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此事还没有完

第六百五十一章 此事还没有完

    此后陆陆续续又赶过来一些人,足足十几个人将穆大人公房堵得水泄不通。但是看到这场景,所有人都懵了,不知该如何处理才是。

    这里是天下第一部,是天下第一司,直接掌握无数官员前程的地方,是大多数官员来了都要装孙子的地方,何曾有过官员打上门的事情?

    竟然有官员跑来殴打文选司郎中,闻所未闻没有先例,叫众人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震惊到连同仇敌忾都忘了。

    关键还在于,这个肇事官员亦不是善茬,乃是大名鼎鼎的方应物,属于那种一般人惹不起的狠角色。

    方应物扫视了一眼观众们,暗叹道果然是“仗义每多屠狗辈”,或者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换成头脑简单的底层地方,只怕早就开始对自己动手报复,不会只傻呆呆的围着自己看。

    穆文才已经被人扶了起来,只见他脸上一边青一遍肿的,身上官袍倒没有破碎,但却在地上滚的都是土渣子,脏兮兮的不堪入目。他直气的浑身颤抖,若非旁边有人扶持,只怕站都站不稳。

    咬牙切齿的对着方应物问道:“今日一应公事公办,我与你有什么仇什么怨?”

    方应物被吏部官吏按着胳膊,一时脱身不得,但也懒得搭理穆文才,饱含不屑的轻笑一声便两眼望天。

    如此大的动静,必定要惊动上层高官。没过多久,便有位五十多岁的三品大员进了院子,方应物认得此人,应当是吏部左侍郎耿裕。

    耿裕到了后。穆文才便收了声,他知道自己奈何不得方应物,只看耿侍郎如何处置。

    耿裕扫视了一遍在场人,然后就要开口。但方应物却抢在前头说话了:“原来是少冢宰,尹天官不出来么?”

    旁边众人悚然一动。俗语云看热闹不怕事大,可小方大人是事主不怕事大么?

    不过耿侍郎顿时有所悟,原来方应物就是想把事情闹大,然后利用舆情对吏部施加压力,以此来替父亲寻求权益。

    至于尹尚书为什么没过来,就因为他是尚书。自己是侍郎,理由就是如此简单。不过耿侍郎并没有被方应物牵着鼻子走,言语中并不提起尹尚书,只答道:“老夫听到动静,便来瞧一瞧因果。”

    方应物语带讥讽的问道:“不知少冢宰瞧出了什么因果?”

    耿裕若为了维护吏部权威。就必须要维护穆文才,听到方应物质问,便淡定而又坚决的答道:“缺位递补,皆为文选司分内事也,天子降诏,穆郎中拟选,何错之有?若外人不满时便动辄拳脚交加,这吏部衙门不开也罢!”

    方应物哈哈大笑几声。连连发问道:“何错之有,何错之有?穆文才将家父发至云南,居然还敢说何错之有?”

    耿侍郎心里难免吐槽几句。绕来绕的不就是嫌弃云南太远么?不就是想给方学士找个略微轻省些的地方么?

    此时穆文才突然插嘴,代替耿侍郎毫不不饶人的质疑道:“方应物你说的什么话?难道云南就不是大明的疆土了?莫非去云南就低人一头了?本官看不出云南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叫方大人你暴起殴人!”

    方应物转向穆文才,依旧是不屑一顾的神情,“云南距离京师有多少里程?怕不得千万里之遥,看看地图就晓得。云南几乎就是最边远的行省了!

    想必尔等也是饱读诗书的人,岂不闻自古以来。流刑都是分等次的?有两千里,三千里等等。大体上。罪孽愈重,流放里程越远,罪过愈轻,流放里程越短,这点常识尔等总不会不知罢?”

    方应物又转向耿侍郎道:“本官想问一句,天子降旨说边远州县,但穆大人却发配家父去里程最远的云南,究竟是什么依据?如果吏部不能回答,那也就作罢!”

    这耿侍郎真的没法回答。方应物果真是如同传闻中那样能言善辩,几句就堵得自己无话可说。

    见没人答话,方应物便顾左右而道:“看来吏部以为家父罪大恶极,所以要从严惩处,发配到最远的省份。若是这样的风声传了出来,何异于对家父的中伤,我这当儿子的,岂能置之不理?”

    耿侍郎无语,最终还是被方应物将话题扯到这上面,忍不住瞪了穆文才一眼,这些麻烦事情都是他找来的。

    方清之的好名声是毋庸置疑的,京师官场上万人,有几个不知道方清之?纵然失势那也代表着正义和人心。

    为何方清之这种正面先进典型被吏部打发到最遥远的云南?如果经过有心人引导,其中猫腻简直欲盖弥彰。

    舆情只能认为吏部将方清之当成了重犯,给出了最严厉的选官,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有“吏部为虎作伥”之类的传闻出现。可以想象,即便没有出现,某人也会让它及时出现。

    想至此处,耿侍郎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管的越多错的越多,就不该引火烧身。

    本来此事就与自己无关,上有尚书下有文选司,就算倒霉也是他们倒霉,自己这个夹在中间的侍郎何苦出面!

    耿侍郎略加思索便又问道:“方大人,任由你千般借口百般辩解,殴打吏部官员总归是事实俱在!难道动粗是对的么?”

    方应物早有准备的答道:“下官知道自己过错,随后会自赴都察院请罪,不劳少冢宰费心了!”

    耿侍郎等的就是这句,冷哼道:“谅你也不至于畏罪潜逃!”又对按着方应物不放的吏部官吏挥了挥手,吩咐道:“放他走!是非公论,自有朝廷处分!”

    在穆文才眼里,这样处置简直就和自己白挨一顿殴打差不多。于是不满的轻呼道:“耿大人!”

    耿侍郎却装作没听见,负手踱步离开了此处。其他人觉得此事水很深,连侍郎大人都不愿插手,便也纷纷散去。

    方应物伸出手指点了点穆文才,冷冰冰的说:“穆大人!我走出此院后,你我便恩断义绝、各安天命,此事还没有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