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后事(上)

第六百六十六章 后事(上)

    在焦点事情里,知情人忙的是纵横捭阖,外行人忙的是看热闹。、ybdu、方应物摆平了刘棉花(或者是被摆平)之后,便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几天,但这不能阻止别人议论。

    应该说,都察院审问方应物的结果实在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按照众人的设想,肯定要上演一出忠良遭贬、直臣见放的人间惨剧了,就像无数“夕贬潮阳路八千”或者“一身去过三千里”的先贤那样,而方应物本人也许还会吟诗一首表明心迹助兴。

    这其实很正常,忠臣被奸贼陷害打压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勇敢的面对现实就是。朝臣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提前接受了这个“事实”,更多琢磨的是各种“后事”。

    比如怎么恰到好处的上奏疏声援一下方家,怎么拿捏分寸的为方家父子送行,怎么把握调子写诗作词,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但谁能想到,方应物竟然有理有据、有礼有节的金蝉脱壳了,同时还不忘反手一击,把吏部天官拖下了水。

    因而现在遇到麻烦的不是方应物,而是尹天官穆部郎之流了这点让本该忧心忡忡的正道人士忍不住恍惚不已,古往今来有方应物这么能打的忠良么?

    所以但凡企图在方应物事件里有所表现的朝臣,一切事前准备都白费了,完全派不上用场!仓促之下,朝臣除了议论纷纷居然一时间不知所措,只有以项成贤为代表的御史们摩拳擦掌的码字写奏疏,互相串联着准备掀起狂风暴雨。

    却说焦点人物穆文才万般无奈时。顺着方应物的话头将责任推给了尹旻,只能算延缓了自己的危机。却不能完全消除危险处境。

    连他的妻子也对他说:“妾身听说方家乃国之忠良,夫君却不顾师门恩情助纣为虐。如今千夫所指,妾身深以为耻!不如休书一封”

    遇到如此深明大义的贤内助,顿时将本就郁郁不欢的穆文才气得七窍生烟,没想到外面尚未怎么样,家里却先起火了。不由得仰天长叹:“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而另一个焦点人物就是并没有在本案中直接露面的吏部尚书尹旻了,他之前只觉得方应物与穆文才的纠纷与自己关系不大,故而一直并未过于关注。况且那方应物又不肯向自己低头,自己更犯不上以吏部尚书身份帮着方应物开脱,先等着方应物倒了霉再说。

    可是让尹天官错愕的是。传回来的消息表明,方应物和穆文才两个人居然联合起来,齐齐指控自己打压忠良!自己不经意间由看客,变成了主角之一。

    尹旻知道穆文才的底细,不会像其他人那般莫名其妙,瞬间便猜出了穆文才的用意,那就是移祸江东!要知道,首辅万安看自己不顺眼已经很多年了,如果见到了自己把柄。不会不来抓。

    不过尹尚书并不很慌张,方应物和穆文才两个人的指控最多只能算一面之词,自己只需要站稳跟脚,小心应付可能来自万首辅的攻击即可。

    但就在这时候。家里的颜先生又带回来一个更让尹天官愤怒的消息,刘棉花居然厚颜无耻的公开指责尹家逼婚!

    “真乃卑鄙小人!”尹天官顿时怒发冲冠,将手里茶盅狠狠掼于地面。言行极其失态。

    话说当年尹天官还没有显迹的时候,做过不少违心事情。甚至对十几岁的汪直也低三下四过。不过随着地位日渐稳固,尹天官便走了另一个极端。为人越发强势起来,连首辅万安和佞幸红人李孜省都敢顶撞,哪里又受得了刘棉花给的这种憋气?

    颜先生小心翼翼的躲开了茶盅碎渣,他现在感觉的非常不好,自己这几天纯粹就是被刘棉花和方应物这对翁婿当猴耍了,平白挨了骂还被戏耍,简直羞愤非常。

    不过颜先生愤恨之余又担心东家会迁怒自己愚蠢无能办事不力,便抱着将功补过的心思,积极向东家进言道:“东翁息怒,如今生气于事无补,反会乱了方寸。”

    尹天官平复了心情,又听颜先生继续道:“当前之事起源于方清之,故而东翁须得快刀斩乱麻,速速将方清之礼送出京,断了别人用方清之来做把柄的念头。

    而且东翁万万不可意气用事,不能将方清之贬至云南广西这样地方,按旧例送至湖广郧阳就好。先消弭祸根、正本清源,才可计议其它。”

    尹天官点头道:“可!老夫不与他为难,省得再有人借此嚼舌头!”

    颜先生连忙又献策道:“其次,方应物乃是浑水搅局的核心之人,最大意外往往就出自此人。这次看来,此人多半要免去处分了,只怕陛下也抹不开方应物功劳堆起的面子。

    一个没了约束的方应物,想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东翁固然要重点防范万首辅等人,但对方应物亦不可不防。所以东翁要设法将此人束缚,免得从中作梗,坏了大事。”

    尹天官想了想,颜先生这话真是很有道理,方应物的搅局能力简直天下无双,不能不防着点。“言之有理,只是此人惯会叫屈,你说如何才能叫他安分住?”

    穆文才解释道:“方应物已经交回了去年的督粮差事,需要重新选官,只是朝廷上下处于多事之秋,所以悬而未决。东翁身为吏部天官,大可为方应物拟出官职,为何不在其中做些文章?”

    尹天官叹口气道:“方应物的官职可是烫手山芋,你说选什么官职为好?”穆文才言简意赅的说:“方清之贬谪远方,那么东宫就缺人了。”

    “东宫?”尹天官愕然片刻,而后拍案道:“妙!”按说东宫属官并不是尹旻说了算的,但尹天官举荐了上去,别人谁能拦着资历渐深的方应物?

    妙就妙在,一是此时天子为了东宫太子事情正不待见方家,把方应物送到天子眼皮底下去,说不定有点借刀杀人的效果。

    二是将游手好闲、时间富裕的方应物送进了宫中侍班,那方应物哪还有时间搅风搅雨?

    三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怀恩去后,东宫即将被废,几乎无人再可阻拦。等到了东宫被废之日,那么身为东宫侍班的方应物的前途也就毁了,几乎再无翻身的可能。(未完待续……)

    ps:这两日外事繁多,耽误了码字,不过事情已经结束了,开始收心写书,更新在未来几天都会补上的!另外如果想看我的访谈新闻稿,可以搜索央广网经济之声频道,点天下公司栏目,就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