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七十章 古怪的邀请

第六百七十章 古怪的邀请

    方应物到了李东阳宅邸,登堂入室相见,行过礼后便直接问道:“听说老师要告假回乡?”

    李东阳长叹一声,“不想朝局如此!有些事情无力阻挡,又不忍心目睹,索性避而不见罢了,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方应物正色劝道:“吾辈行事,正该直面风刀霜剑,秉持本心守到最后一刻。老师以为如何?”

    李东阳反问道:“你今日特意到访,就是为的劝我?也罢,那就等到真正得闲时候,再返乡也不迟!”

    李东阳也是精细的人物,想道这方应物向来策算精准,今天过来劝自己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听从一回也不会损失什么,无非就是晚几天走。

    方应物又道:“老师向来是学生楷模,听说学生我要被举荐入东宫,又成了老师同班后进,到时还请老师不吝指教。”

    李东阳闻言只叹息道:“我哪里能指教你什么,今后缘法如何尚难知道。”

    在方应物面前,李东阳没有太多师长架子。一是方应物有个过硬的父亲;二是方应物本人也是名震朝野;三是东宫都快树倒猢狲散了,还有什么可讲究的;四是他李东阳只当了方应物会试房师,不是地位更尊贵的座师。

    不过李东阳也不明白,方应物为什么对成化十七年辛丑科正牌座师徐溥若即若离,却对他李东阳比较亲近。即便只看官位,只差一步入阁的徐溥也比他李东阳发达。

    想至此处,李东阳便感慨万分道:“成化十七年辛丑科,本房出了十五人。但近日只有你登门。”

    成功烧了一次冷灶的方应物笑道:“世间还是俗人多,老师不必介怀,他日自有门庭若市之时。不过老师本来就是门户大开的好客之人,京师文人无不以结识老师为荣。”

    “有传闻说,刘阁老有退亲之念?”李东阳突然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个传言不可信也。”方应物正义凛然的说:“在下拖延至今。已经耽误了刘府千金数年时光,自然要负责到底,岂能辜负佳人终身?”

    李东阳颇感遗憾,当初要是早点下手就好了。

    与李东阳闲扯了半日,方应物这才告辞。如果太子确定不会被废,而李东阳却不在京。那才叫倒霉;自己阻止了李东阳离去,到了那时候,想必李东阳又会惦记起自己的好处,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后方应物回到家中,刚坐定喝了茶水。却有刘府的人来了,传话说刘棉花请他明日过去,有些事情需要商议。

    方应物皱眉想了想,刘棉花大概想找自己出谋划策罢,比如如何攻击尹旻。但方应物却不想去,他现在不适合过于积极。

    一来自身分量太轻,父亲已经被贬,自己又是众人眼中即将扑街的东宫候补官员。而分量轻的后果往往就是主动权小,导致付出和收益不成正比。

    二来现在低调一点为好。当然如果客观原因不让自己低调,那就没办法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过去发生了太多主观想低调但最终却被迫不能低调的事情

    三来想拿捏一下架子,不能让刘棉花觉得自己太容易请得动。过去自己给刘棉花出主意太殷勤太随便,结果导致刘棉花反而不大珍惜,这个度必须掌握好。

    再说方应物对刘棉花的怨气尚未完全消除,所以方应物让王英去前面传话拒绝。就说身子欠佳不便出门——这个拒绝借口也不好找,无论说另有事情还是直接说自己要低调都不好。想来想去只能托病了。

    打发走了刘府来人,没过多久却又有人来了。并且带来了一封请帖。这倒让方应物很好奇,如今谁会公然来请他?

    如果放在从前,方家接请帖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今日不同往日了。别说那些见风使舵的势利小人,就是同道之人在这种敏感时期也不会随便聚会,以免招来不测。

    打开请帖,方应物扫了一眼人名,忍不住嘀咕道:“庆云侯周寿?”

    原来明天乃是庆云侯周寿的生日,便下帖子邀请方应物做客——说实话,这种请人的方式很无厘头,不过倒也符合周家的暴发户特色。

    话说这周寿身份贵重,乃是天子生母周太后的同胞兄弟,素来风评不怎么样。简单的说就是贪婪无厌、蛮横跋扈,没少被文官弹劾抨击过,私下里也常常被讽刺为本朝最大的暴发户。

    而方家自矜士林清流身份,很少与勋戚有往来,与周家更没打过交道,却不料今天方应物收到了这么一封请帖。所以方应物心里很古怪,想了又想,自己与周家唯一的联系,可能就是当今太子了。

    周太后是当今太子朱祐樘的实际抚养人,还是朱祐樘的保护者,与朱祐樘感情很深,所以周家是绝对的太子党,更别说周太后与万贵妃这对婆媳之间隔阂矛盾很深。而方家父子更不用说了,是正统道义的标志性人物,为了东宫之事被折腾的狼狈不堪。

    方应物不知道自己去了会怎么样,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拒绝,那就是不给周寿面子,毕竟周寿专门下了请帖来,要拒绝就是打脸了。

    经过深思熟虑,方应物便回了帖子说明日就到。一夜无话,及到次日方应物洗漱完毕便出门,让王英和方应石跟随提了寿礼。

    庆云侯府在京师西北边,占地广大,不是一般文臣宅邸所能比较的。府前道路已经此时是人声鼎沸,来拜寿的人几乎占满了街巷。

    大门里面有负责登记造册的先生,方应物上前将请帖退回,又把寿礼呈上登记,然后便有仆役要引着他向仪门里行去。

    正当此时,有支上规模的仪从队伍到了大门里并落下轿子,然后从轿内闪出一名朱袍大员。见多识广的人立刻认了出来,这不是次辅刘阁老又是谁?

    刘棉花抬头向前,恰与尚未离去的方应物面对面遇上,登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疾步上前指着方应物叱道:“好个小儿,这就是你身子欠佳难以行动?远近亲疏不分耶?”

    “呃”方应物也没想到周侯爷办寿场面这样大,居然连刘棉花也请到了。他被刘棉花劈头盖脸指责了一句,回过神来想到什么,开口反问道:“老泰山你说要找我商议事情,只怕也不够诚实罢?”

    “呃”刘棉花尴尬的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周寿居然直接请了方应物这小角色。本来他是想带着方应物当跟班,借着方家的名气帮自己充门面(未完待续)

    ps:不是我言而无信,是快写完时睡着了……半夜两点才醒过来赶紧补完更新。另外,要写的情节很多啊,千头万绪不知从哪写起,只好想到哪写到哪了,大家不要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