顺门里面这一带,就是大明朝最为核心的地方了,没有第二。文华殿是天子名义上的政事殿和太子学习之所,文华殿东边一排院落就是执掌批红的司礼监,文华殿南边高墙内的院落就是内阁大学士所在的文渊阁。

    如果一块陨石砸在这片地方,大明朝估计就要瘫痪,没了各种不靠谱天子、不是宰相却要担起宰相责任的大学士、以精英读书人自诩的司礼监太监,大明朝还是大明朝么?

    方应物不是没来过这里,但之前两次都是充当过客,今天到这里却是来上班的,心态自然不同。别人的地盘和我的地盘,观感终究是不一样的。

    此时旭日升起,照得宫阙一片光芒,方应物没有着急进文华殿,信步在殿外转了转,熟悉周边环境。

    当然他也只可能绕着文华殿转圈子,除了左顺门之外,哪道宫门都不允许他跨越。就是司礼监文书房院门和文渊阁院门也不允许他通过。

    路走到头转过身来,方应物被日光刺了一下眼睛,等适应过来后,在视野里赫然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汪芷?方应物哈哈一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上次求见不成,却在这里碰巧遇上了。

    如此方应物便迎着汪芷走过去,离得近了时停住脚步,开口要与汪芷寒暄几句。但是汪太监冷漠的扫了方应物一眼,仿佛素不相识,脚步没有半点迟缓的与方应物擦肩而过。

    在后面跟班的小太监好奇的瞅了瞅方应物,只当方应物是刻意守在这里巴结汪太监的新人。

    方应物愕然回首,望着汪太监的背影。这可就过分了啊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