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人才难得(中)

第六百六十二章 人才难得(中)

    方应物并不着急赶路,不紧不慢的走着,总要给刘棉花一个消化缓冲时间,让刘棉花想清楚利害关系。万一等他到了刘府,刘棉花还没收到消息,那还怎么装腔作势?

    行至刘府外胡同口,远远的便瞅见刘府大门旁的角门正好打开,然后从里面闪出几个人来,其中一个就是他所认识的颜先生。

    对于颜先生出现在刘府,方应物并不感到奇怪。所以视线并没有在颜先生身上停留,直接去看是谁送颜先生出来,这才是关键信息。

    可是在颜先生身旁谈笑晏晏的人,不是刘棉花又是谁?这很是叫方应物吃了一惊!刘棉花是什么身份,乃是堂堂的内阁大学士,天下有几个人能让他亲自送出大门?更别说颜先生本人只是个清客之流,又非名士,何德何能当得起大学士亲送?

    别说方应物,在刘府门房有几位等待入府的客人,见到这个光景也都纷纷惊异非常!刘阁老这等老于世故的人,不会犯这种糊涂,所以其中必有缘故!

    方应物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加快了脚步,昂首阔步的走上前去。胜利者就是这么自信,敢于直面任何魑魅魍魉,不须刻意回避什么。

    走得近些时,方应物却听到刘棉花高声与颜先生的作别道:“有劳先生再回告冢宰,就说老夫同意两家之事。”

    颜先生作揖道:“阁老请留步,一切包在在下身上!”

    这话无异于晴天霹雳响在方应物耳朵中,他猛然停住,心中无比震惊。又像是遭到了当头一棒。刘棉花怎么能公然同意?在他的设想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方应物相信刘棉花一定会派人在都察院现场观看,此时应当已经收到最新消息,知道都察院这场审讯的结果!

    既然刘棉花明知道他方应物已经金蝉脱壳,并反手一击将尹旻扯进了巨大的漩涡中。那还为什么点头同意与即将面临麻烦的尹家结亲?

    这简直脑子烧坏了的行为,令人无法理解,但刘棉花看起来正常得很,不像是疯了傻了。

    方应物忍不住嘀咕道,莫非刘棉花现在尚未收到最新消息,因而武断的做出决定?可是再细想也不太可能!

    以刘棉花的性格。既然已经拖到了今天,那无论如何也会在等到消息之后才做出最终决定!又怎么会在尚未知道消息时,就匆匆做出赌博式的结亲决定?

    想至此方应物略感迷茫,短时间内也猜不透。如果刘棉花真的是在收到了消息后,还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且脑子没有烧坏,那么他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刘棉花与颜先生转过身来,这才看见方应物。两人齐齐愣了愣,没料到方应物突然出现,方应物本人也在无语,于是便出现了诡异的沉默。

    方应物看了看刘棉花,又看了看颜先生,无论刘棉花到底耍弄什么把戏。无非可以归纳为两大类——对自己有利和对自己不利,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这两类里一个。

    对自己有利且不去想他,对自己不利的。自然就是刘棉花舍弃了自己,去与尹旻结亲。那么方家便彻底失去了这颗遮阴大树,而且平白增添了巨大阻力。

    自己当务之急,就是阻止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出现!为此不惜代价,没有时间再仔细想了!

    方应物大步上前,走到刘棉花身前。神情渐渐变得十分激动。而后他恭恭敬敬的对刘棉花躬身揖拜道:

    “阁老何苦如此委屈!下官尚有自保之力,不必阁老忧心!即便不能保全自身。也甘愿贬斥边荒,无怨无悔!岂可以贵府千金为牺牲。换取下官之苟全!”

    刘棉花脸皮颤动了几下,没有说话,若有所思。

    但颜先生并不知道结果,只当方应物在都察院惨败了,同时还担心方应物“垂死挣扎”坏了自家的事情。便抢在前面喝道:“方大人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此事已然与你无关!”

    方应物顺势指着颜先生骂道:“小人贼子,有其奴必有其主!尹某人一面指使穆文才迫害我方家,意图让我父子永不能翻身,还逼迫我方家解除婚约;

    一面又指使你来借机三番两次赴刘府逼婚,强娶阁老千金。我看尹某人枉为吏部尚书,所作所为与恶棍无异,深令天下人不齿也!”

    颜先生闻言气也打不出一处来,他作为能替尹天官奔走的心腹清客,自然知道一些相关状况。尹天官绝对没有刻意去打压方家,方家父子的遭遇真与尹天官关系不大。

    逼婚更是扯淡,哪有尚书逼婚大学士的道理?自己一直在细致耐心的与刘棉花谈,哪里有过逼迫?尹天官的态度也只是提出条件与刘次辅谈,能谈成最好,当然与方应物那边倒是有点小小的逼迫。

    所以方应物根本就是在血口喷人胡说八道,颜先生觉得自己没必要与疯狗计较,便转向刘阁老道:“在下告辞,还请阁老听在下的好消息!些许旁人呓语,劝阁老不听也罢!”

    刘棉花闭上双目,片刻后重新睁开,不过眼中毫无神采,只是空洞的望着前方,状若心如死灰。“老夫虽然失势,但也还是明白情形之人。请颜先生转告尹冢宰,老夫可以答应求亲,可以辞官致仕并举荐尹冢宰接替,但请冢宰务必宽待方家,保住朝中一股忠义之气!这是老夫唯一所求。”

    我靠!这是什么台词?颜先生脑子完全不够用了,这与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尹老爷什么时候拿方家安危威胁刘阁老了?什么时候公然逼刘阁老让位了?而且先前刘阁老一直高高在上,怎的忽然显得如此委屈卑微?

    方应物忽的热泪盈眶,颤声道:“阁老何苦!下官何德何能!虽肝脑涂地,也不能承受其重,请阁老收回成命!”

    不远处门房中其他客人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三人这些话里值得玩味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颜先生也终于回过味来,意识到他遇到了什么样的强人!超乎自己想象的强人!(未完待续)

    ps:这种情节简直要死无数脑细胞,实在写不快啊,先出个(中)补更新,继续码字,争取明天早晨前搞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