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流言蜚语

第六百八十四章 流言蜚语

    是夜,方应物辗转反侧,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自己将汪芷的行为看做是胡闹,是否过于不近人情了?人家可是贵为司礼监秉笔太监,没理也该是有理的。

    如今一边是大吵过后把话说死了,另一边又被老泰山逼着去送礼结交,真真是夹在中间骑虎难下。

    在京城另一端,汪芷也没睡着,于是充当侍女角色的孙小娘子便也没睡下,便陪着汪芷说话:“为何不明明白白将实情对方相公说了?平白的闹了生分。”

    汪芷冷哼一声,“跟他有什么好废话的,迟早有他后悔的时候!”

    再漫长的黑夜总会过去,及到次日,却有个消息传了出来。听说首辅万安上疏,督促天子批下奏疏,迁方应物为东宫属官。

    上上次内外廷集议,传授方应物为东宫属官,被天子留中不发一直没有下文;上次前吏部尚书尹旻举荐方应物补入东宫,也被天子留中不发。

    一连两次留中,便把方应物的任命问题拖延至今、悬而不决,吏部对方应物这个敏感人物也很棘手,干脆就装作没看见了。

    如今首辅万安又一次为方应物进奏,督促天子批了前面奏疏。或真或假不明真相的人感慨道,此乃首辅爱惜人才,竟然为了一个方应物特意上疏;

    当然,大多数目光如炬的人都能看出来,万首辅终于也忍不了搅风搅雨的无业游民方应物了!乃至于以大欺小亲自出手,将方应物送入东宫死地,同时用东宫差事束缚住到处胡乱插手的方应物。

    不错。天子改立太子似乎迫在眉睫,现如今的东宫便成了公认的政治死地。这会儿去东宫等于是充当殉葬品,丧失了一切前途。

    话说回来。当今天子比较迷信,崇佛信道的事情没有少做。方应物身上有星君下凡的传闻,让天子很是犯嘀咕,担心方应物去东宫后,真变出点不可思议的祥瑞事情,反过来叫自己难办。

    所以对举荐方应物去东宫的奏疏,天子一直留中不处理。但今次又被万首辅上疏督促,搞得方应物很有点“众望所归”的意思,天子略一纠结。便朱批恩准了。

    既然天子御批过,然后就是走程序了。就像大多数人事任命一样,在程序走完之前,消息却先传了出来。

    方应物的亲友团们听到方应物迁转为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尤其还没有兼翰林院官职的时候,忍不住摇头叹息。小方大人果然是木秀于林了

    不过方应物本人毫不在意,任由别人如何议论,他只一门心思烦恼汪芷的事情,对自己的际遇似乎漠不关心。

    这日方应物坐在堂上。看着刘棉花硬塞过来的礼品发愁。有门子来禀报,说是项成贤等数人联袂来拜访。

    方应物连忙去大门迎接,却见有五六个人来了,以项成贤项大公子为首。不是自己同乡就是自己同年。

    项成贤叫道:“方贤弟!今日我们来请你去喝酒,放下烦恼,共谋一醉如何?”

    另一位同乡洪松安慰道:“朝廷有不公之处。但方贤弟不必耿耿于怀,且放宽胸怀等待时机。浮云终究不能蔽日,愚兄相信方贤弟总会东山再起。”

    这群人估计是听到消息后。为自己抱不平并过来安慰自己的,方应物对此很感动,作揖谢道:“在下何德何能,敢劳诸君挂怀。亦不必为在下忧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吾辈遇事自当宠辱不惊,看淡得失。”

    此后项成贤拉着方应物,要出去吃酒,方应物架不住好友们的热情,便对家人交待几句后,随着众人出了门。

    众人都是士子便服,结伴望南而去。项成贤在路上对方应物说:“棋盘街那里新开了一家酒楼,做得好一手杭州菜,生意火的很,今日便去饱一饱口福。”

    项成贤带路,到了地方后果然是客人众多,雅阁是占不到了,只能在二楼临窗处拣了席位,与其他若干桌共在大堂内。

    方应物怕项大公子过意不去,便说:“这样也好,更有热闹气氛。”众人坐定后,隔壁桌上有几人高声闲谈,声音飘了过来,让这边听得一清二楚。

    “近日京师出了一桩有趣的事情,那新晋的司礼监太监汪直要娶夫人了。”

    “忒没见识!太监娶夫人算什么稀罕事情?这样的太多了!不过也真真是暴殄天物,白瞎了那些美貌小娘子。”

    “只说太监娶夫人自然不稀奇,但稀奇的是别的方面!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孙夫人可是武功高超,当年杀死过鞑子首领,乃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当然这还不是最有趣的地方,我还听说,这位孙夫人与当年那个方青天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瓜葛。”

    “什么?方青天竟然有这等风流韵事?真的假的?”

    “九成九是真的!据说孙夫人是非方青天不嫁,甚至名分都不在意了。”

    “那这次汪太监娶孙夫人算是怎么一回事?”

    “听说当初孙夫人本来是在方应物身边的,两人之间情愫早生,可惜造化弄人,孙小娘子被汪太监仗势欺人抢走了。

    如今许多年过去,方应物没有娶亲,孙夫人不肯嫁人,说不定就是互相等待。事到如今,汪太监要娶孙夫人,方应物只能相看泪眼、徒呼奈何了!”

    “方应物又不是毫无势力之人,难道就这样白白看着情人羊入虎口?这也太窝囊了!”

    “可是比起执掌东厂的汪太监,方应物的势力差了许多,心里总会有顾忌罢!不过若是大丈夫男儿汉,即便无力回天,也该有所表示。”

    没想到隔壁桌上八卦都是围绕着方应物转,而且还是男女绯闻,至于主角就坐在自己身边,众人感觉极其古怪。

    项成贤忍不住笑道:“方贤弟精力如此充沛,一边与朝中奸邪打官司,一边还有余力和汪太监争风吃醋,佩服佩服!”

    方应物没心思和项成贤胡扯,一时间愣在座位上。孙小娘子和自己的关系,知道的人真不会太多,没有在公开场合传播过,但现在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市井流言中

    可以肯定,流言肯定是有心人放出来的,凭直觉还能感受到,背后充满了浓浓的阴谋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