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密探消息

第六百五十五章 密探消息

    成化二十一年的春天格外暖和,这日京师西城都察院里,一大早便聚集了许多人。

    按说一百多名御史,大多数是有外差的,不一定在都察院坐班,但今天却有一大半人不约而同的来到都察院,因为听说今天要问方应物吏部行凶的案子。

    此外吏部还来了一些人,为的是声援本部文选司郎中穆文才。其实穆文才不必到场,官员与百姓不同,打官司似的公然互相撕逼太没体面。但为了向都察院施压,穆郎中还是亲自来了。

    其实不怪穆文才不放心,这都察院几乎就算是方应物的半个主场,能放心就见鬼了。掌院右都御史李裕受过方应物的帮忙;副都御史屠滽是方应物的浙江同乡,往来密切;而户科给事中方应物本人也属于科道官,同为清流一脉,与御史们天然亲近

    人群站在大堂下甬道两边等候,穆文才扫了几眼前来旁观的御史们,但迎接他的,是一道道讥诮、蔑视的目光。很显然,穆文才已经被正义感爆棚的御史们定性为为虎作伥、迫害忠良了。

    穆文才老成持重的叹口气,价值观不同怎么交流?等你们这些七品御史坐到本官这样的位置,自然就会懂得清名不能当饭吃的道理,越往上越如是。

    很可惜,虽然聚集了如此多人对方应物翘首以待,但一直到日上三竿,方应物仍然没有出现。至此可以确定,今天方应物不会来了。

    李大中丞思量片刻,又发了一道驾贴,送到方家去,责令方应物两日后必须前来都察院。至于今日缺席未到之事,貌似李大中丞并不想严厉追究,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大回护了。

    穆文才与别人议论道:“肯定是那方应物心虚了,所以故意逃避。但他逃得了一时,逃的了一世么?”

    方应物自然不知道都察院这边的光景,知道了也不关心,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操心。

    “什么?你让我去监视次辅刘阁老的动静?”汪芷惊讶道:“我记得你与他向来默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应物皱眉道:“你别问那么多,只问你做不做?”

    “呵呵呵呵”汪芷捂着嘴笑。“你这堂堂清流,向来不屑于此道,今日怎的主动请我来做?看来真的发生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能否先告诉我?”

    方应物犹豫再三,生怕汪芷不明内幕,又搞出什么自作聪明的坑人事情——最近汪芷很有这样的趋势。便如实答道:“尹龙想娶刘府三小姐。”

    汪芷震惊之余,双目闪烁着八卦的光辉,“我记得那刘府三娘子是你的未婚”

    “知道就好,不要废话!”方应物打断了汪芷的追问。哪个男人也不想在这种问题上纠缠。

    汪芷收回探索八卦之心,喜形于色的拍掌叫道:“好事!好事!”

    方应物脸色隐隐发黑,被人争抢未婚妻还是好事?瞪着汪芷斥道:“你放正经点,不要胡言乱语。”

    汪芷毫不躲避的瞪了回去,“我觉得。对我来说这就是好事,我就是这么想的,又怎样?”

    唉方应物暗叹一声,收回了目光,顾左右而言他道:“谁管你怎么想的,照我说的去做。”

    汪芷又笑了几声,才若有所思的答道:“昨日上午。尹龙去了刘府,在里面约莫有一个时辰,但具体谈了什么就不清楚了。但今日听你说过,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这次轮到方应物惊讶了,他今天才来拜托汪芷的,怎么昨天汪芷就开始布控监视了?方应物忍不住要给汪芷一个温暖的拥抱。“莫非,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太感谢了。”

    “别自作多情”汪芷虽然很享受方应物的热情,但仍很实诚的说:“左顺门伏阙事情之后,东厂便安排人手重点监视领头的一些人,别说刘次辅那里。就是你们方家四周也有不少密探!”

    尹龙去拜访过刘棉花,而且谈了一个时辰?这个时间长度让方应物很忧郁。

    若刘棉花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尹龙,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怎么会浪费掉一个时辰?刘棉花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良厚道的人啊。

    对方大公子的婚姻问题,汪芷完全零压力零负担。她从宫中出来没有用膳,便叫何娘子上了酒菜,吃吃喝喝不亦乐乎。

    一边吃着,一边欣赏着方应物的颜艺,最后汪芷放下饭碗叫道:“大丈夫何患无妻,最差结果也不过尔尔,何至于如此担忧!”

    方应物很烦恼的答道:“能娶来为妻的遍地都是,就算不娶妻也有你相伴但这样明白事理、配合默契、身居高位,还能帮着吸引一切负面因素背黑锅的完美老泰山不好找,天下没有第二家。”

    汪芷愕然道:“你是想着,在令尊登顶之前,需要有个为方家遮风挡雨兼拉仇恨的人罢?”

    日落黄昏,何娘子掀了门帘进来,递给汪芷一本小册子。汪芷翻着看了几眼,将小册子移到方应物眼皮底下,用手指头点着几行文字,“此乃今日密探总辑,你瞧。”

    方应物抬眼看去,汪芷所指之处写道:今日午前,有中年白面文士访刘府,午后方出,行至天官尹府。

    尹家那边今天又有人去刘府了?方应物默默推测,午前进府午后出来,中间肯定一起用膳了!

    再看后面文字,又有一行写道:立即又有西席先生从刘府出,至兵部尚书张府止。

    方应物又默默推测,兵部尚书张鹏乃是刘棉花的同乡死党,刘棉花派人去张家,大概就是征求意见去的?毕竟刘棉花的政治抉择,影响到的不仅仅是他一家之事,所有党羽的意见也需慎重考虑。

    看到这些消息,只要不是太傻就能分析出来,刘棉花已经动摇了,至少已经有所犹豫。

    汪芷捧着下巴,望着脸色阴沉的方应物,唉声叹气道:“哎呀呀,这个情况瞧着不很乐观。”

    方应物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汪太监,“世间有大成就者,无不是艰难困苦之中坚韧不拔的人,但这样的人终究是少数,相反的倒是大多数。所以,没必要奇怪什么。”

    ps:

    靠,历史分类前十都上不去啊,太凄惨了,求月票!!晚上还有,能写多少看我今天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