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看好你

第六百七十六章 我看好你

    正当方应物胡思乱想之际,却有刘府的人来传话,老泰山叫他过去商议事情。这时候方应物不敢怠慢,连忙整顿衣冠出门。

    不过才走到大门,又见何娘子打发人来传话,也说请方应物过去商议事情。很明显,这是汪芷的意思。

    可是刘棉花与汪芷几乎前后脚打发人来请,这让方应物陷入了为难的境地。站在大门内发了一会儿呆,咬咬牙道:“前往刘府!”

    在方应物想来,当前老泰山正处在大杀特杀的状态,实在太吓人了,因而还是先顾着这一头为好。汪芷那边,往后推推也无妨。

    一路无话,到了刘府通报进去,又被领着进了书房。但却见老泰山愁眉不展,坐在书案后面唉声叹气。

    方应物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送上无数高帽:“老泰山高瞻远瞩于庙堂之上,运筹帷幄于枢机之间,心细如发步步为营,一举荡除朝中奸邪,吾辈不胜欢欣鼓舞”

    刘棉花摆摆手阻止了方应物,“这等没用的话不必说了!今天叫你来”

    停顿了片刻,刘棉花重新开口道:“此次驱除刘叔温和尹旻,其实并不是老夫心中的理想时机,只是庆云侯突然搅局,老夫不得不发动。

    不然等庆云侯真与刘叔温勾搭成奸,老夫的困境就无法破解了,不得不先发制人。结果还是略微仓促,很多善后之事并没有做好准备,十分遗憾。”

    方应物装糊涂道:“老泰山驱除刘珝,根本目的是为了自保。如今罢去刘珝这个大学士。短时间内应当不会再有类似事情,不然连续罢免大学士太过于骇人听闻。

    因而老泰山可算是暂时稳住了位置,至少当前不至于再罢去你。那么先前自保目的已经达到,还有什么遗憾的?”

    刘棉花不满道:“你不要藏拙装傻,如今空出一个大学士和一个吏部尚书位置。老夫却没有准备好,可能平白会被别人占了便宜,岂能不遗憾?”

    放在以前,方应物少不得要讽刺几句“得陇望蜀”之类的话,但今天就忍了!反而宽解道:“世间之事最难万全,老泰山不须纠结计较!”

    刘棉花对方应物的宽解没有当回事。仿佛自言自语道:“先前内阁中四人,三名大学士,还有彭华这个入阁预机务但未加大学士衔。如今刘珝既然已去,彭华有首辅万安撑腰,顺势而上加官为大学士无可阻挡。

    所以在那个大学士位置上费心思没什么作用。但这个吏部尚书官位不同,并没有绝对优先的人选,可以尝试争一争。如果能推动自己人为天官,那格局就更加稳固了。”

    方应物闻言便心知肚明,老泰山这是想复制刘珝和尹旻那样的大学士加吏部尚书的组合?问题是,吏部天官实在是中外瞩目,哪有那么容易抢到手?

    话说在国朝官场上,如果将侍郎寺监定为二流。部院尚书都御史定为一流,那么超一流官位就只有两种,即殿阁大学士和吏部尚书。由此可见吏部天官的特殊地位。

    其他官职主要产生途径是廷推和铨选,不需要天子直接任命,但只有大学士和吏部尚书是可以由天子钦点并直接任命。

    不过对此方应物是没多大兴趣的,理由很简单,乌烟瘴气的成化朝时代就快结束了。两年后新君登基,就是大洗牌之时。争夺今日这些昙花一现的官职作甚?现在上位,没两年就完蛋。性价比太差了。

    “据老夫所知,对于如今的吏部位置。天子并没有特别属意的人选,故而让百官廷推,然后奏报宫中。”刘棉花道。

    众所周知,廷议廷推都是大明朝廷的决策方式,廷议主要是议事决策,廷推就是推举重要人事问题了。天子既然没有直接任命吏部尚书,那么就只能靠廷推了。

    刘棉花到现在才算将引子说完,对方应物问道:“你看,能不能将兵部张鹏推举上去?”

    其他各部尚书迁为吏部尚书,品级不变,但却会被视为升职。刘棉花的保定府同乡、兵部尚书张鹏当初上位,也是方应物出过力的,但这次方应物想了想道:“难,难,难!”

    吏部尚书是六部之首,人选非常讲究资历,一个老资格侍郎比资历浅的一般尚书机会都要大。张鹏还是不够资深,属于尚书里资历浅的,想要当吏部尚书难度很大。

    刘棉花叹道:“总要试一试看,至少不能再让万安把持住吏部,不然吾辈死无葬身之地矣!”

    方应物想道,如果单纯只是为了狙击万安,那还比较好办,比推人上位简单得多,破坏永远比建设要简单。

    不过方应物表示爱莫能助,目前他只是一个小小虚职户科给事中、预备六品东宫属官,吏部尚书人选大事怎么能让他插得上嘴?

    刘棉花明白方应物所思所想,又道:“廷推就在明日,按惯例阁臣不会出现,老夫亦要回避,只能鞭长莫及。不如你去参加,代替老夫见机而作如何?”

    方应物还以为刘棉花老糊涂了,吃惊道:“这参加廷推之人,乃各部院大臣、侍郎,翰林学士,掌道监察御史和掌科都给事中。小婿我何德何能,能跻身其中?”

    刘棉花胸有成竹的说:“你无需多虑,老夫自然有安排叫你去参加,你明天只管去午门外东朝房即可。”

    “什么安排?”方应物忍不住问道。刘棉花却卖了个关子:“你马上就知道了。”

    方应物无语,刘棉花肯定将一切都安排好了,然后才叫他过来。与其说是商议,不如说是指使,可是到了这个份上,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

    无非就是搅局,他做这活简直太专业了于是方应物很光棍的点点头:“那也好,小婿明日去看看,也算借机见识一下廷推的过场。”

    刘棉花松了口气,如果方应物硬顶着不肯去,那就要头疼一下了。现在他居然发现,除了方应物没人更能让他放心,最终只有一句感慨道:“我看好你。”(未完待续)

    ps:下一章补更新明天早晨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