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双喜临门

第六百八十一章 双喜临门

    廷推结果奏报进宫中后,在朝臣翘首以待中,吏部天官任命的消息尚未出来,却先连连爆出了关于司礼监太监的消息。

    至关重要、相当于外朝首辅的司礼监掌印太监这个位置,由秉笔太监覃昌接任,与前掌印太监关系密切的陈准、萧敬等秉笔太监纷纷落败。

    而覃昌升为掌印太监后,便空出了一个秉笔太监缺额。果然如同朝臣猜测,不怎么靠谱的汪直汪太监进位司礼监,成为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

    这表明汪直已经踏上了权力的巅峰,成为太监里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二号人物,年岁不过二十出头。用文臣官职打比喻,就相当于内阁次辅。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天子对宫廷权力调整完毕,算是彻底稳固了大后方,下面只怕很快就要废东宫了,时间不会太久。

    方应物在家里得知消息后,不禁五味杂陈。原先他觉得自己是超然于世的人,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站在历史高度俯视苍生的人,是带着金手指游戏人生的人,不会因为别人的权势富贵而动摇本心。

    可是真的面对此情此景时,心里还是忍不住嘀咕汪芷这丧心病狂的,还真他娘混成了二号太监,地位差别大的无以复加,以后见了面还怎么鬼混?

    她若是骄纵的人来疯,真叫自己磕头拜见,自己跪还是不跪?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最近汪芷看自己很不顺眼,三句话里有两句是带刺的,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她。既然惹不起,就只能先躲着了。

    另外方应物免不了还有几分羡慕,当太监的升起来就是嗖嗖快,完全没有规矩可言。

    自己立了那么多功绩,创出了那么大名声,还得吭哧吭哧按部就班爬位置,目前仅在五六品档次晃荡。当太监的只要机缘到了,立刻就能一步到位,年龄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障碍

    正当方应物躲在家里纠结羡慕嫉妒恨时,老泰山刘棉花又打发人来请他过去。方应物便抛下杂念,打起精神去了刘府。

    依然是老规矩,在内院书房里见面,方应物见礼后细细一看,只见老泰山满脸失意之色。正当他心里琢磨时,听见刘棉花萧索阑珊的叹道:“你,这次叫老夫深深的失望了还是没有把兵部张尚书推上去。”

    方应物险些被噎住,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便开口辩解道:“老泰山交待的轻巧,叫小婿参加廷推时要把张司马举荐出去。可是那张司马年资浅,素来威望也不够,怎么可能服众并迁转吏部尚书?此非人力所能为也!

    再说小婿已经竭尽全力了,虽然没有将张司马举荐出去,但也阻止了首辅万安的人选,防止吏部天官落入万安手中。

    并且最后的结果是李大中丞,他与我们关系更近一些,总的看起来我们不算吃亏,甚至还比万首辅稍胜一筹!”

    方应物还有句话没说出来,张鹏身上派系色彩过于浓厚,难以让别人认同,别人也不敢接受这样的吏部尚书,所以受到的阻力尤其大。

    若非具备碾压性的优势实力,张鹏这样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出任吏部尚书。这也是万安宁可推举周洪谟,却不推举自己嫡系党羽的原因。

    听了方应物辩解,刘棉花痛心疾首的说:“张鹏确实不大可能,被举荐希望堪称渺茫,所以才让你去争取啊!”

    方应物对此莫名其妙,怎么明知失败还要强求?便反问道:“老泰山这是何意?”

    “你最大的本事,不就是神乎其神,变不可能为可能么?人力所不能为又算得了什么,你可是号称握有天命之人!临危解难、妙算千里、险中求胜、死里逃生、以小博大皆不在话下,怕什么人力不及?”

    刘棉花答道,这几句分析堪称有理有据,直叫方应物默默泪流满面,你老人家太看得起小子了

    此后方应物又听老泰山感叹道:“故而老夫对你寄予厚望,再创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奇迹,谁料你还是没办成,白白让老夫期待了一番!”

    方应物忍不住继续解释道:“小婿终究是凡人,不是神仙。”

    刘棉花冷哼一声,“那你以后就实诚一些,不要再拿天命两个字糊弄老夫。”

    随即刘棉花开口询道:“我再问你,你对入东宫之事为何如此不抵触?如果你真不愿意,肯定要想尽办法推脱。莫非东宫之事,还有转机不成?”

    方应物愣了愣,然后既诚恳又坦率的答道:“以小婿看来,东宫乃是身具天命之人,值得追随!”

    刘棉花:“”

    方应物激动地说:“这次真的是天命啊。”

    刘棉花喟然道:“你知不知道,我如今非常讨厌从你嘴中听到天命两个字。这两个字后面,不知道被你隐藏了多少秘密。”

    “没什么秘密,都是直觉,男人的直觉。”方应物顾左右而言他道:“不知道老泰山是否还有其他事情有所指教”

    刘棉花似笑非笑:“指教什么?指教你借着老夫的名头狐假虎威?”方应物对此毫无愧疚,“只是尽可能把利益做到最大而已,不算什么。”

    刘棉花又问道:“好处被王恕、李裕、屠滽和你得到了,老夫有什么好处?”方应物很坦然的说:“小婿的好处,自然就是老泰山的好处,共赢才是长久之道。”

    “先不说这些小事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计较太多!”刘棉花很大方的一挥手,原谅了方应物的作为。然后仿佛不经意的随口问道:“对了,最近你和孙夫人之间,有没有往来?”

    方应物如实答道:“这几日没有。”

    刘棉花踌躇片刻,犹豫道:“你能不能牵个线,汪太监私底下见个面,吃个酒?”

    前头说是孙夫人,原来想的是汪太监?方应物玩味的瞧着老泰山,想了想才说:“汪太监这个人,其实没有什么好见的,也不用老泰山去见面。”

    刘棉花不置可否道:“那你替老夫去送份礼总可以罢?”

    方应物万分痛心的责问道:“送什么礼?老泰山你好歹也是次辅大学士,是吾辈表率楷模,不要这样对权阉低三下四!”

    刘棉花奇道:“听宫里人说,汪太监打算娶夫人,来个双喜临门,送一份礼有什么大不了的?莫非你还不知道?”

    娶夫人?双喜临门?方应物突然冒出些不祥预感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