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浮沉百态

第六百四十九章 浮沉百态

    就当方应物穿梭于各处见客时,关于昨天的各种消息也迅速扩散。昨日之事是近年来少有的大风波,而且过程颇富有传奇色彩,到了今天便在京师官场沸沸扬扬的传起来了。

    方应物作为基本打满全场的选手,自然不必到处去打听消息,他今天所要做的更多是布局。但别人还处在听响的阶段,比方应物慢了不止一步。

    消沉多年的刘棉花突然爆发,意图摘桃子的郭御史东施效颦自讨其辱,低调不能的方应物一次又一次站出来力挽狂澜,方学士横空出世神来之笔抢尽风头,圣天子午门廷杖调虎离山金蝉脱壳一桩桩一件件活灵活现,每一处细节都足以使人津津乐道。

    稍有见识的人都能意识到,昨天的事情将要对庙堂生态产生很深远的影响,甚至可能要产生很颠覆性的结果,而且受影响的时间跨度将会一直持续到下一个天子登基后。

    但其中变化之复杂,没人能有把握推测出自认必定正确的结果,外人看起来就是一团迷局,只能靠猜。

    不过许多人都认为,刘次辅、方学士等人都陷入了险境。如果东宫稳固,他们当然名利双收,这毋庸置疑。

    但若出现相反的情况,他们的前程就废了。刘次辅一把岁数的倒是无所谓,但方学士就可惜了,只能空守着巨大荣耀度过下半生。

    从目前种种迹象看起来,东宫被废的可能性还大一点,特别是陛下的态度比较强硬,完全不给任何妥协余地。

    故而许多人就像汪芷汪太监这般。已经非常不太看好现太子了,方学士这样重注押了太子的人,确实算是陷入了险境。

    或许方学士还能流芳千古,但今生今世的仕途是断了,很有可能要老于边远州县。慢慢等着天子发善心大赦。这也没法子,好人没好命是常有的事情。

    稍微晚一点时,关于昨夜宫中的新消息也传了出来——几万太监的头把金交椅、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为东宫之事与天子抗争,甚至到了宁死不从的撕破脸地步,结果被天子殴打一顿后发配到中都凤阳守皇陵。

    这绝对称得上超级重磅的消息,要知道怀恩太监的政治地位等同于外朝首辅。还能有多少消息比首辅被发配更重磅?

    还不只是如此简单,怀恩是东宫太子最有力的支持者,也是最有实力的支持者。他被发配出京,相当于太子势力直接坍塌了大半。

    而且前有东宫属官方清之被廷杖贬谪,后有怀恩被发配。更是向朝臣们传递了一个信号,天子开始大张旗鼓的剪除太子身边的羽翼了。

    震荡是如此剧烈,顿时朝堂上下人心浮动,仿佛人人都成了哲学家,开始思考三个问题:我是什么人?我从哪里来?我将往哪里去?

    别人都是思辨派,方应物却是行动派,毕竟这一切都与他切身相关。此时他已经现身于皇城西南边的吏部衙门。

    按说吏部是主管天下官员升迁荣辱的要害衙门,但方家却一直没怎么和吏部打过交道。

    方家父子都是清华进士。有关告身敕牒都是礼部负责;方清之做官一直在高贵的翰苑词林里晃荡,靠的是才华、名声和钦赐进步,与吏部铨选关系不大;而方应物太能折腾。官职总是由朝廷直接点授,不由吏部铨选,在吏部只是走走程序而已。

    但今日方应物前来,不为别的,就是为父亲“跑官”来了,就像别人很正常干过的那些事情。

    天子只说贬谪边远州县。具体操作还的看吏部,就是“边远州县”四个字也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方清之名声太响亮。不方便办这等没品的俗事,而且方清之自己也放不下架子。于是方应物身为孝子。只好亲自出马操劳了。

    其实按照朝廷规矩,是严禁闲杂人等去吏部跑官的,或者方应物大可不必到吏部衙门,去有关官员家里头可能更方便一些。

    但方应物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大张旗鼓的去吏部,摆出了“有理走遍天下”的派头。说真的,这也是他无奈为之,要借此公开向吏部施加舆论压力。

    方应物才进了吏部大堂,值守的杂官小吏齐齐瞥见他,登时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认识的当然知道小方大人是什么人物,不认识的听别人介绍也就认得了。吏部这里算是官场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之一,自然知道方应物的状况。

    “方家两代人,苦心经营这么些年,眼看就该到开花结果时候,谁料到哗啦啦大厦将倾了。”

    “一夜之间,赫赫有名的方学士远谪他乡,小方大人也是待选之身,亦福祸难料,就算能留在京师,那也独木难支。”

    “功名富贵,七分天授,还是方家没那个命。”

    “这次还是人为多一点,方家还有他们亲家刘家,竭力支持东宫,当然只能愿赌服输了。”

    有只言片语飘进了方应物的耳朵里,他不免暗暗冷哼一声,心里骂一句“井底之蛙”。不过方应物不屑于与底层官吏计较,直接传了话,去找文选司郎中穆大人。

    这位穆大人乃是方应物老师商相公的门生,过去也曾经有过来往的,既有交情,又是主管官员,不找他找谁?

    文选司负责官职铨选,是最要害的职务之一,号称天下第一五品官。任何铨选程序都必须由文选司郎中过手,然后再交与吏部尚书,从这个意义上,文选司郎中的权力甚至大过吏部侍郎。

    穆大人坐在公案后面,淡淡的看了方应物几眼,然后翻起手边的册子,片刻之后抬头道:“云南北胜州,尚缺州判一员,拟调令尊补缺,待与其他补缺一起报尚书。”

    云南?方应物吃了一惊。号称边远的地方里,在方应物看来有两处最好,一是陕西边镇,二是四川湖广河南交界处的郧阳地区。

    陕西不必多言,父亲是陕西三原大族王家的女婿,去了陕西总是有照料,根本不用担心什么;而郧阳虽然十多年前屡屡发生流民作乱,但近年来已经渐渐平息,和一般府县无二,关键是距离中原腹里很近,来回距离短。

    可是这云南绝对是最差的选择之一了。方应物一时间不明白穆大人是真糊涂了还是故意装傻,便试探性的问道:“可否换个地方?”

    穆大人不耐烦的说:“圣谕在上,方大人当是店铺讨价还价么?何况没有其他缺位。”

    方应物险些破口大骂,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