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热灶与冷灶

第六百六十九章 热灶与冷灶

    成化二十一年开春,宫廷里外、朝堂上下充满着非常躁动的气息,无处不有无处不在。

    庙堂之上,文臣里最有权势的四个人,也就是三阁老加上一天官展开了激烈的撕逼大战,只这一件事就能把半数朝臣席卷进去。

    这场大混战还是名人方应物一手引发的,虽然方应物的手法辗转腾挪妙到毫巅,在极端不利的局面下维护了方家的利益,但却让朝廷高层变得混乱不堪。

    如此动荡产生的根本原因,既有现实利益的抢夺,又有多年矛盾积累爆发的缘故,方应物只是充当了想浑水摸鱼的导火索。

    上次出现这种级别的动荡局面,还要追至八年前,也就是成化十三年的时候,更是方应物穿越的那一年。那时少年妖孽汪直横空出世,他在天子默许之下,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法打得文官连连溃败,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朝堂上半数大员换了人。

    自此之后,朝廷基本格局就稳定下来了,一直维持到今天,期间或有些斗争,但并没有影响到总体格局。

    也正是从成化十三年开始,天子才摆脱老一辈大臣掣肘,实现了对朝廷的掌控。当然,也正是从成化十三年开始,风气便急转直下,才有了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的讽刺。

    一晃八年过去,朝廷里又要出现周期性的、宿命般的动荡,而且不止朝廷,宫廷里也有情况!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被罢免并发配至凤阳,肯定要引发连锁反应,亦要引起朝臣瞩目。

    虽然明面上内外不许交结。但实际上朝臣与司礼监太监的关系还是很**的。对朝臣而言,如果是自己的熟人上位,那么就相当于在宫中有了强大的同盟,其中意义不言而喻。

    那么第一个问题就出来了,现有司礼监太监里。谁来接替掌印太监位置?是天子信任的覃昌,还是资历较深的陈准、萧敬?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司礼监太监出现了空额,谁能补入?

    如果第一个问题里,无论谁来接替掌印太监,都可以理解。也都能服众,那第二个问题就比较令人无语了。司礼监太监有个惯例就是,必须出自内书堂,从小接受精英教育,面对阁老词臣时。文化水平方面不丢分不掉价。

    当前除去司礼监太监之外,权势最大、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太监分别是汪直与梁芳,所以这两人都是最热门的司礼监太监候补人选。

    而汪直和梁芳的文化水平,只能让人呵呵呵呵了,人人皆知这两人都是不学无术的典范一个靠当密探和刷军功起家,一个靠逢迎拍马吃喝玩乐起家,都不是文化型的太监。

    由此可见,在当今天子治下。宫中是多么混乱昏庸,能出人头地的都是这般非主流人物。

    当然,说起整个朝廷的躁动。还少不了最敏感的东宫问题。在当前太子被废几乎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连群臣伏阙诤谏和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以命抗争都没有效果,还有谁能阻止太子被废?

    唯一的疑问也就是天子将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宣布,朝臣将如何面对这种情况而已。

    众所周知,东宫问题不仅仅是太子一个人的问题,还是整个朝局的问题。特别是翰林词臣的大问题。

    虽然翰林学士们相对比较有节操,讲究形象体面。不至于做出捧高踩低、落井下石的事情,也不会现在就扔掉太子不管不问。但架不住人人都有点私心。

    如果太子换人,那么东宫的大臣属官肯定也要换人。现在是徐溥、丘浚、刘健、谢迁、李东阳包括已经被贬谪的方清之这一批,那么将来就是另一批别人接替!

    任何一个眼下正处于“不得志”状态的翰林词臣,想到这样的机会都会心动,心里难免要打小九九。于是素来号称清高超然的翰林院里,也出现了诡异的气氛。

    总而言之,朝廷里里外外充满着洗牌前的躁动不安,五品以上中高层官员里,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能静心工作。

    如果要评选淡定之星,想必方应物入选的概率很高,如今朝中上下没有比他更淡定的人了。

    他的目的无非就是两点,一是保护自己,二是让父亲尽可能少吃点苦头。这两点目前都已经达到,方家出风头阶段已经结束,还有什么不能淡定的?

    因而送走了父亲后,方应物大多数时间都闭门不出,也不见外人。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方应物消息闭塞,恰恰相反,方应物比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知道的都多,各种东厂耳目不是摆设。

    汪芷翻看着消息汇总,一边对方应物道:“邵宸妃为了将来巩固根基,暗中笼络浙江名流,要不要我给你牵线?其实她对你们方家这样忠义之士观感不坏。”

    “不需要!”方应物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邵宸妃便是太子候补朱祐杬的生母,若当今东宫被废,换了朱祐杬为太子,那邵宸妃就彻底母凭子贵了。而且邵宸妃是浙江人,说起来还是方应物的本省同乡。

    不过方应物又想起什么,提议道:“不过你可以给那谢迁牵线,如何?谢迁也是浙江人。”

    汪芷会意的坏笑几声,“你可真阴损,这不是给谢学士下钩子么但是别玩火自焚、弄假成真,万一真换了太子,谢迁又交结上了,你哭都哭不出来。”

    随后汪芷继续翻看消息汇总,“李东阳想请假,回祖籍茶陵寻根问祖。”按照方应物要求,汪芷所报出来的消息以翰林词臣范围为主。

    方应物闻言摇摇头,瞧这样子,李老师肯定是心灰意冷、垂头丧气了

    话说李东阳虽然祖籍湖广茶陵,但祖父起便在京师住下,到李东阳这代算是京师土著了,李东阳本人到目前为止没回过祖籍。这会儿他突然要请假回祖籍,方应物当然看得出来,肯定是意气消沉的表现。

    李东阳当初外号李十八,就是因为在翰林院快坐了十八年冷板凳。好不容易在前几年和方清之一起入东宫侍班,走上了金光大道,也算是苦尽甘来,终于熬出似锦前程了。

    谁料现在又风云变幻太子危在旦夕,眼看着前程再次完蛋,重新获得希望之后再次失望,这种打击之沉重可想而知。

    方应物伸个懒腰,起身道:“冷灶必须烧,今天便去拜访一下老师。”

    也许有人看得出太子是冷灶,也许会有人觉得方家父子是冷灶,但有谁知道李东阳也是大冷灶?(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