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五十章 从来未有事

第六百五十章 从来未有事

    让方应物愤怒的不是穆部郎的选择,而是穆部郎的态度。说什么“没有其他缺位”,这都是哄骗三岁小儿的说辞,更别说“不要讨价还价”这种盛气凌人的话。

    其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八个字,确实也是名利场中大多数人的写照,人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如果吏部文选司郎中穆文才穆大人仅仅是“身不由己”之下的无奈,方应物可以为此不爽,但不会为此愤怒,这是在名利场厮混时所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他不能指望穆文才会同甘共苦,毕竟穆部郎不是项成贤,不是刘棉花。

    但穆部郎所表现出来的,不是无奈之下的中立,而是有意疏远和划清界限,换句话说就是嫌弃,可能还带了点生怕被连累的心思。

    对于师出同门的方应物而言,这种态度大大出乎他的预料,无异于是一种轻蔑和羞辱,甚至说是背叛也不为过,所以才会感到愤怒。

    方应物当即就想发作,但怒火在心头晃了一晃后,便又强自压抑了下去。忍气吞声的开口道:“穆大人有所不知,家父体弱,而云南实在太远。还请三思,我方家感激不尽。”

    此时非彼时也,虽然方应物自信有光明的前途,但目前脚下却是曲折的道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看路容易被绊倒。

    他先前以为麻烦要出在吏部尚书尹旻这里,所以方应物才会鼓动老泰山刘棉花对尹旻下手,也算是围魏救赵的法子。没想到,麻烦却先出在了吏部文选司这里。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情况。

    中下级官员的铨选程序就是文选司拟定,吏部尚书签押。一旦吏部尚书和文选司郎中统一了立场并顺利完成铨选程序,那结果就很难更改了,有时候程序正义也是能堵住悠悠众人之口的。

    而去若真让吏部快速的把父亲官职定了下来,那说什么都晚了。方应物想再否决,需要花费百倍力气也不一定成功。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方应物想到这句古话,故而把火气压了下去,老老实实的装孙子求人。

    穆部郎稍稍犹豫了一下,但也就是一刹那。然后便不客气的逐客道:“本官自有裁量。方大人在此纠缠无益,当心被弹劾干扰铨政!还是回去罢!”

    目前情况很明朗了,方清之的巨大名声已经无法变现,仕途彻底完蛋了。优待方清之,大概会引起尹尚书以及大学士刘珝的不满。放在以前或许自己敢冒这个险,但是现在却并不值得,仅此而已。

    况且作为与方家之间关系纽带,商相公已经致仕八年了,前首辅的余荫所剩无几。如果还执着于同门关系,那么将大大限制自己的前程。

    听到对方赶人,方应物终于可以肯定多说无益了,这位穆部郎很坚决的断绝了情谊。便淡淡讽刺道:“我今日才知道。什么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

    穆文才没有什么反应,他有必要在乎方应物几句酸话?他的思路很清晰,没什么可纠结的。

    如此穆大人便不再理睬方应物。低头伏案翻阅文书,将方应物当成了透明人——按礼节说应该起身送到房间门口的。

    方应物不甘心就此离去,但一时间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他深深地感到,翰苑词林官员还真像是后世股票期货之类东西,看的是未来预期。被预期上涨与预期下跌,所受待遇大不相同。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阻止穆文才?至少也要暂时阻止他。等待大气候的改变。

    方应物突然向前几步,恭恭敬敬的对穆文才躬身道:“穆前辈。看在商相公的面上,晚辈我最后一次称你为前辈。然后就要得罪了。”

    穆文才讶然的抬起头,他完全不明白方应物的意思。此人想干什么,或者说还能干什么?

    方应物轻轻拿起桌案上的长方形白玉镇纸,来回抚摸了几次,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好物!可惜非在其所也!”

    穆文才还是莫名其妙的,又瞥了方应物几眼。此子莫不是失心疯了吧?穆大人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忽见方应物高高举起了手,白玉镇纸朝着自己狠狠砸下来。

    猝不及防之下,穆文才额头遭遇重创,伴随着剧痛还有眩晕感,忍不住“嗷”了一声叫出来。亏得他身子还算硬朗,头上挨了这么一下居然没有昏迷过去。

    咔嚓!白玉镇纸从中间断掉了,有一半掉在地上。方应物不满了看了一眼,将手里这半截也丢掉了。

    穆文才捂着额头,尚未清醒过来,忽然又感到头皮传来阵阵疼痛,牵扯着自己要站起来。而后又是一次重击,撞在太阳穴附近,登时眼冒金星,耳边锣鼓齐鸣,整个人已经不辨东南西北上下左右了。

    方应物仗着年轻力壮,一手扯住穆文才的发髻,硬生生将穆文才从公案后揪了出来。然后就是很老练的双耳灌风,先把穆文才打的晕头晕脑,随后才不紧不慢的殴打起来。

    还好穆大人尚有最后一丝清明,扯着嗓子大叫一声:“来人啊!”

    恰好几名吏部官吏从庭前路过,初时听到房中响动,并没有多想什么。但没片刻却又听到穆郎中在屋中扯着嗓门喊叫,貌似很凄惨。

    任是谁也知道肯定出事了,这几名吏部官吏连忙抢步冲进公房里。入目却见有个年轻的官员将穆大人掀翻在地上,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这是什么情况?来救场的吏部官吏们齐齐惊愕,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难不成是有什么人对选官结果不满,跑到吏部来逞凶报复?

    众人醒过神来,迅速上前去,抱腰的抱腰,扯手的扯手,七手八脚的硬是将行凶的年轻官员架住并拖开,另有两人去扶穆郎中。

    方应物生怕自己被吏部的人报复性殴打,连忙高呼道:“吾乃方应物,家父方清之!容我打死这个欺师灭祖的狗才,再去都察院请罪!”

    前来拦架的众人听到方应物的呼喝,忍不住对视几眼。大明律里很详细的规定了对官员互殴的处罚,但眼前这个情况,显然不是大明律说了算的(未完待续)

    ps:这样写到底行不行啊……犹豫了一天不敢发,但就这样吧!求11月最后月票!!!!下一章半夜发,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