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就是任性

第六百八十二章 就是任性

    时而凝眉苦思,时而咬牙切齿,方应物表情不断变换,就像天上的云彩,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看在刘棉花眼里,只感到十分不解,这事有什么可琢磨的?“真是少见多怪,这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么?别人就算是太监娶夫人,你操什么闲心?还是先想想自家婚事罢!

    虽然最近事情多,但贵府屋舍翻修不要慢了,到了八月秋高气爽时候便要成亲,不得亏待了我家娇女。老夫得了空时,要去看一看的!”

    方应物回过神来答复道:“小婿晓得,但请老泰山放心!一直让得力家人王英在督工,钱财不是问题,误不了时辰!”

    最后刘棉花再次吩咐道:“别忘了,你与汪太监那边比较熟,替老夫低调的送份厚礼过去!一个司礼监太监不同于其他太监,是值得如此做的。”

    到了次日,方应物终究是忍耐不住,出门前往东安门外何娘子酒家,有些话当真是不问不快。

    此时酒家里没有客人,生意还是如此惨淡。女掌柜何娘子正百无聊赖的支着下巴,坐在柜台后面,漫无目的扫视着外面行人。

    忽然看到方应物闪进来,何娘子的双眼登时像是蜡烛一样点亮了,变得明媚无比。不过何娘子并没有从柜台里走出来迎接,只是娇笑着打了个招呼道:“稀客稀客,方老爷可是好几天没有来看望奴家了。”

    方应物走近了后,习惯性的伸手搭在柜台上,半是试探半是抱怨的说:“就看汪公子最近那脾性,来此作甚?”

    何娘子摸着方应物的手。很**的调笑道:“没有汪公子可还有奴家,奴家对方老爷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呢。”

    方应物对何娘子的风情有免疫力了,很不怜香惜玉的拧了一把,歪歪头说:“去里面说话!”

    去了后院屋中,方应物没有胡来。反而一本正经的问起正事:“汪公子今日能过来么?”

    何娘子答道:“这很难说,汪公子刚刚登位,与往昔不同了。”

    方应物又问道:“有什么不同?”

    何娘子想了想答道:“原来汪公子只需要抽时间进宫给娘娘请安,大部分时间都在宫外游荡;而眼下,她总要去司礼监坐一坐的,那时间可就说不准了。”

    方应物嗤声道:“这汪公子说是当了司礼监太监。主要侧重还在东厂,能与过去有多大不同?”

    何娘子便替汪芷解释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既然担了司礼监太监的名头,那总得在司礼监里面立起威风。方老爷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罢?”

    方应物又岔开话题问道:“听说汪公子要成亲?是和谁?”

    说起这个情况,何娘子忍不住嬉笑几声。“汪公子没有打发人告诉你?应该是和有诰命的孙夫人罢。方老爷心痛了?没什么,还有奴家嘛。”

    猜测是一回事,方应物只能啼笑皆非;但得到确认是另一回事,听到自己的菜要被吃掉,方应物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她搞什么鬼!一个死太监,不对,一个女人娶什么夫人!摆着给我看吗?”

    何娘子看着读书人居然也爆粗口,一时间瞠目结舌。不过回过神来后只觉得方应物反应很有趣。又是笑了几声。“太监也有很多娶夫人的啊,尤其是第一等的大太监,谁不在宫外娶夫人?

    汪公子如果进了司礼监。在宫外置宅子、娶夫人,都是必须有的排场,以后还得养儿子,不然要遭笑话。”

    方应物知道,何娘子说的这些倒是没错,大太监这样干实在司空见惯。可是汪芷

    此后方应物低头沉思片刻,对何娘子说:“你向来善于揣测人心。你说为何最近汪公子怎么总是显得不对付?”

    这话可不好回答,何娘子很谨慎的说:“方老爷这个问话叫奴家为难了。很容易两头不讨好。方老爷你自己也是揣测人心的行家,何必又来问奴家?”

    方应物不耐烦的催促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整个京城没别人更明白其中事情,不问你又问谁?你只管说,还能吃了你不成?”

    何娘子收起笑容斟酌再三,眼看方应物要发火,这才小心翼翼的答道:“那么奴家就斗胆说上几句,方老爷你听听也就罢了。

    那汪公子如今可是志得意满,人人都捧着她,所至之处别人无不卑躬屈膝,这心气上必然与往常有所不同。但方老爷你对她依然不卑不亢,与过去没两样,这就让汪公子不爽利了。”

    方应物也想过这方面,冷哼一声道:“过去我一直就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可以,难道一定要变成谄媚样子才行么?”

    何娘子见方应物没理解透意思,只得再次含含糊糊的解释道:“汪公子需要有变化,无论是什么样的变化,但方老爷你偏偏又没变化。这看起来显得无动于衷,难免让汪公子败兴不爽快。”

    方应物若有所思,何娘子所说好像有几分道理自己还是过于冷静了。就仿佛小孩子突然考了个优秀成绩,而家长毫不在意没有任何表示,那么小孩子的心灵必定很受伤。

    好罢,归根结底来说,就是汪太监如今意气风发了,而自己却不配合跪舔满足其虚荣啊,让她很有落差。

    方应物再细细回想,自己和汪芷之间关系变得更亲密的时候,都是什么状况?是西厂被裁撤,汪芷她陷入危机的时候;是初掌东厂,汪芷她位置不稳的时候。而每每汪太监发达时候,这关系就很不好处理

    何娘子察言观色,知道方应物大概想明白其中关窍了,便继续说:“另外就是,前阵子你好像和刘家快闹翻了,汪公子心情大好;如今你和刘家又和好,眼瞅着你的婚事一天天近了,汪公子心里当然不爽了。”

    还有这种为了自己婚事吃醋的因素?只能怪哥太有魅力了,方应物唏嘘不已。若有一个女人肯为你吃醋,那么些许傲娇轻狂毛病总是可以宽容的,毕竟人无完人么!

    有权,就是任性,汪芷的毛病无非如此。七年前是这样,七年后还是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