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内幕及其它

第六百六十四章 内幕及其它

    来时气势逼人的方应物万万没有想到,面对刘棉花居然如此落了下风,不知不觉之间,自己被压制的简直无言以对,而且是明明自己占理的情况下。

    这个心理落差实在太大,纵然如方应物这般天赋,一时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此时的刘棉花不但像是一堵坚固的高墙,更像是一团完全看不透的迷雾。

    先前方应物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肯定,但现在却根本猜不出,刘棉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或者说,自己今日出现搅局之前,刘棉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究竟是倾向于哪一边?

    就拿此前刘棉花与尹旻眉来眼去的过程来说,自己解读为刘棉花动摇了,而刘棉花却可以对自己解释说,这是拖延时间等待时机;

    但是,刘棉花还能对尹旻解释说,这是慎重考虑,毕竟悔婚要付出名声上的代价,哪能如此果断的就作出决定?

    再说今天刘棉花在明知尹家遇到麻烦时,反而高调答应了尹家的说客。然后若尹家真的事败,那便可以对他方应物解释说,这是故意通过制造违和怪事来引人注意,挖坑等尹家来跳。倘若最后尹家逃过此劫,刘棉花便能对尹旻解释说,这是雪中送炭。

    这些解读中,哪一种才是刘棉花的真心?无论如何,刘棉花总是嘴上有理的想到这里,方应物恍然明悟到什么!

    在自己亲自出手搅局之前,其实刘棉花一直就没做出什么真正的抉择!他始终保持着能够选择两边中任何一边的姿态!也就是说,刘棉花始终保持着“既可以倾向方家,也可以倾向尹家”的二选一权力。

    或许对位列次辅之尊的刘棉花来说。无论选择那边都不会太差,两边各有各的好处,暂时不作出决定貌似也无所谓,最差结果也就是荣归故里致仕。就算尹旻遇到了麻烦又如何?但若刘棉花雪中送炭,有两个阁老撑腰的尹旻说不定还真能稳住位置。

    但是对方应物而言。可不存在任何中庸道路,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如果刘棉花倒向尹家那边,那自家就将面临不可预测的风险!

    刘棉花无论做出什么选择,也仅仅是一个选择而已,不见的更好也不见得更坏。但对方家来说,不同的选择就意味着云泥之别。如果刘棉花选择了尹家,那方家就傻眼了。

    总而言之,刘棉花有的选,方家却没得选。想至此处,方应物喟然长叹。不知怎的想起了一句话: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突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方应物顿时意兴阑珊。关于刘棉花的心思,没必要弄清楚了,因为毫无意义。即便弄清楚了又怎样?

    方应物有心结束这场无趣的对话,便起身道:“今日多有叨扰,告辞了!”

    “慢着!”刘棉花叫住了方应物,“老夫尚有一事不明。还需要你释疑。”

    方应物停住脚步,不知道刘棉花还有什么要问的。刘棉花拈须皱眉道:“为何你能对老夫的举动如此了解?”

    这个当然不能说方应物装作不明白道:“阁老的意思,晚辈实在听不懂。”

    刘棉花驳道:“明人不说暗话,你休要装傻!你先前说过一句,那颜先生三番两次登我刘府的门;其后还说过一句,我会见过颜先生之后,便时常与党羽勾连串接。

    老夫细细品过,觉得这些话绝不是凭空冒出的。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必然是你非常熟悉老夫这里的动静,所以才能信口说出这样的话。

    但老夫不明白的是。你是如何能详尽的了如指掌?莫非你还在老夫府中收买了奸细不成?”

    方应物心里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太得意了。说话便不谨慎起来,不免漏了点口风出来,让精细的刘棉花觉察到什么。

    不过面对刘棉花的怀疑,方应物仍然毫不畏惧的答道:“人生最难得的,就是糊涂二字,些许细枝末节,阁老又何必斤斤计较,在下也懒得去记了。”

    “老夫最重视的就是细枝末节!你到底是不肯明说?”刘棉花追问道。方应物继续装傻:“晚辈还是不明白阁老问的是什么,故而无可回答!”

    刘棉花很沉得住气,对方应物的拒绝不以为意,“那么老夫与你做一个交换如何?老夫告诉你一件秘密,而你要如实回答老夫。”

    谁稀罕与老头子交换秘密?但不等方应物说接受与否,刘棉花率先说起来了:“你知道尹天官为什么会来寻求与老夫结亲?”

    本来没有兴趣的方应物听到这个,立刻竖起了耳朵。刘棉花继续说:“尹龙与兵部武选郎邹袭十分交好,邹袭劝尹龙向我刘府提亲。”

    方应物刚想吐槽一句:“这也叫秘密?”

    但刘棉花没给方应物吐槽机会,直接爆出了一个惊天八卦:“而邹袭之所以有这个提议,却是老夫指使的!只怕尹家还以为老夫有此心意!”

    方应物心神剧震,竟然还有这一层内幕?尹旻寻求与刘府结亲,敢情还是受了刘棉花的暗中引诱鼓励?这件事其实只是刘棉花自导自演的作品?

    同时方应物忍不住感到发自内心的寒冷,在名利场中,自己已经尽可能的不感情用事了,但是与刘棉花相比,才知道自己还差得远。在刘棉花温和的表面下,那种可以摒绝一切个人感情的理智和冷酷,实在叫人不寒而栗。

    方应物可以肯定,刘棉花并非是刻意针对自己无情,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为了那人臣之极的宝座,别说一个女婿,没见连他两个儿子都被压制的苦闷无比么?

    便如圣人都要斩情绝性,如此方应物不由得暗暗自警,切记不要变成这样的人。如果连一点热情都没有了,做人还有什么趣味?

    又忍不住对刘棉花劝道:“晚辈尝闻,善泳者溺于水,玩火者必自焚。惟愿阁老引以为戒。”

    刘棉花仿佛没有听到,又问道:“这等内幕,老夫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但还是告诉了你,你可知道其中原因?”

    方应物摇摇头,刘棉花便自问自答道:“是为了让你切身体会一下,今后你该怎么做事。”(未完待续)

    ps:唉,明明是半成品章节,为了更新只好发出来,写网文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