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六十一章 人才难得(上)

第六百六十一章 人才难得(上)

    听了颜先生的话,刘棉花依旧没有给出准确的口风,继续意态萧疏的闲扯(深受打击的后遗症),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

    这让颜先生颇为奇怪,他今日登门并非主动到访,而是应邀前来的。之前他猜测刘棉花要下定最后的决心了,所以才会召他前来,没想到刘棉花态度比前两天更含糊了。

    既然如此,那刘棉花请自己过来有什么意义?颜先生想了又想,莫非刘阁老是要等都察院那边的最终结果?

    此时有个仆役进了堂中,对刘吉耳语几句。随后刘棉花对颜先生致歉道:“家中略有琐事,老夫须得稍离片刻。”

    语毕刘吉便起身出去,来到另一处花厅中,刚从都察院快马赶到的御史魏圭已经在这里等待了。

    不等魏御史禀报情况,刘吉却先开口道:“言简意赅些,速速说明结果。”魏圭便答话道:“结果就是方大人预计要免去处分,此外还将尹天官拖下了水,少不得要沾一身腥。”

    纵然以刘棉花之精明,猛然听到这两句,也迷惑不解。既迷惑方应物居然还能绝境逢生,又迷惑堂堂的吏部天官怎么会被方应物拖下水?

    如果说方应物绝境逢生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的话,那尹天官如此轻易被方应物拖下水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魏圭察言观色,知道与其等刘棉花问,不如自己主动说,便又道:“那方大人自述功业,提出八议之例。要朝廷以功勋议免过错,看样子问题不大”

    刘棉花恍然大悟,连他也没想到这里去!方应物身上背着那些功绩,确实有免罪的资格,难怪在吏部行凶有恃无恐。

    “此后方大人声称。穆郎中蓄意迫害忠良,而且是由尹天官指使的。”魏圭继续禀道:“然后穆郎中亲口承认,招出了尹天官。”

    什么?刘棉花愕然无语,这穆文才是失心疯了吗?随即脑中又转了几转,便沉默片刻,不用再去想其中缘故了。还是抓紧时间考虑后果为好。

    作为身居内阁高位的人,刘棉花的认识自然比一般人深刻,当即断定尹旻这次肯定讨不了好。

    尹旻本来就已经当了七八年吏部天官,也该换人了。另外,首辅万安与尹旻不睦。一直想搬倒把握要害的尹旻,这次等若是方应物直接递了一把刀子给万安,而且万安本人也拒绝不了这个诱惑。

    想至此处,刘棉花暗暗苦笑,心虚的他仿佛感受到,这是方应物向自己的示威。自己这边才纠结是否要舍弃方家选择尹家,方应物立即毫不客气的反手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直接把尹旻拖进了泥淖中。

    不知道方应物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如果是无意还好;若是有意,那就说明方应物已经觉察到自己的心思了。

    难道方应物真的洞察到自己这两天的心境?刘棉花不由得嘀咕道。这才三两日功夫,连自己夫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而方应物就能清清楚楚判断出来,好像身边出了奸细似的,问题出在哪里?

    魏御史见阁老久久不出声,忍不住咳嗽几声。

    刘棉花醒过神来,拍了拍额头,原本以为就是简简单单的听个结果。然后足够自己判断形势了。谁他娘的知道被方应物搞得如此复杂,一时半会儿的想不透彻。但现在根本不是自己究根问底解谜的时候,先要去面对现实、应付了眼前才是。

    一千个人看一件事。也许会有一千个重点。不知道别人遇到了类似的事情后,会重点考虑哪个方面。但刘棉花此时却有一种清清楚楚的直觉,甚至不需要思考就能冒出来的直觉。

    他刘吉当前所面临的最大的现实问题,不是尹旻后事如何,不是如何处理与方家的婚约,不是方家父子遇到什么命运,也不是天子内心究竟什么想法。

    而是如何防止方应物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刘棉花敢确定肯定断定,方应物确定肯定断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拿定了主意,刘吉又回到前面堂上并与颜先生会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从都察院出来后,移步前往次辅大学士刘府的不止魏御史一个,还有方应物,只是方应物安步当车,速度比纵马扬鞭的魏御史慢得多了。

    今日跟着方应物出来听使唤的娄天化问道:“东主这是要去哪里?既然得胜班师,为何不早早回家,让大老爷及夫人们彻底放心?”

    暂时脱困的方应物语气轻松的答道:“消息总会传回去的,着什么急?如今还得趁热打铁去!”

    不错,他正是要挟大胜之威,去刘棉花那里趁热打铁。不知道次辅老大人听到新鲜消息后(方应物相信刘棉花一定会安插了人手打探消息),心里是什么滋味?对与方家的婚事又将如何看待?

    方应物非常想在第一时间看到刘棉花的嘴脸,但很可惜,他知道自己即便到了刘府,也只能看到二次加工过后的神态。

    但无论刘棉花如何装腔作势,方应物也决定毫不留情的戳穿他那虚假的温情脉脉,揭露他前几天的不地道心思,并加以严厉的批判和斥责。

    无论如何,刘棉花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并给出一个交待罢?

    然后,然后作为一个宽宏大度的人,方应物不会将误入歧途的人一棍子打死。在开展批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之后,还会原谅刘棉花一次,再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赏了脸继续履行婚约。

    先前无论方家名声如何前景如何,但刘棉花乃是当朝次辅阁老,方家说破天也是与刘棉花终究不大对等,现状还是屈居刘家之下。

    经过此事,若能站在道德高地打压了刘棉花的气势,说不定就能扭转一下这种情势,取得与刘棉花对等的位置。今后若有机会时,让刘棉花来为父亲大人摇旗呐喊也不是没可能。

    人才难得不忍弃之,否则还能去哪里找如此机敏灵活、能跟上自己节奏的老泰山?方应物长叹一声道。(未完待续)

    ps:紧赶慢赶还是没在12点前搞定……先发个(上),下面需要仔细雕琢一番,劳驾再等等,今天会尽快补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