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感谢不杀之恩!

第六百七十五章 感谢不杀之恩!

    方应物擦了几把汗,不管怎样,随便老泰山怎么脑补误会罢,可算是把这个话题揭过去了。其实细想起来,也不能怪刘棉花脑洞开的大,他这个脑补还是挺符合逻辑的。

    这年头大太监都是有妻有子的,越不正常的人越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妻妾好说,随便搞搞就有,但这儿子从哪来就要费费心思了。一般情况下,都是从亲族中挑一个过继到自己名下,充当儿子来养,待到百年之后,有人上供烧纸。

    不过著名大太监汪直的身世众人也都知道,乃是当年广西平乱时抓来的幼童,没有父母亲族孤零零一个人,想找亲族子弟也找不到。

    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用借种之类自欺欺人的法子了,前些年上一任东厂提督尚铭也做过这种事。所以刘棉花听闻汪直纵容刘夫人与方应物**不清,首先就想到了这里

    既然是误会,方应物为什么要默认?因为误会成借种,总比误会成直接和汪太监不清不楚要好。

    反正方应物是不想在扯这个话题了,连忙岔开话头道:“庆云侯虽然不足为惧,但只怕他不肯善罢甘休,终究是烦人。老泰山有何计较?”

    刘棉花的轻松神态顿时收敛起来,咬牙道:“庆云侯只不过是想交结刘珝,老夫本来对时机拿捏不定,如今看来要先发制人了。你能不能把东厂人手借我一用?”

    方应物并没有多问,就怕问得多了会把自己牵扯进去,又为刘棉花去冲锋陷阵当炮灰。到了大门外,便分开各自回家。

    此后方应物便继续低调的养望。但由他引发起来的朝廷乱象却愈演愈烈,甚至有暴风骤雨的趋势——

    首先是兵部武选司郎中邹袭被爆出了不大不小的丑闻,惊动朝野,兵部尚书张鹏上疏请求罢免邹袭,论邹袭应该贬谪出京。

    随后却有十几人联名挽留邹袭。为邹袭说情。但只过了一天就被发现,这十几人是吏部尚书尹旻的儿子尹龙串联组织的。

    邹袭也是山东人,与尹家是同乡。随即有东厂官校检举,邹袭与尹龙交往密切,有互相勾结串通之举。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登时满朝哗然。尹家的的旧问题尚未完全消除解决。结果闹出了这新的问题,实在何其不堪!

    吏部天官尹旻一时间焦头烂额,要找大学士刘珝求援时,却发现刘阁老也陷入了困境。

    当年被方应物教训过的刘二公子秉性不改,这两年又开始在勾栏院里醉生梦死。写了点婬词艳曲,还微微带着点怨气。

    这些诗词曲便被有心人搜集起来,并且在昨天添油加醋的呈献进了宫中。天子看到后,便对刘珝非常反感。

    话说刘珝乃是帝师出身,平常为人严苛,一本正经的教训了天子许多年,但天子对老师倒也敬重。虽然这几年被方应物协助刘棉花连连打击后,刘珝地位下降许多。连次辅都丢掉了,但并未完全从帝心中被驱除掉。

    但天子没想到,刘珝私底下还有这样的儿子。反差之大不免叫天子心生厌恶,对这位老师彻底没了尊重之心。

    闲话不提,却说方应物听到这一环扣一环的消息时,微微有些讶异。当初据刘棉花所说,就是通过兵部武选司郎中邹袭从中说合,才引得尹龙起了向刘府求亲的念头。

    当时方应物听到这句时。还以为邹袭与兵部尚书张鹏一样,是刘棉花的党羽。所以才会听从指示办事。可是最近这消息又是怎么回事?张鹏要拿下邹袭?

    正当方应物迷惑不解时,忽然又传来一个震惊的消息。邹袭居然供认被迫向尹龙行贿!

    方应物顿时意识到,邹袭绝对是苦肉计,九成九是刘棉花埋的钉子!

    而且连连爆出丑闻的尹旻彻底完蛋了,更关键的是他已经占据了吏部天官这个位置很多年,除了刘珝没人希望他继续当吏部尚书。雪中送炭的估计不会有,但落井下石的肯定比比皆是,更别说还有首辅、次辅两大巨头一起黑他。

    果不其然,在满朝千夫所指之下,天子也犯不上对着干,顺应人心的下诏将尹旻罢官,可是诏书到了内阁后,被情急的大学士刘珝暂时留住。

    此后刘珝为了尹旻向天子苦苦求情,至少要保住尹旻还有官位,但最终惹烦了天子,便再次下诏,直接罢去了刘珝。

    刘珝不是想不到这样求情的后果,但他也是万般无奈,因为他和尹旻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尹旻一去,他刘珝如同断了左膀右臂,也就独木难支了,还不如冒险求情一搏。

    很可惜,冒险还是失败了吗,大学士刘珝在入阁整整十年的时候,被罢官回乡,在回乡路上还能与前吏部天官尹旻做个伴。

    一名大学士和吏部尚书双双被罢,这不是小事,堪称是十年来朝廷的最大动荡,震荡余波远远不只是罢了官就完事的。

    方应物得知消息后,愕然不已,刘珝和尹旻这对横行十年的强力组合就这样灰飞烟灭了么?垮台速度比他想的还要快。

    别人或许不明所以,但方应物绝对清楚,事件背后有刘棉花的影子,当然也少不了首辅万安推波助澜。然而对方应物而言,这却是一个陌生的刘棉花。

    他所见识到的刘棉花,行事大都是春风化雨、抽丝剥茧的风格,典型的北人南相。但今次刘棉花却是杀伐果断摧枯拉朽,让方应物很不能适应。

    宛如暴风骤雨般,没几日功夫就一口气摧毁了刘珝和尹旻。只是环环相扣、前后呼应的精细之处,还能看到刘棉花的功力。不得不说,用邹袭引出尹龙,用尹龙引出尹旻,用尹旻引出刘珝,这样一套细密的手法堪称经典。

    想到亮出獠牙的刘棉花,方应物突然细思极恐冷汗淋漓。差点就跑到刘府去,高呼一声“拜谢老泰山不杀之恩”!

    刘棉花要是拿出这种手段教训自己,自己即便能扛得住,也少不得要死去活来一番,自己先前屡屡调戏刘棉花真是年幼无知、无知者无畏啊!(未完待续)

    ps:迟到半小时的第二章,搞定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