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跳槽

第六百四十八章 跳槽

    方应物从刘府出来,时间还不到午时。到了家门口,门子对方应物禀报道:“大老爷寻你,眼下正在书房。”

    方应物闻言便进门准备去书房,却又听到门子继续禀报:“还有个汪公子打发了人来传话,约你速速会面。”

    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父亲大人那里估计没什么大事,感觉还是见汪芷比较要紧,方应物又出了门,望东城而去。

    方清之听到禀报,黑着脸吩咐道:“这逆子若回了家再不来见我,就让他领家法去!”

    依旧是老地方,东安门外的何娘子酒家,后院密室。方应物暗想,如果汪芷改了职务,是不是又要换地方?

    见汪芷脸色有几分憔悴,方应物关怀备至的问道:“你也失眠了?难道是为了我?”

    汪芷瞥了方应物一眼,唉声叹气道:“宫中要我将东厂交与梁芳,我快拖不下去了,在此之前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处理么?”

    方应物无奈道:“这的确是我连累你了,不然你也不至于如此,可是能再拖个十天半月么?”

    “没法子再拖下去了!”汪芷很为难的说,又问道:“你打算绑死在东宫么?不能试试看别的路子?”

    方应物很纳闷,“你这问的多此一举,我早就明白告诉过你了罢?”

    汪芷追问道:“你确定当今东宫能顺利登基?”方应物坚定的回答道:“非常确定。”

    汪芷犹疑道:“据我看来,东宫形势十分险恶,皇爷摆明车马要废太子,换成邵宸妃皇子入主东宫。这也是万娘娘的心愿。在内阁中,首辅是听从万娘娘的,刘珝也不大看好太子,只有次辅刘吉独力难支。

    昨日你们百余大臣伏阙诤谏,都不能让皇爷回心转意。最后令尊这东宫官又被责打贬谪远方。这分明就是皇爷有意做给天下人看的,皇爷的决心可想而知。”

    方应物答话道:“大道所在,义之所在,吾辈往矣,岂有趋吉避凶的道理。”

    汪芷更加忧心忡忡了,“而且昨晚你父子困守午门的时候。怀恩公公为了太子与皇爷激辩,惹得皇爷勃然大怒,亲手持杖打了怀恩一顿。今天有消息出来,怀恩公公要被发配到中都凤阳守皇陵去。

    若怀恩公公一去,东宫立即少掉一根支柱。堪称是岌岌可危,谁还能拦住皇爷废掉太子?明眼人都能看出,东宫危在旦夕之间,真不知你凭什么说东宫将会安然无恙?”

    当然凭的是天命,方应物心里自言自语道。据说泰山要有地震,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可是此事打死也不能说,连对汪芷都不能说。他不想当妖怪,也不想当大仙。

    最终方应物很高冷的说:“这是因为仁者无敌,天下弗能当也。”

    汪芷没心情与方应物扯淡。沉吟片刻后才道:“其实今天是要告诉你,我会继续当东厂提督。”

    “什么意思?”方应物皱眉道。

    汪芷答道:“听我说!昨天夜里,皇爷与怀恩争吵时,我、梁芳、覃昌都在,而且是皇爷将我们叫来的,说的就是太子之事。其实皇爷真正想询问的只是怀恩。但怀恩对皇爷说,虽万死亦不为。

    当时我看着怀恩誓死抗争。却想到了你。你们父子,还有次辅刘阁老。全都义无反顾的支持东宫,简直就是孤注一掷!

    你有没有想过其中风险,万一失手了怎么办?你的身家性命还能不能保住?你以为文臣就不会死么?当年景泰天顺年间死的还少了?

    后来我又去找了万娘娘,说要继续当东厂提督,万娘娘很惊讶,但也很高兴。因为让梁芳执掌东厂,遭到了群臣如此激烈的反抗,娘娘的压力也很大,既然我愿意顺从,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方应物大吃一惊,“你说你要顺从万贵妃?那这意思,就是站在我对立面,与东宫为敌了?”

    汪芷面沉似水,幽然道:“不是与你为敌,而是给你留一条后路。万一你失手了,还有我来照管你,正所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中。”

    方应物忍不住反问道:“那你就没想过,你失手了又该如何?”

    汪芷冷声道:“那就是我自作自受,也不用你管,反正我只是孤身一人!这些年来,大事上一直听从你的,但这次我要自行做主。”

    这是为了替他方应物分散风险,故意选择了另一边啊。方应物很感动,轻轻叹口气:“你想的太多了,其实真不需要你帮我分担风险,你的这份恩义我也承受不起。”

    汪芷道:“我今天只是来告诉你这个结果的,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不必多言了。你也不要再说天命如何来糊弄我,天命亦是可以改变的,你敢说一定会按照你的想法出现?”

    方应物沉默半晌,汪芷的担忧不能说是错,谁敢保证历史大势走向不会改变?如果真出现蝴蝶效应,那自己一家子可都入坑了。若有汪芷这样一条“后路”,也不是坏事。

    抛开上面这令人头大的话题,方应物又请求道:“怀恩要被发配中都凤阳?你在宫里与怀恩说一句,家父也要被贬谪,只是还不知去什么地方,如果顺路的话,可以结伴一起走。”

    汪芷疑惑万分的说:“我委实不明白你为何如此看重怀恩,他虽然贵为司礼监掌印太监,但已经被罢免了,太监与你们文官不同,失势就是失势。更何况怀恩已经风烛残年,能不能活着抵达凤阳还未为可知。”

    “忠义之士,当然值得看重。”方应物答道。心里却想,几年以后你们就知道老怀恩的厉害了,这时候不结个缘法更待何时

    辞别之时,汪芷嘱咐道:“皇位之争,风波险恶,万望珍重。”

    方应物也点点头,“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只凭你今日心意,我必定尽力保住你,至少不会让你吃苦头。”

    汪太监嗤声道:“切!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说什么大话,先看顾好自家罢!”(未完待续)